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四百八十三章 魔尊

第四百八十三章 魔尊

        五尊圣人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一切都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殇侯,赫然只是心魔界一个魔王的分神,意外流落到大乾世界当中,并且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残酷恶劣的心魔界而言,大乾世界无疑是个天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殇侯察觉五尊圣人的计划后,直接将计就计,打开世界之门,欲救出他的本体,顺带再改造一番大乾环境,变成他的私人乐土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的盘算,是先打开心魔界一段时间,再摧毁世界之门!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五尊圣人的背叛而言,这个外来者,最终还是选择了大乾世界!甚至有成为世界守护者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以,大乾还能得到天意支持,操纵天罗绝阵与两个天命圣人,实在是因为世界已经没有的选择!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亲生儿子都背叛了,只能靠别人家的孩子顶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错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阴尊等圣人望着心魔界中的魔影,还有似不堪重负的世界之门,心念剧烈震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联通心魔界,是能获得晋升不假,至少经过这一次梦元力洗炼,他们掌握的梦元力本质都上升半层,再加上感悟到心魔界天道,只要闭关苦修一段时间,或许就可以做出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心魔界连接的基础之上,一旦两界断裂,没有支持,立即就会打落原形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这时就唯有抛弃世界,孤注一掷,冲入心魔界一条路好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殇侯会给他们如愿么?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心魔界如果是善地,这个魔头又怎么会连本尊都不惜离开?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此时铁了心要投靠心魔界,对方的本尊堵着世界之门,硬闯也只是送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五位圣人赫然发现,自己已经步入了殇侯给他们营造的绝境!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方世界的天意,已经别无选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大笑,望着前方的五尊圣人:“我需要三尊圣人为祭品,剩下两尊,只要甘心臣服,被我种下神念钢印,还可以保住性命,机会就在这里,看你们愿不愿意把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中了敌人的离心之计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圣人声音干涩,五尊圣人虽然没有立即分崩离析,但庆云却是互相疏远,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至公,圣人至私……桀桀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见此,怪笑一声,卓立于世界之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本尊的躯体越发凝实,现出一个顶天立地的魔影——紫色的皮肤,上面遍布黑色的烙印,额头长着两个尖角,眼珠血红,犬牙暴突,如同修罗之首,一只手是粗大的鬼爪模样,表面覆盖一层岩浆般的血红色丝线,另外一只手上却缠满了锁链,上面燃烧着熊熊业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对面的心魔界,可见无数暗红色的雷霆落下,宛若层层封印一般,阻止着这个修罗的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绝世凶魔,在心魔界之威下,也是显得举步维艰!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修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色的魔王咆哮着,从口中吐出意味不明的咒语,与此同时,他的一只鬼爪巨手,却是终于通过白骨之门,降临大乾世界!

        “心魔界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边,殇侯却是神色肃穆,高声喝着:“我向你献上祭品,作为我逃脱的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刹那,五尊圣人都是心里警兆大生,起了一点陨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他们就明悟了殇侯的打算。赫然是要以他们为祭品,换得心魔界放修罗本尊通行!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事到如今,唯有壮士断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古辰圣人幽幽一叹,望着还在围攻的隐龙尊主与万胜武尊、千幻易,摇了摇头:“洞天……湮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他背后的空间剧烈波动,原本还在抗衡衰败之气的洞天,一下子十方俱灭,所有的山川草木虫鱼鸟兽,乃至修士宗门,都是刹那间化为齑粉,重炼地火风水,现出璀璨浓郁的世界本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二祖巫神煞大阵!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古辰圣人身周,十二个形态各异的祖巫浮现,凶神恶煞,带着上古的蛮荒气息,咆哮着组成大阵,召唤出一个不知名的巨人,劈出一斧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何等的伟力?何等的神躯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胜武尊眼睛发亮,冲出一拳:“万胜神拳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巨斧一颤,旋即毫无阻碍地落下,斩断了万胜武尊的一条手臂,破开虚空,所过之处,世界都为之毁灭!

        “古辰……好决断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它四个圣人同样叹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洞天受到心魔界之力洗炼,虽然一时破败,但撑过去之后,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根本没有余暇,青黄不接之际,只能杀鸡取卵,重练洞天,取本源之力作战!这是圣人的破釜沉舟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预知死亡之下,其余的白泽、邪圣、阴尊、还有李青绵,同样开始重练洞天,身上散发出令虚空窒息的磅礴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笔生花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青绵手中的晶莹画笔颤动,笔尖上生出一朵五色莲花,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,又瞬间衰败下来,带着世界生灭的可怖伟力,轰然攻向千幻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邪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妙天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泽神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瞬息间,五尊圣人都拿出了拼命的手段,庆云蔓延,封天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邪圣身上,一种奇异的梦元力汹涌,让方元看得有着一种熟悉的感觉,赫然是曾经跗骨之蛆一般的天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天邪力的涌动之下,一名名天邪宗大能的身影浮现,相貌奇古,栩栩如生,赫然是一种奇异的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阴尊周围,诸多天女翩翩起舞,幻化万千,颠倒红尘,惹人迷醉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而言,白泽圣人却是召唤出一头神兽真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兽羊身龙爪,头顶独角,乃是传说中的祥瑞——白泽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梦兽师的自身演化不同,这头神兽,却是真真正正的上古血脉,并且似乎还有着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哼啼一声,天地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世界当中的阴魂鬼魅,尽数被召唤而来,其中不乏大能战力,立即组成一支可怖的鬼军!

        《异兽志》有云,白泽乃上古神兽,通万物之情,晓天下万鬼跟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圣人所召来的白泽,更是多了一样大神通,但凡知道跟脚的鬼物,都可以直接召唤而出!号令万妖万鬼!

        五尊圣人联手,全力一击之下,哪怕小世界都要被打灭!圣人都要陨落!

        巨响当中,隐龙尊主三人都是身躯狂震,身周无数虚空颤动,一丝丝本源之力逸散,显然已经受到了可怕的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逼退三尊圣人之后,五大圣人立即瞄上了立于白骨之门前的殇侯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殇侯,站在鬼爪之上,却是意气风发,哪怕面对五尊圣人,也是睥睨四盼,神采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修罗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声声来自心魔界的咆哮中,紫色的鬼爪前伸,上面的黑色烙印与血色纹路更加明显,仿佛从地狱中伸出的探爪,狠狠抓向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轰……砰砰砰砰砰!

        五声脆响过后,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圣人大神通,赫然都在咒印鬼爪之下,一个个寂灭,就仿佛被硬生生地从世界上抹消了一般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的力量,来自心魔界,此时却想着凭这种力量反抗更高位的存在,又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道流光划破天幕,圣人庆云浮现,殇侯见此,却是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时,他面色一滞,望着巨大的鬼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上面,五根手指从根部断裂,蓦然间摔落在地,化为齑粉,失去了一切气息与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一种灰白色的石质,还在手掌之上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是小瞧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见此,脸色一下阴沉似水:“竟然能伤到我的本体,不愧是圣人……这也是因为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缘故!但没有用的……你们今日,都得死!成为我本尊降临的祭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修罗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咆哮当中,白骨巨门之后的修罗,赫然伸出另外一只缠满锁链的大手,进入了大乾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沙沙!

        无数血红色的锁链,一下蔓延着伸展入空间,仿佛蜘蛛网一般铺开,瞬间就锁住了一个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圣莲教阴尊望着自己四肢上忽然浮现的锁链,面露惊愕之色,旋即时空转换,一下就来到了白骨巨门之前,被锁链团团围住,燃烧起红莲业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天女妙相,在业火之下尽数惨叫着,化为青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尊面露错愕之色,旋即就被拉过了白骨巨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惊呼传来,如同杜鹃泣血,画眉哀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之前一度很想去梦师的源头,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形式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间,所有的圣人,都是头皮发麻:“那是何锁链,竟然能捆圣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越过白骨巨门,到了心魔界中,必然会死于对方本尊之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拼了,封印界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情势瞬间逆转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想打通界门的四尊圣人,此时却是要拼尽一切,封印世界之门!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虽然可笑,却在情理之中!

        生死利益之下,不论原本什么立场,都可以转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