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手(加更求订阅啊!)

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手(加更求订阅啊!)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走到这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方元看着这一幕幕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就主动经历过洗炼,这次白骨巨门打开,对他的影响最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朝廷真圣与真元的围攻之下,仍旧犹有余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……才是到了关键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殇侯最终也会封印白骨巨门,但前提是迎接回自己的本尊,镇压一切!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为了断开两界所准备的后手,就是九窍苍穹天罗绝阵,这是所有问题的关键!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窍苍穹天罗绝阵的根基是天意!之前五大圣人反叛,殇侯脚踏两船,它别无选择,还是只能支持殇侯!但此时不同了……四尊圣人浪子回头,孩子当然还是自己亲生的好……只要能把握住这点,就是今天唯一的生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目中放出精光,看着白骨巨门,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冷笑:“我就来帮你们一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捧剑童子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声清喝,七道剑光瞬间分化周围,组成七星剑阵:“主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才锁空,混沌剑阵,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才剑封锁虚空,领域张开,重练地火风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挟裹进入的真圣与真元灵士一脸见到鬼的表情:“七重虚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对了,可惜没奖!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影化为洪流,眨眼间就将对面的灵士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步踏出,身形化为盘古巨人,隐约间与古辰圣人十二祖巫神煞大阵化形的巨人有些类似,一拳轰出:“混沌神拳,开天辟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领域之力汇聚,地火风水重练,这巅峰的一拳,顷刻间就将另外一名面露愕然之色的真圣大将军打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法武兼修的巅峰大能,此时的方元,论战斗力的话,仅仅只在其它圣人之下!连极阴长老都未必是对手!

        “地有六极,天九成之!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冲出重围,来到白骨大门附近,神念上天入地,牵引法阵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地龙翻滚,发出隐约的咆哮,虚空当中,一层光幕浮现,带着凛冽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贼尔敢?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见着这一幕,却是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九窍苍穹天罗绝阵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辰圣人虽然诧异方元的修为,此时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此阵原本就是殇侯准备的隔界之法,必须速速启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封禁两界,他本体不能降临,区区一个化身,有的是机会对付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个圣人飞快交流着,顷刻间头顶庆云冲天,开始与殇侯争夺阵法控制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四股巨大的神念蛮横地闯入,与殇侯的神念对峙,方元却是立即龟缩,只留下一丝意志,占据阵法边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窍苍穹天罗绝阵的实际意志还是天意!此时我跟四位虚圣都是想要关闭界门,殇侯却还想坚持到本体降临……如此一来,自然变成了我们顺他逆,天意垂青,这就是争夺控制权的基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隐龙、万胜……你们速速助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面色狰狞,额头虚汗,忽然大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三颗太阳一般的意志,又蓦然加入战场,将方元意志压迫至极限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冒险出手,扰乱此时的对峙之后,方元却是毫不犹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圣人之下无敌手,卷入这种圣人级别的较量中,也有很大可能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引得两虎相斗,自然立即抽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兔崽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叫骂了一句,若非看出自己的手下绝非这个梦师的对手,恐怕早就命令一哄而上,将其轰杀至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……此人那就是之前的那个绝心传人,现在看来,他是将两块本源水晶给了别人,因此摆脱控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隐龙尊主传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尊圣人正在开启意志之战,全力争夺阵法控制权,自然顾不上方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殇侯,也最多派出几个大能傀儡劫杀,可惜在方元而言,实在不值一哂,全部砍瓜切菜一般地对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阵……果然是殇侯特意布置,用来封闭心魔界的阵法!倒是一手好如意算盘!”

        获得部分权限之后,邪圣等圣人立即明白了前因后果:“为了一己私利,你置世界于危险下,同样是个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世间之事,本来就是成王败寇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大笑:“那小子机灵,但发现这点又如何?此时哪怕天意不助,有着六极地合大阵限制,也休想玩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六极地合大阵源源不断地抽取世界本源,才是维持白骨之门存在的基础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哪怕四大圣人幡然醒悟,天意也根本拿不出多少力量来支援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了,吾等终究是显圣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个圣人长啸一声,四朵庆云直上云天,带着虔诚的念头,瞬间勾连天意,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明知道方元之前的行为是递刀,逼得他们不得不与殇侯死拼,但他们本意也是如此,这就是阳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四个显圣梦师的神念,浩浩荡荡,如同骄阳一般,暗暗得到天意助力,只是一击,万胜武尊与千幻易本就有伤,率先不敌,被排出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隐龙尊主以一敌二,压力大增,旧伤复发,同样出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,四大显圣围剿殇侯意念,更是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念之战说起来繁复,在外人看来,不过一个瞬间,四大圣人就大获全胜,夺取了阵法权限,猛地运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罗地网,封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四名圣人齐齐出手,九窍苍穹天罗绝阵轰鸣着,终于出现,化为一张天网,笔直落在白骨之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白骨巨门一震,立即发出令人牙酸的骨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既然界门固定,要想摧毁可不是那么容易之事,但这天罗绝阵乃是当初殇侯专门为了封禁世界之门所打造,自然有着针对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整扇白骨大门瞬间转为灰色,一个隐约的世界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怒吼,门后的那个存在同样发出咆哮,可惜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分割,所形成的巨力何等强大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石门凝固的一瞬间,一声惨叫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殇侯本尊的不知名存在即使飞快抽回了铁链之手,已经断了五根手指,还被石化的那只手掌却是慢了一步,齐腕而断,半条手臂砸落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惊人的惨叫与咆哮传来,即使是显圣大能,也神魂一震,险些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魔神之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那如山岳一般的残缺手掌,眼中精芒四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在圣人战场中虽然是蝼蚁,但大能战场中,却又是史前巨鳄一般,肆意收割着,一沾即走,不给任何人围攻之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此时场面,真是狗咬狗,圣人的节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幕变幻场景,方元嘴角却是浮现出冷笑:“只是这些圣人们高高在上,习惯了算计他人,算计一切,拿万物当刍狗,却根本想不到,哪怕是蝼蚁,被一而再,再而三地算计,都会反击的,更何况世界意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主角还未出场,这些配角就已经打得一脸血,岂不白痴?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下一刹那,伴随着白骨之门的石化,六极地合大阵一停,一个可怕的意志瞬间脱身出来,旋即就是暴怒!

        一波波混沌神雷,带着湮灭之意,仿佛雨点一般,砸落在白骨巨门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原本的六极地合,还有九窍苍穹两个大阵,在一瞬间强烈地排斥着其它圣人,迎接向新的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论意志神念,又有哪一尊圣人能比得上大乾世界的天意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圣人大骇:“这是世界在掌握两个大阵的权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阵原本依托天意而成,受到控制是理所当然,而六极地合,扎根大地,原本就有影响,此次源源不断地抽取源力,也是主动加深浸染,能压制还好,一旦压制不住,也会立即被反客为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青绵缓缓说着:“我等于最后时刻拨乱反正,这天意也不能将我们如何……毕竟,它还需要我们,与殇侯一方互相制衡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时,他眼睛不着痕迹地瞥了方元一眼,令后者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地颤抖,天穹昏暗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如果从高空俯瞰,就可以发现整个大乾陆地都仿佛变成了一张巨网,与天象之网合一,化为混沌色,没入虚空中,抗拒着某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两种力量合一,化为了某个利刃,在斩断着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殇侯率先面色大变:“天罗地网,绝天地通!不好!这个世界的天意要彻底斩断与心魔界的联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接引本尊,还要打造最适合自己生存的环境,完全切断梦元力的辐射,自然并不符合他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意……竟然如此之绝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辰等圣人也是面色顿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彻底斩断联系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从此梦元力的汲取就会变得越发艰难,连显圣梦师都要掉落位格,瞬间落到连真圣都不如的境地!

        此种事情,当然万万不能忍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