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九十八章 降临(加更求订阅!)

第四百九十八章 降临(加更求订阅!)

        梦游三千界之法,乃是梦师们的原创。

        利用梦境之力,能飞快定位其它世界,真灵降临收割,由此开启了一个梦师文明的盛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切,随着梦师道路的崩塌,也是飞快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格说起来,破界与定位之法,却不是梦师们的专利,甚至高纬度世界,都有着各种手段,狩猎其它位面,进行收割……只不过梦游之法消耗最小,价值最高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开始飞快布置阵法,心里默默思索:“此时所有的被征服世界都失去联络,怎么看怎么像前世大英帝国衰落,所有殖民地纷纷自立一般……当然,世界坐标还是那个坐标,只要愿意付出代价,从头开始,也不是不可以摸索出基于大乾元力,属于灵士与武宗的破界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梦师们牢牢把持梦游技术,修为突飞猛进,傻了才会与这些奴仆分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却是高级技术传播扩散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所有梦师的研究资料当中,世界坐标可是重中之重,这次抄底圣莲教,简直是吃得盆满钵满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只有自己一人能够梦游降临,抢在其它强者之前,堪称无本万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眸中带着一丝兴奋,蓦然开启阵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周围虚空涌动,环境顿时一变,仿佛来到了宇宙当中,灿烂的银河闪烁,一颗颗星辰外放着玄秘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每一颗星辰,都是圣莲教曾经发现的世界坐标,此时都便宜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颌首,伸出右手,正要一点,忽然间,异变突生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光辉灿烂的银河中,一颗颗星辰寂灭下去,顷刻间就转为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面色一变,细细感应,却骇然发现,就连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水之界、晖之界、还有地星世界的坐标,也是瞬间失效,再也联络不上丝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情况……所有世界一起消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:“这当然不可能,所以,并非世界坐标一起失效,而是我所在的世界位置……变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启世界之门,又进行了元力改造,大乾世界很难说不发生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由于被梦元力侵蚀,而进行了升维与降维,都是有着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一丝丝,对于整个世界而言,都是恐怖的影响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原本的世界坐标,都是以大乾为参照物,此时大乾本身移动,那就是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时的大乾世界,恐怕被心魔界吸引,开始向它迁移,要么成为附属世界,要么被直接吞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恍然大悟,虽然这个时间或许要以千万年计,但却是无可避免之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启世界之门的恶果,现在才开始慢慢显现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叹息一声,重新开始定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失去参照,相当于一切重来,想要连接上那些原本的世界,就要消耗不知道多少时间与精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与其如此,还不如直接探索一个新的世界!毕竟维度如果发生了变化,附近的世界也会一下改变,都是新的未开拓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梦师们的梦游之法,可不止定位,还可以搜寻其它世界,特别是长离圣人,在定界之上颇有独到之处,当初甚至能直接定位到心魔界坐标!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由此带来的,并非晋升,而是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从附近寻找,发现的世界,八成都是受到梦元力辐射影响的……对于我而言,却是十分不错,正好可以实验几个梦师猜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中闪过一丝精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月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多方查探的方元,终于有了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……在大乾世界周围,混沌已经发生了变化……或者说,来到了一片陌生的世界群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世界给他的感觉,却是十分诡异,当中混杂着心魔界的气息,又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都是心魔界的衍生位面,或者像大乾世界这般,侥幸没有被吞噬却经过改造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……能准确定位的,就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启动阵法,周身似乎位于宇宙核心,一条银河在周围闪烁,映照出一个又一个的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所有的星辰都仅仅只有一道气息,虚幻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一个世界,外放着暗紫色的光芒,独处一片幽暗之中,宛若一只紫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定位到的世界,只有这一个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探索新世界,就好像撞大运,一个月能发现一个新坐标,已经是非常侥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之前五大盟的开拓团队,数年、数十年都一无所获,才是常态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……充满着不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感应着气息,方元的心就一沉,这个紫眼世界给他的感觉十分可怕,又带着混乱,在那最深处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越是危险的世界,越是强大,收获就可能越丰富!并且……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十分快,正适合现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不再犹豫,对外宣布闭关,封闭了密室,一指点在紫黑色的眼眸星辰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阵法崩溃,整个宇宙消散为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盘膝而坐,一道真灵却是倏忽飞出,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何等扭曲而混乱的世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穿越世界的经验,方元有着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从来没有一次,感觉这么诡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真灵,化作一道流星,顷刻间破入世界之膜内部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一种扭曲与混乱的意志,就飞快向他蔓延,几乎要将他整个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,没有世界意志……或者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接触的一瞬间,方元心里就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扭曲的碎片从他真灵边上划过,时空仿佛一下扭曲,在他识海中,蓦然传来一副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扇紫黑色的青铜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狰狞的鬼头,一左一右地咬在门框之上,表面的浮雕扭曲,赫然是各种各样挣扎痛苦的冤魂,流着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模糊的人影,来到大门前,双手缓慢而坚定地按在门扉之上,慢慢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大门洞开,在门扉后面的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黑暗袭来,方元彻底陷入迷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暴风雨来临,狂风吹打着玻璃,发出吱呀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处荒山古宅之内,一个男人的狂笑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终于成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闯入产房,将一个还沾着血、刚刚剪断脐带的婴儿捧起,脸上的笑容扭曲狰狞,宛若一个恶鬼:“有了它,一定可以对抗我们澹台家族所背负的那个……诅咒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捧着的,赫然是一个男婴,此时也不哭泣,睁开眼睛,默默注视着他,就仿佛在凝视一个陌生人,瞳孔之中,赫然有着一道金光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无情与冷硬,令这青年都不由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心!生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前院,一群男女老少,竟然都等在那里,只是脸上没有多少喜色,看着产房的目光中,更是带着隐约的……恐惧?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,头发花白,脸上皱纹深深,已经有了几片死人斑,就走上前,鸡爪一般的手掌似是想抚摸男婴,又在中途停下:“果然天赋异禀,不愧是我们的心血结晶啊,集合了无数……而产生的后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!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将婴儿裹入襁褓中,交给身后的女仆:“给他取个名字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名字,让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未老先衰的老者平静地说着:“我们澹台家有着规矩,我是鬼字辈,你是绝字辈,他就是灭字辈,此时雨停云收、东方既明,就取个‘明’字吧!澹台灭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澹台灭明,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脸色恢复木然,又挥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仆人似乎早有准备,上前默默清理着污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澹台……灭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襁褓中的婴儿还是沉默着,眼睛却看向周围那一张张苍白失血的面孔:“这就是,我这一世的名字么?似乎有着一个很不得了的身世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……那个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族老们豁出一切,对抗诅咒的底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他本身,就代表着……不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告诉小四小五,以后离这个婴儿远点,我可不想没有死在诅咒上,就先死在他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他的眼睛,根本就不像婴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诸多原本应该是三姑六婆,七姐八姨的人物,此时注视着方元,不!应该说澹台灭明的目光,就充满着怨毒与惧怕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……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恶鬼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缓缓闭上了眼睛,毕竟才刚刚完成转世,还需要时间修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……嗯?空气中的元力十分稀薄,难道又是一个物理规则严苛的世界?只是似乎又有些不同。还有这个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宿主,方元可以很明显地差距到这个身体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体质很强悍啊,又不是那种所谓的道体之流,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追寻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到了这个身体父祖的目光,那根本不是看着儿子孙子,而是在看一个‘工具’!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通过一些仪式,召唤到某个存在的降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