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零三章 摊牌

第五百零三章 摊牌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(澹台灭明)

        精:1.0(100)

        气:1.0(100)

        神:3.0(100)

        职业:???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???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???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医术(三级)、种植术(六级)、火眼金睛(一级)、未知体质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调出属性栏,查看着自己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1的精气,代表着不逊色于成年人的体力与精力,对于一个五岁的小孩而言,已经是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世界,对于普通人的限制显然颇大,甚至连属性栏都有着遭遇封印的感觉,令方元的实力很难增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如果是与心魔界大能同等的存在,我的属性栏遭到一定限制,也是情有可原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再次调整了自己的认知:“这个世界,一定隐藏着某个大秘密!或许就跟那个门有关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穿越之时见到的场景,还有这个世界的异常,令方元越发确定这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找到根源,或许能了解到心魔界的秘密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这个未知体质,是什么意思?没有显示功法,直接加入特长当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推测,他之前吸纳的变异梦元力,仿佛一把钥匙,真正开启了这个身体的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居住的院落,明显有着监视,没有多久,澹台绝心就赶了过来,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,神色中闪过一丝期待,又有一丝惊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木着脸,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翠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去书房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脸上带着阴云,打发走方元,又叫来澹台绝情:“我感受不到翠荷的生气,她恐怕已经死了……你的能力,正好适应这种情况,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蹲下身体,抚摸着一片狼藉的地面,双眼忽然变成一片纯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了,翠荷捧着餐盘,来到院落当中,慢慢推开门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门扉后面的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尖叫传来,澹台绝情身上猛地一震,仿佛从高空中坠落一般,咽喉一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柄匕首,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,带着一丝嫣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……差点杀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冷冷道,收回了匕首:“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什么都没看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嫣然一笑,宛若百花绽放,却令绝心感到深刻的寒意:“但我可以确定一点,澹台灭明的体质,已经苏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终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的神色很奇怪,沉默了一阵:“我去告诉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呢,他们那些老家伙,之前一定很担惊受怕吧?毕竟,连看守祭堂的老叔公都死了,要知道,他的保命能力,可是我们当中最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嘻嘻笑着:“这次的清算,说不定我们都会死哦!所以,族老他们一定会孤注一掷,现在就开始那计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凝实着这个妹妹的面孔,很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绝情拢了拢秀发,看着竟然有些妩媚:“生在这样的家族当中,正常人也会迟早变成疯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特殊体质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脚踝上的手印慢慢消失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昨夜来自鬼的伤害,哪怕涂了家族中的特效药膏,也没有丝毫好转,但此时,觉醒体质之后,整个手印已经在慢慢变灰变淡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鬼的伤害都可以恢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仔细感应着身体,又有些疑惑:“我感觉得到,此时再吸收变异的梦元力,同样会被这个身体吞噬,转变成了我还不明白的东西……似乎,吸收梦元力越多,这个体质就会越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书房,准备继续学习课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澹台绝心冷着脸过来:“好好准备一下,晚上要进行‘仪式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明显察觉了他的情绪不对,并且今天的日期也与之前不同,但还是平静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……阿明。”回到房间之后,澹台绝情赫然坐在他的床上,穿着红色皮靴的小脚无意识地踢着他的床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情姑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你要进行‘仪式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告诉你,今晚会很不同!并且,你知道你真正的‘身世’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靠过来,在他的耳朵旁边吐气如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一幕看着十分诱惑,但考虑到这个身体还是一个五岁的小鬼,方元就只能在心里暗暗翻着白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身世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装出一点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父母,很恨你呢!特别是你母亲……去见见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咯咯笑着:“你不疑惑她为什么很少见你么?去见见她吧,你知道她隐居的那幢院子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‘这个女人!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瞳孔一缩,脸上化为木然的表情:‘她在对我下咒?想控制我?’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木偶一般的方元,澹台绝情脸上闪过一丝喜色:“去!去见素馨,再将红色剪刀拿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她的手腕,就被方元牢牢抓住:“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但肯定存心不良呢!可惜,我不想再陪你们玩下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他的属性栏中,代表着特殊体质的字符,正在闪烁出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呲呲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小孩的手掌,但澹台绝情脸上立即浮现出剧烈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手腕位置,紫黑色的痕迹在不断蔓延,就仿佛被严重冻伤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刀光闪过,澹台绝情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手臂砍了下来,在断口处血液结冰,没有一滴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……小瞧你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冷笑着:“你想怎么样?杀了我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这个想法,只是想离开这里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,在接触昨天那个鬼之后,他就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恐怖的鬼魂,完全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应付的,并且看这情况,今天晚上的仪式也很麻烦,搞不好就要大摊牌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自己这点实力,怎么看都下场凄凉,自然还是走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里的秘密,完全可以等到自己成长起来之后,再来慢慢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是你一开始的期望,不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要破坏家族的布置,所以才诱惑你出走,或者提前接触祭堂里的那个东西!但现在,我改主意了。”澹台绝情看着面前的方元:“我要告诉你真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被轰然打开,澹台绝心与澹台鬼镜,还有几个族老一起冲了进来:“绝情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受够你们了,为什么我从一出生,就要受到你们的摆布?好像你们手里的扯线木偶?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疯狂大笑着:“现在,我就是要破坏这一切,因为……我高兴!澹台灭明,你听好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叮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刀芒闪烁,又在半途中被撞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声音冰冷,自从襁褓中见识过绝心的刀法之后,他就在暗中注意着这点了:“让她说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你这个大哥,也是丝毫没有兄妹之情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花容扭曲,话语中仿佛带着毒蛇的汁液:“真相就是……你根本不是人!而是澹台家族用诅咒诞生出来的‘存在’,你一出世,就抹杀了那个真正可怜孩子的灵魂!占据了他的身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……是这样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喃喃着,原本他就有着这方面的猜测,这时只是证明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澹台家所背负的诅咒,无疑是最顶级的那种,人力难以挽回,能对付鬼的,只有同样的鬼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澹台家一直在秘密实验,终于在澹台绝心的妻子生产的时候,以几个族老身死为代价,对还未出世的婴儿进行诅咒,召唤来一个真正的恶鬼,作为对抗家族诅咒的工具!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恶鬼,将占据出世婴儿的身体,以‘人’的身份,生存在世上,由此就有了被控制的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澹台灭明身体上的母亲——素馨如此恨他,生了之后就不管不顾,连面都不见,因为这个根本不是她的儿子,而是杀害她儿子的凶手!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心的矛盾情绪,也是由此而来!

        而澹台家族的人为什么如此怕他?当初的秋凉为什么要用下了降头的红色剪刀来杀澹台灭明,也是因为在他们眼中,澹台灭明就是一个……鬼!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相大白了,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拍拍手掌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表情,明显不是澹台绝情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你希望我崩溃疯狂,或者大开杀戒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平静地说道:“实际上,对于我而言,这反而是好事,至少,我就不会心里歉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转世成别人的孩子,那明显就有了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这个身体的父母都拿他当作厉鬼与仇人,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那无疑就去掉了很多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离开,也可以毫不犹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他们召唤来的那个恶鬼呢?跑哪里去了?莫非仪式出了问题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飞快思索着,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深切的寒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