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零七章 救援(加更求订阅!)

第五百零七章 救援(加更求订阅!)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过震惊发出声音,让陈心博赫然转头,神色狰狞: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哈哈,陈先生,今晚月亮很圆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站出来,尴尬地摸着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因为发现有人,陈心博手上用力过猛,那个女人的头颅忽然一下滚了下来,在地面上骨溜溜地转着,赫然是一个长满秀发的骷髅头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蔚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心博发出一声惨叫,连忙将骷髅头捧起,小心翼翼地擦拭着:“有没有弄疼你?乖,不哭!爸爸给你呼呼就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一个骷髅头,马侦探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管家陈伯也无法入睡,拿着一个玻璃酒杯,慢慢喝着,眼神迷离,仿佛想起了之前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的死,对于老爷来说,打击很大啊……从此他就心灰意冷,放弃了一切生意,并且,还相信那个和尚的说法,以为能用玉石为大小姐招魂!哪怕公馆里面人心惶惶,夫人苦求,也不愿意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家的大小姐,早就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但陈心博却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,甚至还命令公馆里面的人都不能提这件事,必须当成大小姐还在的模样,这也是‘仪式’的需要!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几乎花光了一半的家产,将各种奇异的玉石买来,在大小姐的房间里面布置了某个据说可以招魂的术法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陈公馆的真相!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人怎么可能复活?老爷也是魔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伯脸上带着酡红,喃喃自语:“哪怕召回来了,恐怕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吧?公馆最近,已经是人心惶惶了,唉,还是要找个机会,再劝劝老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没有发现,一双苍白的手掌,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猛然一扣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酒杯落地摔碎,陈伯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涨红,死命地掰,却怎么也掰不开那双女人纤细而冰冷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大小姐的鬼魂……饶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涕泪齐出,口不择言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双手丝毫没有松开,终于,陈伯浑身一抽,彻底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尸体落在地上,瞳孔里面的倒影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马侦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陈心博也终于将骷髅头安放好,头也不回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陈先生,您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尴尬地一笑,哪怕这个人有着收藏癖,恋尸癖,也不关他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想要拿到报酬,就必须将陈心博伺候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请你来的真实目的,就是为了找到我女儿的魂魄!我看到她了……她却不愿意见我!只要你能做到这点,让我再看看她,多少钱我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心博面色癫狂,带着一种令人叹息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请放心,陈先生!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,完成任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提了提领结,忽然间,却是看到了一个白影飘过:“鬼……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整个人瞬间腿软,瘫坐在地上,强烈的恐惧,令他丝毫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要死要死……我的车贷还没还完呢,要是逾期一定会被银行抵押出售的,这次亏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马侦探脑海里,一直转着的还是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嘎吱!嘎吱!

        在房间另外一边,一双苍白的手掌忽然出现在栏杆上,旋即是一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鬼,身上骨节扭曲,四肢着地,仿佛蜘蛛一样爬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蔚儿?是你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心博眼睛中涌现出泪水,飞快迎接了上去:“你来看爸爸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鬼豁然抬头,露出一双鲜红的眼睛,还有苍白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一瞬间觉得这张脸很熟悉,如果去掉肤色与眼睛的可怕模样,这应该是一名瓜子脸,长相很清秀的女人,笑起来脸上或许还有两个酒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你不是蔚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心博一个滑步,向后跌倒:“你是…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一个激灵,忽然感觉身上一轻,立即爬起来,发了疯一样向楼梯跑去:“完蛋了!金主死了,这次要亏血本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脚步飞快,一口气蹿下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楼梯下面就应该是大厅,通向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,马侦探身上颤抖,又看到了大小姐的门扉,大滩大滩的血液渗透出来,一只苍白的手掌,赫然搭在了门扉上,留下一个血手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泪都要下来了,屁滚尿流地继续爬下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楼梯之后,面前赫然还是刚才那条走廊,白衣的女鬼,正在不断爬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浑身颤抖,看到了女鬼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个爆喝声在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木屑纷飞,一大块门板被砸在女鬼身上,与此同时,马侦探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:“爸爸,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连滚带爬,这次终于下了楼梯,来到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女儿马小玲跟另外一个小屁孩一起,正拉着他的手飞快跑向公馆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鬼!有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叫了,这个公馆里面,除了我们三个之外,已经没有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冷笑一声,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:“果然……不够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单纯的物理攻击,要想给鬼魂造成伤害,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能够恢复巅峰时期的真圣修为,凝聚出精纯的武道意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外界一个普通的鬼魂,也比心魔的魔灵难对付多了,这见鬼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了看自己的特长一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运用自己的特殊能力,倒是有把握将这个鬼魂彻底封印,但他当然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味靠体质吃饭,我还没到那个地步,封灵之体只能是最后的保命手段……最重要的,还是增加我的其它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澹台家族认为这个世界的鬼魂绝对无法灭杀,但方元可不相信,更希望自己亲手实验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没有活人了?等一等,小屁孩,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忽然狐疑地盯着方元:“你该不会看上我的宝贝女儿了吧?告诉你,没有一百万的聘礼,你休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小玲狂翻白眼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,那个女鬼,赫然已经从楼梯上爬了下来,以极快的速度在向他们接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啐了一口,忽然停下脚步,看着这个长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:“听好了,我对你女儿没兴趣,之所以出手救你,纯粹是因为你女儿雇佣了我,仅此而已!作为救命的代价,你要解决我的身份问题,并且供我食宿跟三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的声音一下提高八度: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:“那自己跑路吧,我有把握这个鬼一定会先追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看着老神在在的方元,又看看后面不断靠近的鬼魂,额头一时冷汗、巨汗、瀑布汗:“好吧,答应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我相信你不会反悔,因为我比鬼更可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转过身,从四肢百骸都传来炸豆子一般的爆响:“飞鹰十三连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    爪风呼啸,连地板都一瞬间被割裂,诸多的木屑纷飞,仿佛龙卷一样冲向白衣女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见着这一幕,揉了揉眼睛:“这哪里冒出来的小鬼?这种战斗力,连皇家特种部队都比不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这种现象,出现在一个成年人身上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施展这一切的,居然还是一个跟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小屁孩?

        马侦探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开始慢慢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廊柱之上,一道道爪痕浮现,原本的女鬼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不行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缓缓收功,手里的木块碎裂成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的属性是普通成年人的素质,但战斗意识与武功绝对都是这个世界的顶尖,代表着人类的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千百万中无一的武力,在最普通的鬼魂面前,竟然还是无能为力!那这个世界的人类,面对鬼魂之时,又该有多么绝望?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……必须动用封灵之体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体质可以通过封印鬼魂不断开发,这一点方元早就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封印的鬼魂越多,我本身必然越危险,一个承受不住,恐怕立即就会被反噬,变成前所未有的……凶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一闪,忽然炮弹般冲出,来到马小玲旁边,一个试管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    半空中,一只苍白的手掌被试管中的药剂淋中,立即冒起一片白雾,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小玲惊魂不定,刚才要不是方元,她恐怕已经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时说这些还太早了,先出公馆再说……希望这也是个有规律的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了看天空,边际已经浮现出一丝鱼肚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鬼魂虽然可怕,但也有着一定的行为模式,比如只在固定范围活动,又或者夜晚动手,白天隐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当然并非它们不能突破限制,仅仅只是某种习惯与执念罢了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找准了其中规律,就能游刃有余!

        观察力与判断力,也是驱鬼人的必备素质,当然,也有更多人自以为把握住了要害,结果被活活坑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