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三十章 诡异

第五百三十章 诡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村民……不是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顿时冷汗淋漓,回忆起一路上见到的砍柴大汉、老村长、以及冬花婶之类,顿时觉得头晕目眩:“他们怎么可能都是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贫僧也没有丝毫察觉到鬼气,莫非那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厉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和尚也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元说得虽然十分惊悚,但如果结合我心里的不安来看,或许真的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以平静的声音道:“封鬼村……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鬼村,只有鬼魂居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……我们简直是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河嘴里还咬着一块腊肉,此时连忙吐掉,干呕了几下,语气中带着抱怨:“既然明知道这里不对,我们为什么还要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摇头:“我只说他们不是活人,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是鬼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脑子有些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河几乎要崩溃了:“不是活人,还能跑能跳,那不是鬼魂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也沉吟起来,这个村子里面的人,给他的感觉,实在是十分之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都好像笼罩在迷雾之中,宛若风中残烛的模样,却实际上坚韧非凡,却又并非鬼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房屋内高度戒备的几人,又发现了不对:“外面……太过安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山村里面,鸡鸭狗猪之类的家畜绝对不会缺少,但此时,一旦夜色降临,外界却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没有什么,现在却是令人极为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房屋之内的煤油灯哪怕有着玻璃灯罩,也是摇晃不停,最后一下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灵异事件,值得调查一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抚摸着脸上的面具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先找到一个人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起身,走出院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乌云出岫,一轮明月高悬,洒下清辉而幽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几人准备巡视一圈之际,一声女人的尖叫,蓦然间撕破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边冬花婶的住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与澹台鬼护一马当先,闯到房前,方元直接一脚飞出,将房门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提着煤油灯,闯入一片漆黑的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冬花婶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喉咙滚动,试探性地叫了一句,却没有任何人应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她刚才明明在这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上前几步,煤油灯顿时又照到了一个‘人’,准确地来说,是一个悬挂在半空中的小小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人?好像是她的儿子狗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这是标准的邪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上前,通过煤油灯的光亮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,一个小孩被穿着红衣服,悬挂在横梁之上,早已经气绝多时,甚至头上仿佛还有着丧门钉一类的东西深深扎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这种布置,贫僧见过,乃是南洋邪术师,为了取魂所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和尚摸了摸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就是诅咒起源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河有些惊讶:“一个邪术师,害了整个村落的人,他的目的呢?仅仅只是为了取魂,还是衍生出诅咒?”

    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一瞬间头皮发麻,看到了横死无法触地的小孩忽然睁开眼睛,向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陈河毕竟是精英驱鬼人,反应迅速,一道符水直接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绳索断裂,尸体落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刚才这小孩,绝对诈尸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河惊疑不定地退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任何感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脸色十分难看,割破了自己的手掌,一滴滴血液洒在周围:“上去,看看这小孩身上有着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对于澹台鬼护的能力十分相信,陈河大步上前,翻看着小孩的尸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尸体已经冰了,看来遇害时间不短,身上的红衣服是后来加上去的,头顶有铁钉泄魂,是个老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有些疑惑,越是如此,越证明这个凶手,只是一个人罢了,鬼魂要杀人,根本不会搞得这么细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且……最重要的,就是这个邪术是否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河站起身,拍了拍手:“大体而言,这的确是一具尸体,并非鬼魂伪装,说实话,如果真的有鬼,在老大的血液之下,也早就退散了吧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整个人就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,脸上露出骇然至极的表情,一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和尚与陈馨面色大变,而澹台鬼护却是脸色木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上面,一滴滴的血液,正在不断溅落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意了……这个村子里的‘鬼’之恐怖,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,竟然一点被克制的迹象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叹息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有找到丝毫线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瞳孔中的金光收敛,神情却是有些兴奋:‘又一个怪级诅咒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能在他注意的情况下杀人,也唯有怪异级别的诅咒才可以做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孩……小孩消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陈馨又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戒色和尚等人才发现,地上的尸体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瘫软在地,两行清泪已经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澹台鬼护,也知道以陈河的能力,在这个诅咒中生存下来的可能性,已经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抓起陈馨的手掌,用自己的血液画了一个咒符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陈河九死一生,我不能让他的妹妹再出事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的当务之急,还是先去找到其它人,哪怕是鬼魂,也好过我们一头雾水,必须找到这一切幕后的根源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站起来大声道,耳朵一动,捕捉到了极细微的声音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就跨出房门,向某一处冲去,澹台鬼护与戒色和尚紧跟在后,哪怕是陈馨,也是擦了擦眼泪,飞快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厨房灶台后面,柴火堆中,方元看到了一个簌簌发抖的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冬花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蛋仔死了……是我害死他的……”此时的冬花婶双眼麻木,只知道重复地喃喃着话语:“当初……就不应该告诉他那里,让他知道了‘那个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一把抓住冬花婶的手腕:“告诉我们,难道你不想为你儿子报仇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不了的……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冬花婶凝视着陈馨,目光变得十分骇人,忽然又变成痴傻之色:“会死的!所有知道了‘那个’的人,都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就会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神色骇然,这已经是那种超绝杀类型的诅咒了,并且十分容易扩散,杀伤力无与伦比,更无法解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趣,那就……告诉我吧,让它来诅咒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上前,周身气血涌动,眼睛中有着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:“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冬花婶的脸上带着挣扎,旋即又变成麻木与呆滞:“……不要去……祠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祠堂?看来那个东西,还受到了供奉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想要的情报之后,方元又问了祠堂位置,可惜这时的冬花婶,却是怎么也不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村子这么小,要找个祠堂这么标志性的东西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信心满满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我总觉得,不会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翻上屋顶,开始扫视整个村落,家家户户一片漆黑,半点灯火都没有透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连所有的建筑都是千篇一律,没有找到什么特别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小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下来的时候,方元对着澹台鬼护传音,旋即开口道:“此时分兵是大忌,不如我们一起去外面找找看……那个祠堂所在,对了,冬花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……本来还在这里的,忽然一下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馨浑身颤抖:“会长……老大,我会死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一定可以得救!还会解决这里的诅咒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鬼护给自己的下属打气:“我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与精力,可不是为了要赶到这里来送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也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和尚一脸正气,身上竟然有着金光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四人走出了冬花家,在村子里漫无目的地行走与叫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令人心中发寒的是,没有一个回应,仿佛这个村子的所有人或活物都已经消失,只剩下了他们四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戒色和尚脚步一顿,仿佛有着发现: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丛植被掩护中,一座建筑出现在他眼前,虽然外表与周围很是相似,但那种令人心悸的感觉,却怎么也驱散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……难道就是祠堂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喜之下,蓦然上前一步,忽然间,右手又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拉住,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戒色和尚才发现面前的建筑根本就是幻觉,如果自己再上前,就一步扎进水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这个村落的邪性,能活下来才是见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施主相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背上浮现一丝冷汗,诚信诚意地向方元道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