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东夷(感谢书友37028的打赏!)

第五百五十二章 东夷(感谢书友37028的打赏!)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普通人的实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密林之中,剑若惊鸿,人若游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随手几点,数道血花就飚飞而起,却没一滴溅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虽然没有发现此种变化,却也觉得这个猛士当真万夫莫当,又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将长剑从最后一个站着的东夷人咽喉里抽出,避开飞溅的血花:“倒是与夏时并无不同,反而多了些技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尸体衣衫上擦了擦长剑,抬步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壮士!这位壮士且慢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一个激灵地跳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你有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似笑非笑地盯着蒙括,手上的铁剑似暗蕴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双手叠于胸前,掌心内向,深深一揖:“蒙这位壮士相救,感激不尽,还请留下大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么?叫做介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了笑:“你也不用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什么的,这柄剑就当报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在说话同时,他也是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大步追上,落后方元一步:“壮士要去哪里?那可不是我们大商军营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要回军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随口回答:“此次征伐既败,当然是先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军未败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料一听到这个,蒙括就几乎跳起,大声说着:“此次我南征之军,有战车百乘,区区小错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方元,目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炙热:“介!你有着屠狮搏虎之能,为何要离开?此时正是建功立业的良机啊!是否不甘做普通的武卒?我可以保举你!只要建立功勋,必可封为士族,世袭罔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介的话,受封成为士族,简直是毕生的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景,转换一下,就是西方的自由民,忽然有了成为骑士老爷的机会,又或者古代日本的野武士,有大名愿意收留,根本就是一步登天!足以让任何人抢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方元看来,不过土鸡瓦狗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某家说不欲再战,你未曾听清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脚步一顿,脸上泛出冷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括顿时心里一凜,感觉到自己若再多说半句废话,那柄弟弟的都虞剑就要刺进自己的胸膛里,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……既然壮士执意如此,括便不挽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脸上满是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投了一个‘算你识相’的眼色,随口问了一句:“你可知方山在何处?那里如今是哪个部族占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一惊,旋即脸上的神色就古怪起来:“你竟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何要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狐疑地问着,这个身体见识低下,能大概了解这个世界就很不错了,又怎么可能知晓某个部落的死活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方山,乃是我大商的旧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喃喃说道:“当年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有神女得天意,生子启,被尊为部落之主,后来启的后代汤率领大商之民逐鹿中原,击败夏朝最后一位王者,被诸侯推举为新王,四百年前,商朝迁都至商邑,但方山的地位依旧十分尊崇,乃是各位巫医与祭司的潜修所在,历代先王的陵墓也在那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说着,忽然恍然大悟,这个介虽然勇武过人,但衣着打扮只是普通国人的模样,能知晓周围十余里,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之事了,的确可能不清楚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?”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他的话,在方元听来,简直宛若一个个惊雷般,在耳边接连炸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我方山是商之起源?那这么说来,这个商朝,居然是我一手开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脸色有些发囧:“我是商的始祖?好吧……即使是名义上的,也很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啥,听到那个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的神话,他就想到了某个鲁莽的少女,或许这两者间也有些联系?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五百年一过,红颜枯骨,曾经的少女,此时恐怕也早就化为了一捧黄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看着方元的脸色,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此次征伐东夷,进度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回过神来,却是问到了其它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苦笑一声:“还能如何?虽然小挫,却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洋溢着一种泱泱大国,天朝上邦的自信,毕竟,在这个时代的文明看来,所谓的‘东夷’,就是一群顽固不化的猴子,蛮夷!

        以商朝之力征伐,又怎么可能有着大败?最多战事胶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就连‘东夷’,也是诸侯所起的外号,在这一块土地上,各种蛮夷部落众多,甚至互不统属,只是被简单地以东夷称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商朝的惩罚之战,也只是今日攻下一个山头,明天斩首几十,后天灭了一个小部落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成功扫荡,班师回朝,用不了多久之后,这些躲进深山的野人又会再次出来,作威作福,危害一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虽有小挫,但等到我大军压境,必能旗开得胜,到时就可班师回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的脸上也带着矛盾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丈夫建功立业,乃是本能的追求,但东夷这里环境恶劣,再加上死了一个弟弟,也是令他起了回归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哪怕平了东夷,过不了几年又要反复,劳师动众,这就是成为天下共主的代价!

        四夷崛起,是对中央王权的挑战,哪怕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,也得做出回应,狠狠打压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细细听着,脸上就浮现出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虽然知道大商这么做,只是为了维护权威与边境安全,但每次都打没有收益的仗,哪怕赢了也是大损士气体力,此时的东夷,简直就是一个泥沼,拖得大商泥足深陷的同时又在不断放血,如此,民怨必起也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民怨一起,就给四方诸侯可趁之机,并且哪怕大商军队再犀利,也要在与东夷的来回割据中锐气泄尽,到时候只要一方诸侯登高一呼,四方群起响应,再直捣黄龙,必能逼得商朝大军回援,以新锐之军,一鼓作气将商朝精锐打掉,亡国灭族就在不远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方元只是略微一想,就推演出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对方用的都是阳谋,以东夷人的上窜下跳,还有商王的好大喜功,只要遇到了,就会绝对一脚踏进去,怎么也抽身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转过身,拍了拍蒙括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商军大营了!”方元理所当然地道:“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,将这次的东夷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壮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大喜,两人并肩而行,飞快出了密林,又经过跋涉,就来到一处军营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蒙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蒙括无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速速开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个蒙括的人望比方元想象得要高许多,甫一出现,军营中就传来了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真是括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军营里面,跑出来几个人,都是一脸关切的模样:“蒙括你无恙归来,幸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乱兵冲阵,我不得已躲入山林中,幸喜有着这位壮士介相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推脱了几句,向后面几人介绍方元:“这位壮士力毙敌十余人,有百夫莫当之勇!我请他来,共同面见方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的方伯,就是最高军事长官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夫不当之勇?力杀十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狐疑的目光落在方元身上,旋即又转为钦佩之色:“既然是括之所言,必是真事,我们得此勇士,何愁东夷不破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进了军营之后,就神色肃穆起来,不苟言笑,又有些担心地瞥了方元一眼,显然是害怕他的横行无忌,冲撞了其它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既然改变主意来到军营,自然也收了性子,待人接物都是彬彬有礼,丝毫没有违背规矩的地方,倒是令蒙括看得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休息片刻,我去通报方伯,顺便为你请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将方元带到他自己的营帐,旋即又召来奴隶,命他们好好招待方元,旋即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贵人请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落座之后,顿时有着奴隶上前,为他布置酒水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用青铜爵盛着,带着古朴的韵味,菜肴则是煮烂的肉糜,还有各种炖烤烹煮之物,种类也十分丰富,总得来说,比介还是个大头兵的时候吃得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个蒙括的身份,或许比我想象的还要高一点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间或问着周围人几句,那些服侍的妾隶碍于蒙括,丝毫不敢隐瞒,对他有问必答,倒是令他了解到不少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驻扎在此地的,只是商朝的一个偏师,五千人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商朝军队征召国民而成,划分行伍,以方伯统领,诸士辅佐,现在这程度,只是对于东夷的一次试探惩戒,之前连战连捷,直到今天才遭遇小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