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三章 凶人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凶人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看起来,商人的实力,还是蛮强横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口将杯中酸甜的酒液饮尽,心里默默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喝的酒水根本没有多少度数,也醉不了人,顶多相当于一点酒精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自从知道商朝乃是他建立的部族发展而来之后,他心底就多了一丝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丝好感,能让他在力所能及,又不会损坏自身利益的前提下,遇到事情出手帮忙一二,再多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蒙括掀开营帐进来,脸上带着不好意思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有着难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抹了抹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方伯不愿见汝,并且否决了赏功的提议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的神色有些赧然,又狠狠一拳砸在桌案上:“有小人作祟,方伯不信我之言辞,以为那十人首级,乃是你我共同斩获,为此我还损失了那些下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,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区区一个下士的赏赐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来此,还是想见见大商的军队,并且看看是否有着隐藏的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规模的两军交战中,各自掌握的高端力量,终该展露一二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人,反而盯了蒙括一会,编排是非,挑拨异己,可不是别人的专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这个士族以为能凭借着这些手段拿捏住自己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梦师特有的情绪感应之力,让方元知晓,对方说的乃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东夷人趁胜追击,大军来犯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大军直接在营地外摆开行伍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跟随在蒙括身边,倒也很是见识了一番此时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时代在这方面,还是有着进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夏时,此时商人的军队更加齐整,并且有了细致的划分,最为惹眼的,还是中间那数百辆战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此时战场的明星,战车乃是一个诸侯实力的集中体现,甚至直接以数量来划分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略有兴趣地打量了两眼,就见这种战车以青铜与漆木打造,前面拴着两匹马,车上能乘坐三个人,中间的是御者,左边人持弓,右边人持戈,周围又有步卒跟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战车,只要有着一百架,在平地冲锋起来,普通军队的确很难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括此时就自豪道:“我大商乃天下共主,万乘之国!区区东夷,不过疥癣之疾,转眼就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却是转动算计:‘万乘之国,就是一万辆战车,三万人!再算上步卒与后勤之类,大概可以拉起十几万大军,这就是天下第一诸侯国的实力?’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大商是天下共主,商王是唯一的王者,但其它诸侯国仍然存在,各自有着千乘到数千乘的势力,只是名义上臣服,真正程度如何,完全要看历代商王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商人征伐东夷,也有宣威示霸,威服诸国的意思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次只是小小惩戒,真的要一举灭之,还是得商王御驾亲征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如此,上万人马的对峙,也令人心情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我军昨日小败,也绝对不是东夷人可以匹敌的……对面这几个都是东夷中的小部落,加起来还不到万人,兵器更是远远不如,居然也敢与我军对阵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以一个曾经学习过兵法的人,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瞥了一眼对面的东夷人军阵,那或许根本不能用阵列来形容,歪歪斜斜,有些惨不忍睹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越是大战临近,那边的吵杂声就越发剧烈,简直让人以为他们下一刻就要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战场上,绝对不是以人多人少定胜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商这边人数虽然少,却凝重如山,对面人数较多,却一盘散沙,孰胜孰负,简直是一目了然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东夷人,不会这么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密林中所见的东夷人,却是阴险狡诈,与这些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夷可分为十三大部,三十六小部,互不统属,我们这次面对的,只是边角两三个小部的联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解释道:“能有这个,已经是相当不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无语,旋即看向战场的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对方军阵当中,一辆战车缓缓驶出,来到自己这边阵前,做出挑衅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阵前挑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惊讶:“现在就有了这个风俗么?哦!不对!这是超凡之力现世的世界,个人勇武得到无限增强,自然就有着这种比武的余地,双方高手出马,胜负的确能对战局起到预示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吾乃东夷管中豹,有谁敢与乃公一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来挑战的乃是一个身高八尺的莽汉,单手驾车,膂力惊人,另外一只手挥舞着战斧,展露出精湛的武艺与御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哦,这人在普通人中就算不错了,终于可以见识一下现在的高端武力了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一亮,细细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个管中豹的挑衅,是任何商人都无法忍受的,没有多久,一辆战车就从军阵中冲出,上面一名武士同样单人驾车,冲了上去:“贼子休得猖狂,看我武士诺前来会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律律!

        两辆战车越来越近,蓦然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就听管中豹一声大笑,战斧之上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冲出的武士,胸膛赫然被破开一道大口,鲜血淋漓,从车上坠落,整个商人军阵的欢呼声顿时一滞,仿佛被掐中脖子的鸭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个管中豹,武艺可谓是凡人的巅峰了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眼睛一亮,加了几分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军阵中心,方伯所在似乎传了什么命令,另外一架战车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无名鼠辈,前来受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之前的斩杀令管中豹极为快意,他眼珠通红,挥舞着战斧,毫无惧意地迎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两辆战车飞快靠近,甚至可以看见管中豹越发狰狞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商这边的武士忽然出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剑的清鸣直上云霄,远近皆闻,令普通军士骇然色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的铁剑之上,精芒一闪,竟然暴涨了一尺,宛若青蛇一般伸缩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剑芒?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到了一个贴切的名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边战车交错而过,这次却是管中豹手掌鲜血淋漓,一言不发地掉头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逆贼受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那个御士轻喝一声,手上的铁剑化为一道黑龙,笔直飞出,从管中豹后心贯入,前胸破出,竟然将他钉死在了车上!

        一剑西来,如天外飞仙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先是一怔,旋即大声喝彩起来:“那是大夫玖,听闻此人曾经有过奇遇,师从异人学习剑术,果不其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夫……玖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那个用剑的年青人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的剑术,的确已经超凡脱俗,踏入道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隐约间,却是给他一种熟悉的味道,令他仿佛看到了大乾世界武技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剑术,八成是从当年的夏国中流传出来的吧?经过大乾世界消化之后,已经变成了本土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默默想着,此时,商人这边欢呼不已,却是惹恼了东夷那边的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骏马嘶啼当中,一人冲出,竟然是单骑走马,令蒙括嗤笑一声:“果然是野蛮之人,不懂礼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若是你的话,就应该想想怎么去接应那个大夫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孰料方元冷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大惊,旋即就见场中的大夫玖面对这个突然袭击,也是丝毫不惧,自车上再抽出一柄长剑,凝神对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单骑将武艺精熟,用一柄长矛,与他有来有往,法度严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大夫玖故技重施,长剑上荡开剑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低呼一声,调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脸色红润,紧追不舍,手里长剑就要飞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单骑将忽然回头,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肉眼可见的白气从他鼻中喷出,匹练一般席卷,在大夫玖身上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剑法奇高,以剑入道的高手,竟然就这么双眼一翻,摔倒下车,被一拥而上的东夷人在阵前活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军中,方伯看着这幕,惊呼一声:“玖怎么会出事?快快出兵,将他抢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的爵位还要在士之上,哪怕在这一支偏师之中也算高层了,由不得他不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    大鼓响起,商人率先发起进攻,数百战车连成一线,浩荡冲击,宛若滔滔江水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步卒迈开脚步,紧跟在战车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东夷人同样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那个擒获大夫玖的凶人,此时一马当先,冷哼连连,从鼻子中喷出白练,无论谁对上都是被扫落下车,数丈内竟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此时也在车上,手持弓箭,求助地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元则懒得拿戈,双手空空如也地站着,却是很有兴趣地打量着对面的那个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