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四章 俘虏

第五百五十四章 俘虏

        “法术?神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盯着那个从鼻子下哼出白气的敌将,脸上露出饶有兴趣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的能力,却是令他联想到了巫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哪怕此人身上有着巫族血脉,也已经十分稀薄,只是习练的法术恰好特别契合自身体质与血脉,才混合形成了这个类似天赋神通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哈二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在心里默默下了一个论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是炼气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驾车的蒙括却是狠狠一击掌:“那些东夷人,竟然请到了炼气士助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炼气士?看来这就是这个世界后来发展出来的体系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向蒙括:“何为炼气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这都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手上弓箭连发,脸上却带着无奈之色:“等到这次大战胜利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直接抢过御者的缰绳,向那鼻子中喷出白气的敌将猛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白气摄魂夺魄,所向披靡,数丈之内,根本不敢有着商人靠前,在军阵中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见到蒙括的战车冲来,顿时冷笑一声:“送死的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猛地挥舞着手中长矛,直刺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铛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举剑一挡,剑身上暗芒一动,直接将长矛从中劈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敌将神色大变,却临危不惧,从鼻子下喷出一道白气,匹练一般向方元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实际上……这人最多算初入门径,白气也不过是普通的迷魂小道罢了,只是我还得藏拙一二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以方元此时的神魂与真灵,哪怕真的哼哈二将齐至,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需要掩饰,顿时抓住中间的御者,当成盾牌。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被白气一晃,这御者顿时双眼一翻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方元挺剑直刺,宛若蛟龙出渊,毒蛇出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呲!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勉强避过剑尖,肩膀上已经被割开一道巨大的伤口,从马背上摔落,狼狈地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上的猎物,还从来没有逃脱的例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驾驭马车,紧紧跟在身后,长剑再次递出,化刺为拍,笔直抽中那敌将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顿时闷哼一声,翻倒在地,被方元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擒此人者!介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见到这一幕,立即挥舞着弓箭,大声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擒此人者!介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看到这一幕的大商兵卒一齐欢呼,蓦然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?真勇士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阵中的方伯与其它士大夫,望着这幕,虽然神色各异,眼睛中却都有着敬佩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师被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师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商人相反,诸多看到这一幕的东夷勇士却是手足无措,军心大乱,纷纷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追击!追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伯见此,毫不犹豫地下了追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军阵本来就比东夷强悍,先期的失利不过是因为这个东夷上师先声夺人,三军辟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除掉这一因素,哪怕之前落在下风,商人也是很快发起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与蒙括共乘一车,此时一心二用,一面驾驭骏马,一面伤敌,旁边的蒙括更是连连开弓,连珠一般,箭无虚发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可惜……没有第二个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在阵中冲杀了几次,连方元都懒得去计较有多少东夷人死在他之手,只是,没有发现第二个能施展神通的人物,令他略微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烈阳如火,映照出如火如荼的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夷既逃,自然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,商人趁胜追击,一扫之前的倾颓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役,大商破东夷白、越、山三部,杀敌两千,俘虏奴隶三千,可谓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之后,军营中灯火通明,牛羊犒劳在火架上散发着惊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好酒、好享乐,此时大获全胜,更是彻底放开,整个营地都笼罩在喧嚣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此时天下第一的军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着这幕,彻底无语了:“只要来一次夜袭,一千人就可以让这大军崩溃吧?当然……商朝时期的军队,也不能太苛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先秦时代,民风淳朴,说白了就是有些憨直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这些军队也并非职业化的军队,而是由国人与奴隶组成,平时也只是偶尔训练,主要还是在城郭中居住,每日下地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欧洲中世纪的民兵水准……说什么军纪简直是笑话,好在这是一个比烂的年代,自己烂不要紧,对手比你更烂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,也懒得去管这些,笔直来到营帐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阵前展露出勇武之后,商人敬畏强者,主动给他准备了华丽的营帐与妾隶服侍,此时进来,还可以看到角落里绑着一个俘虏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此时商人的理念,既然是方元抓到的俘虏,那就理所应当的是他的奴隶,至于接下来是杀是卖,又或者让人赎回,都以方元的意志为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自然没有椅子,方元盘膝坐在低矮的桌案后面,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俘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看起来约莫有着四十岁,方面大耳,朝天鼻,相貌粗犷,甚至可以说得上丑陋,此时双目紧闭,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不要在我面前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端起青铜酒爵,一饮而尽,声音淡漠:“我知道你已经醒了,想找机会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地面上的大汉就怒吼一声,身上绳索断裂,整个人宛若一只惊起的豹子般,向方元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白气从他鼻子里喷出,宛若一柄飞剑,直刺方元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这双管齐下的手段,这大汉已经可以肯定对方必然无幸,甚至仿佛看到了这讨厌家伙束手就擒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刹那,白气落在方元身上,宛若蝼蚁撼山一般,根本毫无作用,方元举起左手,一个反抽,顿时就将大汉一巴掌扇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要不要再试试?不过下一次你出手,失败的下场就是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好整余暇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落在炼气士的手上,黑冢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汉咬牙切齿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我可以放你走,你再找你的师傅师娘,师公师祖,无论划下什么场子,我都接着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眯眯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冢冷哼一声:“某家虽听不太懂你的意思,但既然落在你手上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这下是真的惊讶了:“你就不报出你师父名字,看能不能吓住我,又或者套点交情?要知道蝼蚁尚且贪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某家没有师父,这神通不过是幼年偶遇一位异人,指点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黑冢显然脑子也不怎么灵光,被方元三下两下就套出了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幼年就异于常人,食量颇大,经常饿着肚子,去荒山野岭中寻找食物充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遇到恶虎,慌不择路地逃跑之下,正好撞到一位异人,对方驱走恶虎,救了他一条性命,又见他资质不差,就随手传了一道术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术法虽然只是迷魂小道,但捕鱼捉雀,驱虎赶狼,却颇有奇效,这黑冢又有着天赋,竟然不知怎么的就将术法修炼大成,与体质合一,练就一道白气,能从鼻中喷出伤人,变成了神通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自从那次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恩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也是他声名渐起之后,受到了东夷的礼聘,前来与商人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唉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弄清楚这些之后,方元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,这次的俘虏虽然是个憨货,但他还想通过这个人,将他的师门牵扯出来,如此抽丝剥茧,最终找到源头,认识几个炼气士大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这个计划还未实施,就已经宣告破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个憨货,还是卖了或杀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脸色一下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于此世的炼气士体系,的确兴趣大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回到军营之后,他就拖着蒙括,很是了解了一番炼气士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百年前,天下以夏为主,流行的是大乾的修炼之法,只是经过梦师改编,并不纯粹,而其它的超凡之力就只有巫族,当然,或许还有一部分祭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百年之后,有炼气士兴起,他们认为天地由最为本质的‘原炁’组成,这原炁通元气!因此,修炼的本质,就是精纯这一元之炁,从而返本溯源,立地成仙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此种说法,已经与大乾的元力有些相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方元看来,就是仙道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令人难以置信,短短五百年的时间,就有仙道发展起来……当然,如果算上之前的原始崇拜与祭祀之类的话,就还有神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道与神道,还有巫道……这就是建立在这个世界的本土力量体系么?等一等……或许还应该加一个——妖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不由想起了上次治水之时,所对上的无支祁,以及后来出现的相柳等等,虽然都是隐龙卫所化,但本体的确都是妖族!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复杂,下面的黑冢却更是心里大骇,以为难逃被坑杀的厄运,之前的硬气一扫而空,不由大声求饶:“等一等,你可以让人赎回我,或者我做你的奴隶,莫要杀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