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一章 拘捕

第五百六十一章 拘捕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介既是商人,若投靠商朝,于我不利!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午脸色恢复平静,吐出的话语却是冷若寒冰:“莫阁,你命人带上重金,贿赂大王身边的亲随,务必要将缉捕变成追杀,彻底令两者交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莫阁眼睛大亮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,更是冷笑不已:‘介……任凭你剑术通天又如何?得罪了公子午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甚至死了都还要为我西周国的霸业做贡献!’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一旦商王听信谗言,与介交恶,到时不论哪一方死伤,对于西周都是有益无害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才是真正的公子啊!’

        他退出大厅,又走出十余丈,这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个公子,当真天资纵横,又胸有江海之深,腹有山川之险,饶是他都感觉越来越难以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也唯有这样的君主,才能在乱世中生存,甚至完成代商的霸业!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午必是未来的王者!谁都不能阻挡……一个区区的剑手,当然更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莫阁喃喃说着,瞳孔中有着奇异的光彩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邹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旷的大厅当中,公子午负手而立,却是忽然对着空气问道:“你也见过此人了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面相无数,老朽又岂能尽识之?只是可以断定,此子绝非池中之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墙壁后面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出来,宽袖大袍,长须拖地,童颜鹤发,头上的冠足足有着一尺高,一看便是个异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击败曹子的剑手,当然不是池中物!”公子午摆摆手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此人修为之强,恐怕并非纯粹的剑手,也不似炼气士,反而更像巫族一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捋了捋白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巫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午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可知夏时九黎之乱?那九黎之民,便是巫了……甚至,在此时仍有子民崇拜的战神蚩,同样也是巫的一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邹子喟然一叹:“可惜,五百年前,天地大变,巫族便彻底销声匿迹,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一位……并且,他刚才朝老朽所在的墙壁望了一眼,似乎已经发现了老朽的窥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午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的馆阁当中,应该还有第四人的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走出聚贤馆之后,蓦然回首,眼角余光就捕捉道一抹紫气,不由又是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来商邑之时就感觉到了三个比较麻烦的人物,剑圣曹秋是其一,其二就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那第三个,应当是在商朝王宫之中?毕竟传承五百年,怎么都该有着一点底蕴与暗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走回自己的馆舍,忽然间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原本的屋宇,已经被一群商朝士兵包围,目标赫然是黑冢与盖聂几个!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这么快就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喃喃着,却没有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你身为商人,无视大王,已经犯了重罪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将领站出来,居然是大夫玖,旁边甚至还站着蒙括几人,完全就是这次征伐东夷的旧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对方连这点可能的旧部之情,都给利用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若不是蒙括等几个士暗中拖延,说不定此时的士卒都已经冲进馆舍抓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括见此,上前一步,郑重行礼:“还望你大局为重,与我同去见大王,我哪怕舍了这次的功劳不要,也要保得你的周全……并且,你有着昨日剑败曹子的名声,大王必然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,真不愿看到方元做出反抗,那样就意味着事情无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人明显不想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,给我将他们尽数卸下武器,尽数抓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一指方元,抽出了自己的佩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兵卒当即围了上来,手持长戈,凶猛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反抗吧!’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目中带着病态的光芒,对他而言,若介不反抗,他马上就拿下这人,狠狠折辱,再杀了那黑冢,以报之前的羞辱之仇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对方反抗,那更是死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商国都,对抗国家力量,哪怕是曹秋带上所有弟子,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……不知死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以指弹剑,剑作龙吟,远近皆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轰鸣当中,他整个人宛若一道狂风般上前,包围而来的商朝士卒立即被冲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盾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一声狂呼,十几名手持巨盾的人就拦在他面前,身后又多出了数十弓箭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御!”

        持盾之士大吼着,盾牌砸地,连接一体,仿佛形成了一道铁幕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墙横隔,箭雨在后,稍一迟疑,大军就会立即合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有着信心,换成曹秋在此,必然只有变成刺猬的下场!这个介哪怕强些,也必然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就看到了方元的眼神,那是居高临下,带着怜悯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可当百万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曼声长吟,来到盾阵之前,蓦然突出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风雷大作!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剑刺出,竟似与曹秋一样,携带着风雷之威,以沛然之势而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漫天大响中,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盾阵,竟然瞬间摧枯拉朽般崩溃,现出后面仓惶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箭!放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玖紧握长剑,可惜此时根本不能给他带来半点安全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    箭如雨下,落在方元身上,却是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,又纷纷折断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来找死,我也只能送你去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闲庭信步地走着,间或刺出几剑,原本的弓箭手立即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大夫玖面前,手中长剑一滴滴血液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夫玖绝望的目光中,剑尖毫不犹豫地挑开他的佩剑,刺进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血花成雾,大夫玖的尸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括却是宛若坠入了无底深渊,知道这次对方当街斩杀大夫玖,与大商就是彻底决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大王不仅痛失一个得力臂助,反而还要多一个强敌!

        ‘唉……都怪大夫玖,还有朝中奸臣谗言,大王的性格,也是太过了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底,一个大逆不道的念头浮现,旋即又怨恨地望着方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朝廷忠臣,既然此时对方选择了决裂,那也唯有不惜代价,拿下对方,免得遗毒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目光,直接被方元所感受到,心里顿时哂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……这样的忠臣,不是我的手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若是自己的走狗,那自然相当放心,但若变成敌人,就相当头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下次若还敢来纠缠,就一剑杀了吧!’

        心底默默做了决定,方元顿时深深呼吸,吐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呼啸,吹沙走石,原地立即吹起了飓风,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商朝士兵狼奔猪突,惊恐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一切恢复之后,原本的方元,以及驿馆之内的黑冢等人,早已不见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消息就传进了王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拘捕,大夫玖阵亡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商王名为辛,相貌堂堂,身材魁梧,在为王世子的时候,曾经力举过千斤之鼎,有倒拽九牛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难得的是,不仅孔武有力,战无不胜,在军事上更有天赋,曾经领兵讨伐过东夷、九苗等等,都是大获全胜,扩张商朝统治版图,乃是少有的英明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中年过后,不免就有些沉迷于享乐,脾气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听到方元抗拒的消息,顿时掀翻了面前的案几:“大胆……在商邑之中都敢如此,这还是寡人的都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两名内侍对视一眼,暗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他们收了西周国的贿赂,准备狠狠告一告这个介的刁状,哪怕对方肯来面见大王,也必然要搅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想不到,那个介比想象中还要狷狂,却是不必多嘴,金子也可以落袋为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立即封锁四门,全国缉捕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辛发出了咆哮:“寡人要将那个大胆的介抓捕回来,好好尝尽酷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商王一怒,整个王宫中的隶臣与妾婢都是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谁都没有注意到,宫殿外的一个人影,却是悄悄走开,来到了王子的属宫之中,向一个年青人恭敬禀告着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青人星眉剑目,身上贵气充满,甚至还要在公子午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养移体,居移气,哪怕公子午未来能登基为王,现在却还不是!一个诸侯公子,又怎么比得上王子尊贵?

        世间任何面相、气运等等,莫不如是,都是实力或者潜力的体现,却并非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乃斗败剑圣的大师,冒然为敌,实在是遗憾!”

        年青人取出佩剑,猛地下定了绝心:“孤要出宫,亲自为父王将那个介抓捕回来……嗯,若是大王问起,你们就这么回答,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王子属臣纷纷下拜应是,彼此眼中都有一丝无奈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