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八章 突破

第五百六十八章 突破

        送出玄鸟族气之后,方元也顿时感觉浑身轻松,仿佛脱去了一层枷锁,修为又似隐约有着突破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种感觉,是血脉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一动,立即就有了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……做了什么?”恶与廉却是大惊,他们肉眼凡胎,自然看不见大商族气,却明显感觉这人做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恶……你可愿意为我弟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中光华灼灼,直接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在说话同时,一阵炸豆子般的声响从他身上传出,劲风猎猎,吹起衣衫,现出精壮而结实的肌肉线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祖巫之身大成的征兆!若非方元有意压制,恐怕早已直冲九霄,震动寰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略微放出一丝气息,也是带着无匹的霸道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恶整个人都是一震,只感觉仿佛在对着一头蛮荒巨兽,心神为之夺,不由跪了下来:“吾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,指尖浮现出一滴玛瑙琥珀般的血液,只是一弹,就没入恶之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惨叫一声,跪倒在地,浑身被血雾充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廉惊讶上前,却被一股力量反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……不用担心,我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仅仅只是片刻后,恶就站起身,看着自己的双手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就身材高壮,此时更是直接长高了一个头,浑身肌肉虬结,带着金属的色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天生神力,正适合修习巫之道,我刚才赐你一滴巫族之血,已经改变你的肉身,从此之后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更是会觉醒几道天赋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恶立即拜下,就连廉都是面露喜色,毕竟,兵凶战危!此次征伐东夷,哪怕他都没有活命的把握,若恶有着这些手段,却是可保无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也,这次见面之事,不要告诉任何人……你此去东夷虽然能保不失,将来却是还是有着一关死劫,到时我再来渡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拂袖,转身便走,让恶与廉想询问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满足条件,凝聚真身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宅院之后,方元飞快离开商邑,来到一处荒郊野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原本被压抑的巫族气息再也掩盖不住,直冲九天,震碎白云,隐约间现出十二道蛮荒而伟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

        精:100(100)

        气:100(100)

        神:50(100)

        职业:梦师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虚圣(一重)、真圣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巫族真身【100%】、造化剑阵【一剑(100%)】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医术【三级】、种植术【六级】(满级)、火眼金睛【三级】、封印之体【究极形态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恢复真圣实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瞥了一眼属性栏:“并且……火眼金睛神通又提升了一级?”

        更高级别的灵眼,代表的是细致入微的观察力,甚至若到巅峰,能看过去未来,天地人三界,一切之事,都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自然没有这个威能,但通过火眼金睛,也是察觉到了一道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源自血脉的窥探,又带着神祗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兵主……蚩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天地二神才是正统,但蛮荒之民愚昧,哪怕遇到山君妖怪都能祭祀,兵主蚩自然也大有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方元,就察觉到了迥异于女娲地主神的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应这么快……应该是察觉到了我身上的巫族血脉,可惜……成神之后的蚩,跟之前的蚩,完全是两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方元根本不怕蚩来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对方是神道,必有限制,更何况实力比起女娲要差一大截,方元自不会怕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目光也只是窥视,在方元发现之后,便立即断开,果断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通过火眼金睛,方元又看到了另外一道更加强大的目光,似乎要穿透云层而下,不由脚尖一点,飞快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严格说起来,当初我虽然斩杀刑而得祖巫精血,但此时真正传承巫族的,唯有我一个,哪怕兵主蚩都不能让我死了,除非他想看到巫族彻底绝种!’

        神道神祗,就跟天道一样,都有大道运行的规则,不能违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古辰,在泰一天帝神未曾人格化之前,这次舍身穿越,就必然不会遭到仇恨与歧视,甚至还给他谋算到了西周国的国运,豁尽一切,开始豪赌。

        皆是因为看到了这类天意的限制!

        ‘再说,即使古辰世界的天意人格化了,也未必会拿古辰怎么样,这完全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,之前古辰的行为虽然类似强盗小偷,但也只是拿走点本源,此时却是将他自己都卖给了世界……即使日后能成就圣人,也是独属于古辰世界的圣人,还要受天道钳制!’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同为圣人,大乾世界的圣人,与古辰世界的圣人,自然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之前付出本源,是培养别人家的孩子,此时古辰选择了这个世界,就是培养自家的孩子,待遇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之前损失,人都把握住了,其余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我是真圣,此时的古辰也是真元,还是半斤八两,他更有着不死之身,即使我法武兼修,都到了大能之境,也奈何不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古辰圣人,方元的面色就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巅峰时期,也不过双大能而已,这个世界的女娲地主神,却是妥妥的圣人位格!类似未曾跌落神坛的梦师五大圣人!方元自然绝非敌手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感应到女娲的降临,他当机立断,选择退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娲神隐约间站在西周国一方,可以算成古辰那边的力量……硬碰硬我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圣人之境,哪怕全盛时期的方元都没有证得,他自然不会去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越是强大的神祗,越会受到规则与天道的之约,因此,他还能游刃有余,一步步试探天意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此时,更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改变大商军队统帅,并且扶持后世秦君一系,都是未雨绸缪,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夷……九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气息内敛,飞快消失在天际,目中却是精光连闪:“或许……我该去见一见那位兵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,远处山风吹拂,忽然间虚空一阵汹涌,浮现出一位人身蛇尾的美丽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,有着一尊大能突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肯定地道:“并且……还有蚩的气息!你还是无法舍弃曾经巫族的荣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望着虚空,语气里带着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为神,自然要抛弃世俗,更不用说她与蚩这种,都是没有或者被毁了肉身,纯粹从信仰之力中凝聚而来的,受到的掣肘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她信仰遍及天下,又受国祭,有着圣人位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兵主蚩却混得很惨,只有一些蛮荒部落愿意供奉,大体还能维持着七重虚圣左右的大能级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方元无惧蚩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当初九黎族灭,你不甘心……但天意玄鸟兴起,不甘又有何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听到了回答,女娲继续用一种平静而甜美的声线说道:“刚才在此地的,是你的后裔吧?我感觉到了巫血的味道……可惜,以周代商,是天命大势,哪怕你是神祗,也无法改变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沉重地道:“我不想……再看见同类陨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似是在回应,虚空中,一团暗红色的火焰浮现,又一下崩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女娲地主神的感应中,兵主蚩的气息飞快离开,终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彻底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地主神闭上眼睛,感应着虚空中的信息,终于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少顷,她望着天空中破碎的云彩,脸上却是又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:“当此之际,居然又有一个巫族后裔突破,莫非要让天下大乱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隐约出现的巫族之人,给她相当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对方实在圆滑,几次都走得毫不犹豫,自身气息不漏,甚至蒙蔽了任何线索,令女娲都感觉有些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即使找到对方,限于规矩,她也不能直接喊打喊杀,就如同西周的那只很不安分的紫凤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明知道对方有问题,但对方将自己与西周国运相连,即使女娲都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凤鸣岐山,虽是天意,但主角似乎原本不是那只五行紫凤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看向西周国方向:“那头五行紫凤孤注一掷,身上必然也有着大秘密……可惜,我还是不能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商邑城门打开,一支黑色的军队缓缓驶了出来,浩浩荡荡,宛若洪流一般,一眼看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商出兵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一拂袖,飞上云头,望着下方的军气:“商王并未御驾亲征,领兵方伯乃是王子盘?并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视线中,这大军军气甚为稳固,还有两道剑光,两颗星辰守护,绝对非比寻常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模糊地感知过天意,这次大商出兵,是能获得胜利的……但为何给我的感觉,还是如此不安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默默凝视着这幕,秀眉微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