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二章 分会

第五百九十二章 分会

        “猪湾那里……有着黑夜眷族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手里的羊皮卷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钱包里,还有一扎簇新的纸币,这是那个黑杰克预支的报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奸商自然知道方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,对于术师的消息闭口不言,反而在金钱上却非常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他很确定……我是一个猎魔人!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对方刚才的表现,方元脸上露出冷笑:“并且……中途受到了某个意志的影响,才忽然改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股波动的确十分隐秘,哪怕再老练的猎魔人都不一定能发觉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梦师出身,玩弄神念简直是看家本领,天赋一般,立即就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黑夜眷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对于这些魔物,还是很有兴趣的,当然,送死的事情,也不能去干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现在修为还未恢复的情况下,要是对上远远超过自己能力的魔怪,将自身搭进去,那就太吃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这个杰克以为我是个白痴么?还是对自身力量太过自信的蠢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:“我可是猎魔人,背后有着工会的啊,遇到这种事情,当然是报告给组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寻找黑市商人,是为了保密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既然发现了黑杰克的其它秘密,那略微暂缓之前目的,改为干脆利落地消灭这个奸商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身正不怕影子斜,猎魔人本来就有追查魔物,并且上报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告诉外人,自己在寻找术师家族,又如何?我辈猎魔人,当以锄强扶弱、匡扶正义为己任,寻找术师线索,自然是要猎而杀之,以正天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此时,他还什么都没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我现在的身体,还不太适合与其它猎魔人会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转化了魔力,但恶魔的气息仍旧有些留存,此时跟其它猎魔人见面,如果遇到眼光老辣的,或许会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没有关系,以方元强大的神元与调节能力,三五天之后,所有的痕迹就会被驱除干净,啥也剩不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踏入猎魔人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斧头酒吧只是这片区域中猎魔人的一个休憩与消遣的地点,这里才是猎魔人真正的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,都有大量的新血被送到各个分会,进行学习与锻炼,伴随着时间的过去,一个个少年成长为菜鸟猎魔人,再接受大量任务,在老猎魔人的带领下,在与黑夜眷族的血斗中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模式的淘汰率与残废率都相当高,而真正的精英,就会被选拔而出,获得到猎魔人总部进修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分会门口,还有两座黑曜石雕像,是三头犬的模样,诸多眼睛赫然用黑宝石打造,仿佛在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之前的浩克,或许会将它们当成普通雕塑,但此时的方元却根本没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应该是一种血源感应……如果进来的人体内拥有魔物血脉,就会自动爆发!’

        每天猎魔人都要拧着大量‘狩猎’而来的材料进入分会,三头犬雕像自然不会搞出这种乌龙,因此针对检测的,只有猎魔人身体内的活性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有着这个,即使还有疏漏,但至少能保证不会被大量魔物混入分会当中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对于自己的技巧当然有着信心,大摇大摆地从雕塑正前方走进,两头三头犬没有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进入分会之后,他顿时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面色肃穆,穿着皮椅或者风衣,背负重剑、巨刀、腰挎火枪的猎魔人,形成了川流不息的潮水,急匆匆地行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正中大厅足以容纳五百人,此时的穹顶一片透明,在一面墙壁上投射下诸多字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物信息更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林区状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新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组队信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量的文字不断滚动,反复播放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了看,来到一个柜台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尊敬的猎魔人,请出示铭牌!”在柜台里面,是一名打扮靓丽的女人,她们大多与猎魔人关系深厚,或者干脆就是猎魔人的亲属与后代,却又达不到成为猎魔人的标准,只能为猎魔人服务而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偶尔的时候,一些被送来轮训的菜鸟,也会在分会中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的浩克,在不锻炼之时,似乎就在这里扫了几个月的大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将内心的一点波动压下,将脖子上的一面铭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银质的铭牌上闪烁着秘银的光芒,又带有精美的花纹,宛若一件艺术品,要仿制起来也不是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猎魔人浩克,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猎魔人,但无疑已经跨入了这个阶层,接待小姐笑眯眯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最近接到了一个任务,是雇主的私人委托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平淡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猎魔人平时作风一向散漫,私下接点任务更是寻常至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拿这种事,光明正大地在分会说出来,那女人的脸色还是立即变了:“抱歉……私人任务工会不予承认,也不会提供任何便利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从自己饭碗里抢食的举动,任何组织与势力都不会有着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雇主委托我,解决猪湾的黑夜眷族……但我觉得那里的怪物太过强大,因此准备提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神色不变,不疾不徐地说着,递过了一卷羊皮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猪湾?”

        柜台里的女人听到这个地名,却是面色一变,又仔细看了看方元递过的羊皮纸,终于坐不住了:“你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飞快站起,抱着羊皮卷跑向后面的某个办公室,展露出美好的背影,还有腿上黑色的丝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果然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着这一幕,在心底却是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自己如果愣头青地撞上去,下场恐怕不会太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再加上那个黑杰克的前后转变,已经确定,他九成是故意的……敢坑害猎魔人,胆子的确很大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“浩克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女郎走出:“副会长请您去他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若有所思地点头,跟在她身后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闯入,映照出空气中的浮尘,红色的大木桌之后,一名中年猎魔人正襟危坐,目光审视,仿佛一头饱食后慵懒的狮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是猎魔人分会的副会长——弗洛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副会长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还曾经训练过浩克,算是他的半个导师之一,因此方元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猪湾有着黑夜眷族活动的情报,是在哪里获得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副会长显然不会记得一个小小的猎魔人,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林区的黑杰克!”方元道:“我正在追查几个魔物的线索,其中牵扯到了术师,因此向黑市商人购买情报,他交给我这个任务,怎么,有什么不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弗洛克的目光汇聚在方元身上,不断打量,似乎想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终于点头:“的确有一些不妥……有人在猪湾发现了些不好的苗头,根据我们推测,那里或许寄居着一头伏都尸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伏都尸,也是黑夜眷族的一种,完全的混乱生物,有着惊人的食欲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喜欢吞噬人类的肢体,补全自身,发展到最后,往往是一个巨大到不可思议的肉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哪怕清理最基本的伏都尸,在猎魔人分会中,也是B级往上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浩克只能在D、E级任务中打转的资历,去了就是找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会跟雇主解释,放弃本次任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暗地里,却是下定了清理掉黑杰克的决心,即使是一个正统的猎魔人,也并不会拒绝复仇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之所以对猪湾的情报感兴趣,并非只是因为那里有着一头伏都尸,而是因为发现了恶魔信徒的行踪……而分会刚刚准备一次大动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会长望着方元,脸上带着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,我被限制自由,为了保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:“或许……还要参加这次行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如你所料……在行动开始之前,你不能离开分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弗洛克自顾自地说道,完全不顾对面只是一个猎魔人菜鸟,强调道:“这是强制任务……你必须接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注视着弗洛克的眼睛,确认了对方的决心之后,摊开双手:“幸好不是直接圈禁,不过在分会之内,我应该可以做些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弗洛克这才略微有些惊讶了,如此年青的猎魔人,在最为莽撞的年龄段,一旦自认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大吵大闹只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这么冷静,为自己争取权益的人,还当真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……我需要一名药剂师,为我处理吸血鬼的心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掰着指头数了数:“另外……我要求获得进入更高一层图书馆的权限!”

        猎魔人分会中,必然有着猎魔人的进阶课程,还有收集来的各种资料,方元对此可是垂涎已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