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五章 碍眼

第六百一十五章 碍眼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走进猎魔人分会,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与往日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火速赶到胡林区,并且与爱蒙等人会面之后,他就将芬里尔安置在别墅,作为他们的守护,自己则是独自来到分会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甫一进入大厅,熙熙攘攘的人流,便带着喧嚣的气氛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乎所有分会所属的猎魔人,都来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:“但只是我们一个分会的人手,难道几位会长这么有信心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想着是不是去找下索玛大师,探问一下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作为分会的首席药剂师,对方的情报来源,想必要比普通猎魔人多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浩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背着弹药带,扛着双管猎枪的中年人,坐到了方元面前,眼睛里面有着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乔克大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招呼了句,脸色有些难看:“你不是已经退役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办法,谁让胡林区是我家呢?”乔克拍了拍手上的老伙计:“怎么样都不能让那些畜生祸害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坐下之后,他压低了声音:“实际上……我也是不得已,如果本地的猎魔人分会遭受打击,你以为我那个小小的酒吧还能继续开下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整个胡林区,像斧头酒吧那样的猎魔人集聚地,完全可以算是分会的外围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在遭遇打击的时候,必然也是先拔除外围,可以说,此时一点都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酒吧附近黑夜眷族的踪影越来越多,我已经将它临时关闭,将你索菲亚大婶,还有玛丽亚,都接到了公会当中。”乔克道:“这里有着黎明之剑大人坐镇,防御是最强的,并且那个恶魔,也是我们大人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他对分会的防御十分有着信心,根本不觉得这里会被攻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顿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理智的选择,不是应该拖家带口,远走高飞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着,有些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毕竟也是一个发过誓言,受过戒律的猎魔人,哪怕退役了,依旧要与邪恶抗争……”乔克大叔坚定地说着,旋即又苦笑一声:“还有……你不知道,一些黑夜眷族,正在隐秘地袭击我们向外的运输线,就好像老鼠一样,我们总不能给每一支队伍,都配备精锐猎魔人保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,取出几支药剂:“这几支药剂,大叔你收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治疗药剂?圣光药剂?还有高纯度的圣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克一看,眼睛都有些发直:“你知不知道,它们私下交易的价格,已经涨到天上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老猎魔人,他当然知晓,这些战略物资,此时就相当于一条性命,不由十分感动:“浩克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还是一个药剂师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直接打消了乔克的顾虑:“这样的初级药剂,我已经能够制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克果然长松口气,又有些不好意思:“上次的两支疗水,也实在太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他手上有着两支疗水,在此时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下层猎魔人过来,想要跟他组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提高生存率,自然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而不语,又聊了两句,这才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……难道他就是那个浩克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方元离开之后,几个猎魔人就围了上来,神色里满是羡慕:“有那样一个侄子,真好!作为索玛大师的助手,此时肯定能搞到很多珍贵的药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克骄傲地挺了挺胸膛:“他现在已经是一个药剂师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猎魔人同伴一起震惊,几乎半天都说不出话来:“真是……太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真可惜呢!”前面一个一直在背对着喝酒的女性猎魔人,却以一种戏谑的语气突然道:“一个前途无量的女婿,就这么被放走了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乔克为首的一群猎魔人顿时有些炸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莎,是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乔克看到这个女猎魔人,神色有些尴尬,让伙伴们不要动手闹事,甚至,还带着一点愧疚:“呃……这一支疗水,请你收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挠了挠后脑勺,递过一支药剂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卢莎的脸上更是有若寒冰:“我不需要,你自己用吧,记得不要死了!因为,你欠我的,我还要亲手讨还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直接起身而走,只留给乔克一个骄傲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队员面面相觑,有一个年纪大点的,却是忽然一拍额头:“我想起来了,这不是当年一度跟老大传过绯闻的‘冷艳玫瑰’么?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分手,老大另外娶了索菲亚,还生了玛丽亚这个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说话,没人拿你当哑巴!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克听到这个爆料,脸色立即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后面发生的这个小小插曲,方元自然毫不知情,哪怕知道了,也不会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,来到索玛大师的实验室前面,直接掏出钥匙,打开锁紧的大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鬼……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,不要来打扰我了么?我的任务很重,已经拿不出任何一支多余的治疗药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索玛大师气急败坏地叫道,突然间反应过来:“不对?外人怎么能进我的实验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身,揉了揉红肿的眼睛,忽然大喜:“是浩克!你小子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分会的事情,我就立即赶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熟练至极地换上药剂师制服,一种类似白大褂一样的袍子:“怎么样?需要我帮忙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索玛连连点头:“你不知道,那些需要我处理的药材,已经堆积成山了,而分会派来的几个学徒……那简直比白痴还蠢!连最简单的龙血兰分离都搞不定!还弄坏了我好几台仪器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十分欣慰:“你是一个真正的猎魔人,在这种情况下,还愿意赶回来,不过你放心,我们分会里面绝对安全,特别是几个重要部门,到时候会有强力猎魔人专门巡视的,我会向会长申请,由你担任我的助手,不用上阵拼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先谢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眯眯地说道,双手宛若穿花蝴蝶一般,动作不停,充满了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,将诸多材料一一分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索玛大师顿时长出口气,开始有力气闲聊起来:“不就是一次恶魔侵袭么?哪个分会没有经历过?这次你更是不必担心,那个赛特是黎明之剑会长的手下败将,并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压低声音:“会长大人还请了两个封号猎魔人过来,因此绝对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索玛,根本是一个大嘴巴,没有半点把门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本不需要他费什么心思,就自动将珍贵的情报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三个S级的封号猎魔人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心里更是飞快算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哪怕赛特能拉到一两个外援,看起来分会也是稳如泰山……更不用说,哪怕分会不求援,各地的猎魔人分会,乃至总部,也会死盯着那些恶魔的踪迹,看起来的确是万无一失!’

        但实际上,他十分清楚,这个世界上,并不存在完全绝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此时,整个猎魔人分会,看似紧张,高层却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,更是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索玛,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说闲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声音忽然插入,古板而尖利,带着挑剔的味道:“看来,我来检验一下你的进度,是一个正确的决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罗杰大人,我只是太兴奋了,因为这次的任务,我保证可以完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索玛拍着胸脯:“这位浩克猎魔人,我想让他成为我的助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副会长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罗杰审视的目光望了过来,方元略微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猎魔人,你在投机取巧地寻找避战的机会么?”罗杰冷哼一声,却是根本不领情,反而挑剔地道:“猎魔人,你要牢记自己的誓言,恪守七戒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任何圣器执掌者,哪怕是仿制圣器执掌者,都是猎魔人信条的狂热信徒,原教条主义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罗杰更不知道方元之前身在外地,是听说分会袭击而特意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当这是一个原本应该上前线的猎魔人,找着各种藉口留在了后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顿时就多了几分不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分会长大人,他叫浩克!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助手,药剂学天才!”

        索玛老脸有些挂不住,强调了一声:“让他去前线,根本就是浪费资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浩克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字,也曾经进入过罗杰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很可惜,此时他已经完全先入为主,更是不相信了:“任何药剂师的培养,都需要大量的时间与资源,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内就从猎魔人成功转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没有尝试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一个人,特别是上位者怀疑自己的决定,那除非更上层力量的干预,否则根本就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罗杰,必然看他很不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,他也眼红对方手里的仿制圣杯很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