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四十九章 争霸

第六百四十九章 争霸

        血族高层的宴会,充满了荒淫与堕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知道,那个高居主位,宛若魔王一般的德古拉大公,在宴席结束之后,却没有如往常一般,与女后裔做些不可描述的游戏,而是来到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德古拉的禁地,任何冒犯的血族只有一个下场——被处以火刑,活活烧死!

        与那个鲁莽的凯撒相比,德库拉自诩为智者,甚至汇集了富有智慧的后裔,为吸血鬼专门编写了一套文字,更制作出书籍来承载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德古拉放下酒杯,抚摸着一个木椅的把手,扭动机括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暗门浮现,现出向下的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提着油灯,默不作声地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密室很小,四面空空旷旷,只有一个男人的雕像,被矗立在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明?主宰?又或者某个难以言述的伟大存在……你造就了我,我却有很多疑问,想要你当面回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公爵喃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统治了半个大陆,但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刚刚获得新生的那一幕,还有那个年轻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您是神……那铭刻在血脉中仇恨,就是您赋予我的使命的话,我会完成它,消灭那些该死的狼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跪伏在地,仿佛一个虔诚的信徒,在做着祷告。

        雕像无悲无喜,那肖似方元的面颊上,淡漠的目光投射而下,仿佛在俯瞰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光暗大陆,血族纪元七十二年,在德古拉的带领下,吸血鬼们完成了制度的改革,制定了严密的等级,将自身打造成了一台精密的战争机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十三年,血狼战争爆发!

        平原之上,超过数万的吸血鬼与狼人汇聚,场面看起来十分壮观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德古拉大公却是骑着一匹巨兽,身上穿着厚厚的铠甲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矿与冶炼,这也是吸血鬼摸索出来的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麾下的五万吸血鬼大军,赫然全副武装,不仅穿着锁子甲、骑士板甲等全身盔甲,更是有着精致的刀剑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而言,对面的狼人虽然乱哄哄地凑齐了七八万数目,但怎么看怎么充满了野蛮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云层上观战的方元看到这一幕,却是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中世纪骑士与蛮族的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吸血鬼骑士们胯下,一头头凶兽怒吼,有的也披着铁甲,看起来就仿佛一个个钢铁堡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德古拉在抓到一些巨兽之后,尝试着驯服,并且繁衍出个头稍小的后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培养,就得到了这种驼兽,不仅力大无穷,并且还生有利爪与獠牙,能撕裂生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骑兵坐骑,绝对能将马匹甩开八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从狼人阵营中,蓦然传来一声狼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高亢入云,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鼓动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所有的狼人,在听到啸声之后,双眼便不由自主地变红,化为直立的狼人形态,发出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群体狂化术!

        狼人的血脉天赋,以吸血鬼的实力,还一直被狼人压着打,就是在个体战斗上远远逊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唔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此起彼伏的狼啸中,诸多狼人手脚并用,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出兵!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静静看着这一幕,拔出长剑挥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传令官歇斯底里的咆哮,再通过血魔术传递到每一个吸血鬼骑士耳中之后,所有的骑兵顿时策兽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一往无前地冲锋着,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甚至化为了一道钢铁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两支队伍狠狠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狼人们惊恐地发现,它们平素引以为傲的锋利爪牙,在面对钢铁盔甲的时候,最多留下一道深邃的划痕,根本无法伤害到里面保护着的吸血鬼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也就这一愣神的功夫,钢铁巨兽们咆哮着,直接碾压而过,留下一地血肉淤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狼人的力量,也根本无法与巨兽的后代相比拟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制度的力量,铁与血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微笑看着这幕:“早在战前,我就发布了命令,此战有功者,增加封地,首功赏爵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血族的血脉浓度固定,但对于他这个始祖而言,只要不是二代三代的血族,要提升几个吸血鬼的位阶还是很简单的,一滴鲜血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却足以激发出所有血族的热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军纪严明,装备优良,又有重赏激励,士气大振的吸血鬼大军面前,还处于蛮荒部族时代的狼人顿时吃到了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次冲锋,最勇猛的那波狼人全灭,更多的狼人则是惊恐地大叫着,选择逃离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逃跑的举动,不仅将其它狼人推向了难以挽回的深渊,更是将它们的后背轻易暴露在敌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追击当中,吸血鬼骑士们以最微小的代价,取得了之前十倍的战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死凯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死凯撒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胜局已定,德古拉的眼睛中不由闪过一丝血色,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死凯撒!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吸血鬼骑士狂吼着,向狼人核心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唔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凄厉的咆哮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清晰地看到,一头浑身毛色纯白的巨狼浮现,额头有着金色的印记,宛若王者一般,撕裂了几个吸血鬼骑士,飞速逃离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凯撒……我的宿敌,在个人超凡的道路上,你超越了我,但没有用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大公爵暗暗低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西下,吸血鬼们立起营帐,欣喜地盘点着战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大战,我们直接斩杀了两万狼人战士,俘虏三万,将最大的狼人王庭直属势力打成了野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饮用着狼人之血,忽然敲了敲桌子,声音一下低沉下来:“但凯撒跑了,不得不承认,这个老对手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直觉,只要他再拖延片刻,我与血亲长老团就会发动血魔术,将它彻底困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整个大陆已经可以肯定属于我们,但与狼人的斗争,却必将继续,因此,我决定……将所有俘虏的狼人贬为奴隶,我们需要他们为高贵的血族开矿、冶炼……甚至成为我们血族的战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拍了拍桌子:“当然,这不是一日一夜的功夫,需要长久的训练,但我们要拿出当初驯服巨兽的耐心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留下那些狼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只是作为奴隶,也太便宜它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想象一般,这个提议,立即就在吸血鬼贵族们里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它们都是高位血族,能略微克制血脉内的仇恨,但仍旧压抑不住那种天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凯撒已经授首,我肯定会杀光狼人,让这些杂种畜生消失在这个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德古拉缓缓说着:“但现在的关键……是凯撒逃亡了,只要有它存在,狼人就不会断绝,因此……我们必须转换一下方式,每一个血族都是宝贵的,让狼人们自相残杀去吧!这是我的决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拿出血族大公爵的权威,这个决定终究被贯彻落实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被俘虏的三万狼人,将会被贬为奴隶,甚至戴上特制的锁链与镣铐,能抑制它们狼化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会以人类的形态,为贵族们服务,承担一切苦役,甚至是鲜血的提供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凯瑟琳伯爵!”

        军营之中,诸多狼人被关在一起,气味十分难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穿着高位晚礼服的贵妇,却是款款走了进来,一个牢笼又一个牢笼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守的血卫立即躬身行礼:“尊贵的您到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奉大公的命令,我要为自己挑选几个奴隶!”

        凯瑟琳风情万种地一笑:“我领地里的铁矿,需要起码一千个狼人开采,并且……我同时还需要为自己找个小乐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就在一个牢笼前停了下来,看着里面的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对方已经彻底解除狼化,变成一个人类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金黄色的卷发,蔚蓝色的眼睛,令女伯爵眼前一亮,舔了舔猩红的嘴唇:“这只是一条少年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以狼人的观点来看,它的确只是少年期,却十分凶狠,伤了我们好几个骑士,为了让他安静下来,我们甚至不得不施展术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就要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凯瑟琳哈哈笑着,皮靴伸进笼子里,挑着少年的下巴:“你叫什么名字……算了!之前叫什么,根本不重要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奴隶——西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目中露出一丝凶光,挣扎着,仿佛想要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可不能给你咬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伯爵娇笑着收回玉足:“等到以后,我会好好‘疼爱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几个血卫,顿时看得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他准备一个奴隶项圈,刻上西塞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凯瑟琳恢复冷傲的表情:“另外,再加上他主人的名字,从现在开始,他就是属于我的财产了,听懂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吸血鬼大声回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牢笼里面的少年狼人仍旧懵懵懂懂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