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太初

第六百五十一章 太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恶作剧一般地投出颗小石头之后,称霸五行大陆,拥有独特文明的巨兽王国就这么消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造物主面前,哪怕是大陆王者,也如尘埃一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这些海兽登陆,还是有着好处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元扩散,顿时在两块大陆之上,发现了不少巨兽的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的这些后裔经过褪化,已经没有先祖那么庞大的体形与胃口,性情也温和了不少,对于大陆的物种而言,也是一个极大的丰富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五行大陆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剿灭了附近的巨兽之后,轩凭借着强大的武力还有隆厚的威望,直接整合了所有的人类部落,建立起来一个以大河流域为中心,不断向四周辐射的巨大部落,称之为‘国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新出现的国度,以半种植半畜牧为主,已经开始摸索出休耕与其它技术,甚至出现了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新发现的部落,被称为‘野民’,与之前大河部落的‘国民’相对应,野民们的政治权力不高,必须定时向轩进贡,以获得承认,一旦缴纳不出供赋,就有被夺走一切,贬为奴隶的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靠着奴隶们的辛勤劳动,轩与最开始的贵族奴隶主们,享受着穷奢极侈的生活,并且整个国度也在稳步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巨兽生活的痕迹也被发现,特别是那些充满了神秘的巨石阵文字,让人族宛若见到神迹一般的膜拜。

        轩国的祭司们从巨石阵上得到启发,研究出了其中的奥秘,不断完善着本国的文字与其它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新兴的人类国度,在五行大陆上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转瞬间,数十年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轩也渐渐步入了老年,陷入了所有古代封建君王的通病——多疑、恐惧!

        生怕有着更强的替代者出现,夺走他们手上的权力!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他开始找着藉口,排除异己,想要将自己的儿子扶持上去,成为轩国的首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种从公天下到家天下的演变,在一开始受到的抵制不必多说,各种明里暗里的阻碍,令轩不得不采取更加过激的手段打压,由此带来的,就是整个国度的动荡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彭是轩国的野民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在他的认识中,自己还是部落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部落被更大的一个部落给征服了,因此他们这些人,必须努力地上交贡品,否则就会遭到征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在这个小小的部落中,对于那传闻中居住在高大墙垣之内,驱使奴隶耕作田垄,不劳而获的国民们,既有着羡慕,又是敌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彭却没有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名樵夫,他今天的目标,就是拾取到足够的柴火,去换到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是拾而不是砍?

        用石刀劈砍木柴的话,实在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听闻城郭中有着更加物美价廉,锋利无匹的青铜刀具与农具交换,但那显然不是他能够奢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他就深入群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雾弥漫,不知名的野花遍布,带着甜美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彭的目光中却极是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自然中虽然有着能令人获得奇异能力的果子,但更多的还是剧毒!

        每年死于中毒的倒霉蛋,要远远超过那些获得能力者,越是鲜艳的野花野果,越有可能带来死亡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胆子很小的他,一向对这些东西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卧九重云,蒲团了道真。天地玄黄外,吾当掌教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钟磬清鸣,一个飘渺的声音,就钻进了他的耳朵,令他浑身清灵无比,耳聪目明,仿佛所有的毛孔一下打开,整个人都是魔怔了一般,向着声音来源处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来源处,是一个百花盛开的小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彭左右看看,只见前面潺潺的溪水旁边,有着一块巨石,上面摆着一个白色的蒲团,一名穿着黑白双色服饰、仙风道骨的老者,正抚着白须,温润的目光注视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彭,根本不知道老者身上的是道袍与太极,只是简单的觉得这个老者的气质,甚至比部落的首领还要更加清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在周围,还有几个野民樵夫,显然都是跟他一样,被吸引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加令他们惊悚的是,人族在这当中只是少数,更多的,还是山君野狼、麋鹿鼠兔、甚至旁边的大树上,盘踞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,旁边就是一群百灵鸟。

        各种山间生灵,此时济济一堂,没有半点慌乱的意思,看得彭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老者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个胆大点的樵夫上前一拱手,恭敬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非人,乃是仙!”

        道袍老者,或者说方元的化身捋了捋胡须,淡然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为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显然没有仙道的概念,几个人都是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生不死,神通无穷,是为‘仙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微微一笑:“乘天地之正气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是为仙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道:“食草者善走而愚,食肉者勇敢而捍,食谷者智慧而夭,食气者神明而寿,不食者不死而神。修仙食气,大成不食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当中,周围天象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,地火风水浮现,幻化为无穷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异人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异人!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大概弄懂了,所谓的仙,就是通过自己修炼,获得那种吞食奇花异果后的异人一般的能力,甚至还有延寿的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毫不犹豫地,他就跟其他人跪伏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寿命的延长,那可是连轩都做不到的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异人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诸多人族异口同声中,那些猿猴精怪,山君獐子,同样作揖跪伏而下,神态谦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入我门来,便是有缘,可唤我一声老师,习我法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弄出这个阵仗来,为的不就是这个么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梦师们的研究很多,有适合人类的,也有适合异类修行的,完全可以一一实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,反正不妨碍他跟着其他人一起叫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!我有大道三千,条条皆可证就……今日,我便开讲那食气内炼之法,所谓药逢气类方成象,道合希夷即自然。一粒金丹吞入腹,始知我命不由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明显是人族修炼之法,再加上方元施展秘术,以类似灌顶的形式传授,即使是大字不识的愚夫愚妇,也是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旁边几头白猿,已经摆开架势,五心向天,进入修炼之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彭没有那种赤子之心的天赋,但也是拼了命的将字字句句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伴随着方元的宣讲,外面汇聚的生灵也是越来越多,一个个都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此幕的方元心中暗笑,仍旧宣讲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二日,就有白猿献果,仙鹤献花,彭他们几个也随便挖了些山药黄精果腹,继续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昨日讲过金丹之法,这次就舍了不讲,直接将神魂修炼,出窍入窍,还有汲取日月精华之道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无论人兽,都有着大用,特别是汲取太阴月华与太阳真火之道,更是令异类们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所学,简直包罗万象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彭一直听道了七天七夜,在这当中,方元随意讲述了几十种修炼之法,每一条都是奥妙精微,深入浅出,又仿佛还有着无穷的秘密可以发掘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七日,方元讲完香火信仰之道后,一拂袖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虚空颤动,宛若洪钟大吕,将诸多面色呆滞的人兽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诸人纷纷行礼,旋即就听到了令他们惊骇欲绝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七日讲道已过,你我缘分已尽,去休去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笑眯眯的,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慈悲,弟子愿意侍奉座下!万望不要抛弃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彭祖与身边的白猿连连叩首,额头都浮现出大片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仙者!逍遥也!何必做此等小儿女姿态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淡然道:“缘生缘尽,缘起缘灭,天地有常,此乃至理……尔等得吾总纲,望发扬光大,扬我仙道,方不负吾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等人含泪而拜,十分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旁边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彭看过去,顿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发出声音的,赫然不是人,而是一头金翅大鹏鸟!

        它天赋当真惊人,只是听了方元的讲法,又修炼了短短几日,竟然就能炼化横骨,口出人言!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老师,日后大鹏若有成就,皆是老师所赐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翅大鹏鸟扶摇直上,掀动狂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谢老师,妾身告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彭还有些呆滞的时候,伴随着一阵香风,一只有着九条尾巴的白色狐狸人立而起,向着方元行礼,款款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异类修炼,这么快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心里骇然无比,感觉这个天地,都似乎要发生巨大的变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台上的方元一挥手,整个人都被云雾笼罩,即将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……还望赐下名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一个激灵,赶紧大声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号……太初道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身影消失不见,只有一个飘渺的声音连绵不绝,烙印在所有弟子的心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