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八十一章 诈降

第六百八十一章 诈降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元一行进入城堡之后不久,弗雷家的军队就真的忽然出现,包围了整座城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子……狼是真的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站在墙头,眺望远方的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碧绿色的军旗之下,弗雷爵士的大军赫然突破千人,更挟裹了大量拿着草叉的农夫之类,将上山要道尽数把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在准备驱赶领民,蚁附攻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到这一幕,不由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弗雷爵士这一手,的确相当狠辣,因为他用的民夫,都是从男爵直辖领上抓的壮丁!

        以此时城堡内刚刚打了败仗,士气低落的数百军队,根本无法被消耗多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不管哪一方死人,对弗雷爵士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男爵城堡受到围攻,附近的贵族却没有响应,看来,男爵掌握了大义,弗雷掌握了实力,而其它领主,通通选择了作壁上观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对男爵而言,的确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,因为它代表着再无援兵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看来……公室也是一条破船,斯坦大公差不多要焦头烂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默默冷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个骑兵从弗雷军队的阵营中冲出,来到城堡之下,大声呼喊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弗雷爵士是一位仁慈的人,只要肖申克男爵认错,签下悔过书,就保证不再继续追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我们就要打破这座城堡!到时候发生什么,是大家都不希望见到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男爵决意反抗,其它的士兵与骑士如果选择投降,弗雷爵士也绝对不会追究,还会保证你们的财富、封地等一切权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保障我们的封地与财富!”

        格雷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旁边,脸色难看:“他以为他是谁?男爵大人么?只不过是与吾等一样的区区爵士,就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实上,弗雷骑士的实力,已经完全有着男爵的普通水准……如果这次公室服软的话,或许册封令很快就会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:“胜利者主宰一切,就是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卢恩爵士……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格雷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而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身为一名贵族爵士,却接受另外一位爵士的宽恕,这根本就是耻辱!所以我会与对方奋战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慷慨陈词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只是在遵从贵族们的游戏规则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的统治力量,仍旧是贵族与祭司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贵族当中,要想不被当成暴发户,就要讲究底蕴与内涵!

        像弗雷这样的人,即使兵力再强又如何?还不是遭到了一致的鄙视与冷遇?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这次他能够获胜,甚至被册封男爵,恐怕日后还是会受到贵族圈子或明或暗的抵制,除非打破这一切,否则无法更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所有贵族的眼中,他都是‘那个破坏规矩的家伙’!

        相反,肖申克男爵,却是有着传承谱系,历史悠久的正统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大义名分不值一钱,有时却又重如泰山!

        “甚至……哪怕诺特王国能获得胜利,恐怕也不会太过待见这样的家伙……就好比前世古代,背主投靠的家伙,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,反而是忠臣,即使是敌人的忠臣,也会得到褒扬与尊荣,说到底,就是为了竖立价值观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蒙格世界,就是贵族的价值观大行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暴发户一般的弗雷,几代人之内,都很难真正挤进这个圈子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方元根本不会选择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名正言顺的继承,他的起家手段,或许会与对方差不多!

        “卢恩骑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格雷却是深深的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为男爵的麾下,就连他刚才都有着一瞬间的动摇,此时不由为自己的自私想法而感到羞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际上……我觉得,我们还是可以投降一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忽然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诈降?!”

        格雷神情一动:“你还想将战争继续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怎么能无缘无故地就变成战败者?这个城堡里还有两百士兵,加上你我的扈从,以及所有的仆役,足够一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握拳:“要想反败为胜,这就是最后的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需要通报一下男爵!”

        格雷骑士有些意动,旋即还是沉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这样的大事,必须要男爵做决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对于男爵的选择,方元已经有着八成把握,对方会赞同自己的主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此时的男爵,已经没有什么可输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月光洒落,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弗雷爵士带着一批精锐骑兵与战士,摸黑靠近城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觉得,这样的可能性有着多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捏着一封信笺,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常理而言,爵士您给出的条件,已经足够宽容,即使骑士动心,都不是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弗雷爵士身边,丹尼尔主教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封君与封臣,虽然也有着君臣的联系,但却绝对不如方元前世的东方王朝那般绝对与紧密,而是互相包含着权力与义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的事例,是绝对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君命令荒谬,封臣拒绝服从,双方拉起军队大打一场,反而更加常见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即使是失败者,也不会被剥夺一切,而是会保留着最后一点东山再起的希望,这就是贵族的仁慈,也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游戏规则——当然,仅仅只针对贵族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有着骑士背叛肖申克男爵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觉得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弗雷骑士内心有些火热,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占据男爵城堡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深沉,即使城堡上点燃着火把,也驱散不走浓重的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片寂静当中,弗雷一挥手,一名盗贼上前,模仿着老鼠的叫声,有规律地叫了三次,这是约定的暗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多久,城墙上似乎传来轻微的骚动,旋即,城堡的大门缓缓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教……您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黑洞一般的城堡门口,弗雷爵士再次迟疑,求助的目光望向丹尼尔:“伟大的死神,能否给我指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弗雷爵士,我们是神的仆人,只能听从神的意志,神祗高高在上,又怎么会关注这样一点小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主教立即不悦地训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赫斯降临,哪怕只是一缕意志,城堡内的敌人在耍什么把戏,自然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牧师与祭司只是神明的仆人,怎么可能要求神明反过来为他们办事?如果换成圣子或者教皇之类,或许还勉强有点希望,他就纯粹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作为死神教会支持之人,弗雷爵士的一些要求,还是必须满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丹尼尔闭上眼睛,瞬间就有了回馈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!在城堡之内,此时应该有人已经回归了吾主的回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火并是真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弗雷眼睛大亮,不再犹豫:“冲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唰拉拉!

        大量士兵带着兴奋与发财的渴望,又或者最纯粹的破坏欲,保持了惊人的纪律性,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城头就传来安全的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弗雷轻笑一声,同样策马,冲入了城堡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冲入城堡大门之后,暗中观察的方元立即下令:“行动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剧烈的爆炸浮现,一大团火光将城堡大门充塞,周围的战士立即被风暴撕扯得四分五裂,又或者干脆利落地被掀飞,在半空中就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陷阱!”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主教身上一层神术光芒浮现,为他抵挡着伤害,却呆滞地看到,原本的城门大门处,已经被碎石完全掩埋,化为了隔绝内外的天堑!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光入侵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阵呐喊声,从四面八方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弗雷一方已经没有人数优势,又落入精心布置的陷阱,立即就被一阵乱箭射杀多人,队伍彻底散了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灾光环,开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身上,两个光环浮现,交错释放出笼罩战场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灾骑士的进阶本来就需要死灵与怨念,再加上梦师的天赋,要制造假象,瞒过一个小小的牧师,自然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灾骑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主教望着冲入人群,所向披靡的方元,脸色却是十分奇异:“卢恩,又见面了……此时的你,果然给了我很大的惊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外面一片沸反盈天的同时,城堡深处,男爵的卧室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嘤嘤的哭泣声传来,男爵夫人、提莫、还有坦尼娅都在,望着病床上的男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时,他赫然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亲爱的……你听,计划成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爵夫人望着肖申克男爵,见到对方一直瞪大眼睛,注意着周围的动静,不由上前,轻轻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肖申克男爵艰难地一指提莫:“接下来的一切,都交给你了,还有坦尼娅,你要好好帮助你的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遗嘱之后,他望着喧嚣传来的方向,;脸上充满了可惜与不甘,却终究无法说出什么,手臂软软摔落在床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