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八十九章 比武

第六百八十九章 比武

        庆典之日,桑塔城中一片喧嚣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边的树梢与商铺门面上,挂满了五颜六色的丝带装饰,到处都是衣着光鲜的人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魔灾持续四年的今天,普通百姓也实在需要一个理由振奋精神,因此,即使是平民,也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斯坦公室也是一改以往的吝啬形象,变得异常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晨的时候,就在街道上开始派发精美的食物,种类有白面包,蜂蜜酒,甚至还有蛋糕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想而知,即使是自由民,也未必能吃得起这么精美的大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赠送地点,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哄抢现象,要不是立即就有着一队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维持着秩序,混乱还会越发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……卢恩,我……我有些紧张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莫男爵穿着燕尾服,领子旁边还有大量的褶皱花边装饰,在方元看来很有桑巴舞的风采,最关键的是,脸上还涂了一层白白的粉——按照宫廷过来的礼仪师的说法,这才是正统贵族应该有的装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相比于服装,各种成婚的礼节更是十分繁琐,令方元不由庆幸,自己不过是娶了一个男爵的女儿而已,没有这么多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今天不会有着哪个情敌敢冒出来的,否则就是与大公做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微笑着鼓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的不是有人挑战,而是那么多礼节,我恐怕记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莫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方面,旁边的礼仪官会提醒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男爵夫人款款走了进来,瞥了眼方元,眸子中带着责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知道方元将坦尼娅一个人留在领地,独自前来桑塔城之后,她就没有给过方元一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实际上,她如果知道接下来桑塔城中的危险,恐怕会第一个逃跑吧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冷眼旁观,知道男爵夫人在这几年的掌权中,心态已经有了些微的变化,在眷念着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那些大一统的封建王朝,太后为了继续垂帘听政,连毒杀亲儿子的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不至于如此,又有着来自公室的支持,男爵夫人就不得不黯然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的脾气就不怎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还算幸运,那些侍女与仆役,这些天才是真正倒了大霉,稍微一个不注意,就会被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庆典该开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爵夫人上前,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提莫,旋即拉起了他的手:“你今天需要做的事有很多!该出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莫动了动嘴唇,还是习惯性地选择了听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他,只穿了一身白色劲装,外面披着贵族长袍,腰间配着一柄长剑,看着十分干练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上了马车,没有多久,就到了庆典的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庆祝节日,还有蜜蕊莱公女的大婚,斯坦大公特意决定举办一场大赛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外面人山人海的一幕,方元不由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斯坦公国的习俗,倒是与前世古代西方很是相似,重大节日中往往有着竞技类的比赛与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这一次,斯坦大公铁了心要大加操办,比赛项目不仅有传统意义上的射箭、长跑等,更是加入了能够彰显个人勇武的武技决斗,并且为冠军准备了三百枚斯坦金币的重赏,这已经足够一些超凡者都下场拼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方元他们进入的时候,会场当中的比武也到了决赛。

        喧嚣声汇聚成浪潮,几乎要将棚顶都掀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士们,先生们,让我们进入最后一场对决,获胜者将获得斯坦大公亲自册封的勇士称号,以及三百枚斯坦金币!”

        赛场中间,一名司仪歇斯底里地咆哮着:“首先是我左手的选手,来自猛兽荒原的‘野蛮人’威尔,他的双手能掐死巨熊,之前都是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战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右手边的勇士,则是来自南方沼泽地的杰法!他是一名武技精湛的战士,擅长利用各种武器解决对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威尔,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杰法,我买你赢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场地中,观众们的气氛被**到了巅峰,充满了一种狂热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,就彷如在火炉里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诸多炙热或者嫉妒的目光当中,方元等人上了高台,这里坐着的都是斯坦公国中的贵族,与周围拥挤的环境明显不同,每个人都有舒适的椅子,身边还有仆役与侍女服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提莫,还有卢恩,快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诸位贵族中心,则是众星捧月一般的斯坦大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举着黄金酒杯,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下的战斗:“不如你们猜一猜,谁会赢得这次的胜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觉得,是威尔,他明显占据了上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莫眺望了下比武台,这时候的威尔,挥舞着巨大的斧头,已经将杰法狼狈地逼到了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卢恩骑士,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塔大公看向方元的目光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赌注的话,我就压杰法好了!”方元目中金光一闪,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不管他们谁获得胜利,我都决定赐给他无上的荣耀,让他参加我女儿的婚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大笑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台下忽然传来诸多的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提莫惊悚的目光中,被逼到绝境的杰法仿佛毒蛇一样,朝着威尔飞扑过去,双腿缠绕着对手的脖子,猛地一绞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令人牙酸的骨裂声,连喧嚣的场地都未能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裁判上前看了看,顿时摇头,大声宣布了结果:“胜利者……来自南方沼泽的杰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杰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杰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整个广场都沸腾了起来,观众们大呼着杰法的名字,而那些押错注的人,则是满脸厌恶地将凭证撒向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静一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走上前,双手缓缓一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诸多士兵整齐划一地动作着,带着无形的威严,更可能有着超凡者暗中施加影响,令整个场地一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子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缓缓开口,声音经过法术的放大,变得远近可闻:“今日……竞技场上的英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杰法!杰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杰法,以斯坦大公的名义,我册封你为荣誉勋爵、公国勇士!你将会获得财富、还有想象不到的荣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脸色有些酡红:“我宣布,杰法将被获准,参加我女儿的婚礼,与今日的宫廷晚宴!让我们为他欢呼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公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片欢呼当中,杰法局促地上前,是一个精黑的男子形象,谦卑地跪伏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着吧,这是你应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点点头,旁边的侍从立即甩了一袋装得鼓鼓囊囊的金币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到了该办正事的时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办完这些,冲着提莫招了招手,在王宫贵族中,一名蒙着面纱的少女,也被诸多侍女簇拥着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在后面轻轻推了一把,让提莫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肖申克男爵,你家世代忠诚于公室,尽到了一位公国男爵的义务,按照之前神圣的约定,我将我最喜爱的明珠,蜜蕊莱许配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大公满面红光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方元若有所觉地回过头,看到一队死神牧师缓缓上前,为首者是一名戴着金冠的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神教宗?”

        敏锐的探知,令他立即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恩爵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宗看到方元,脚步放缓:“听闻您继承了葛兰登的传承?就职了传奇职业——天灾骑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那个传言也是真的了?天灾骑士的进阶,必须要死灵与怨念?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宗老头在说话的同时,方元眉头一皱,感觉到起码六道侦测谎言的术法波动落到了自己身上:“确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亡是吾主的领域!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宗老头宣告地说了一声,却没有继续纠缠,而是大步向前,到了会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今日的主婚人,他还有着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几个大主教,却留在了方元周围,眸子里都带着冷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赫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卢恩,你犯了一个大错!’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的心里就满是快意:‘你亵渎灵魂,已经冒犯了吾主的领域,即使作为盟友,教宗冕下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’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利益,死神教会可以与公国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斯坦公国也未必愿意为了一个准传奇,就开罪一个大教会!或者说,在利益权衡当中,很容易就做出决定!

        ‘事实上,之前教宗已经与大公联系过,卢恩骑士,你知道自己已经被放弃了么?而教会所付出的代价,不过是出让部分利益罢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心里发出无声的嘲笑:‘当然,你还有着一点点的利用价值,所以教宗决定,先让你发挥余热,为公国战斗到最后一刻,然后再审判你!’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战士,如果奋战到最后一刻,却遭遇来自后背的袭击,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复仇,才是真正痛快而又彻底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