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七十五章 中隐

第七百七十五章 中隐

        青山依旧在,溪水潺潺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所在的地方,只是一处灵气寻常的贫瘠之地,周围绿树成荫,山水环抱,倒是略有几分意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抬头而望,青紫色的星辰光芒大盛,盖压天庭绿星,甚至有着与太阳争锋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丝丝邪异的光芒落下,令方元不由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一下,天庭固守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防线就宣告破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等邪力落入凡间,不知道要生出多少妖孽魔头,枭雄巨擘,恐怕灵界人族百国中,将来二十年都会动荡不安,有一半国主都得换个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多年之后,各国钦天监会如何评价这一日,妖星动,天下乱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淡漠注视着青紫色的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它闪烁光芒之后,仍旧慢慢黯淡下来,顿时知晓,哪怕后来意外频出,仍旧是灵界一方掌握了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心魔战场冲破封锁,邪力下界,不知道要沾惹多少寻常生灵……祂们得了这邪力,一个个当真天资横溢,不过心性不定,未来天下要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一切都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所要做的,还是完全消化源力,再提升境界,探索完善自己的造化大道,正好……灵界乱起,有的是隐藏的地方,还有魔主与魔神为我吸引火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别的魔主先不说,只是一个虚无之君的魔念,就起码可以为方元争取到数十年的时间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隐隐于林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……我该选择如何程度的隐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眼前的溪水,眸中闪过一缕幽深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灵界广袤无垠,光是人族所在,就有诸多国度,犬牙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小国,只有三州之地,位于人族边陲,小国寡民,却依靠几处天险,得天独厚,暂保安稳,再加上不断向周围几国示好输诚,和亲岁币,倒也没有多少战乱,得了一种畸形的繁荣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国,铁州,松下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县人口不多,只有五万左右,种植一种青荷稻米,亩产三石,百姓日子倒也过得下去,县中有一条小河缓缓流过,将县城一分为二,百姓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很是有些与世无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城东,有着一座茶楼,牌匾上的红漆已经脱落大半,现出原本细密的木制纹理,带着点古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‘飞云楼’,已经在县城内开了百年之久,是真正的百年老店,专营茶水,几样点心也是颇有巧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日上午,都有一些清客到此谈天说地,别有一番悠闲意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穿着一身青衫,面容大致有着四十岁左右,拾级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一见到方元,顿时眼睛一亮:“方先生来了?正巧今日刚准备了雨水前的新茶呢!雀舌尖……要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来一壶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呵呵一笑:“再来几样素点,就那老三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楼上请,靠窗的位置,就为您留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二笑意盈盈地道,显然与方元熟悉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地头,方元直接落座,没有多久小二就端上茶水与糕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茶果然很新鲜,并且带着点点灵气,即使凡人多喝也能延年益寿,温补养生,而几样素点更是甜而不腻,入口即化,味道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唯有这个时候,方元才能感受到一点人间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慢悠悠地喝着茶水,偶尔与几个相熟面善的常客点头示意,方元望着外面车水马龙,诸多声音就传入耳中:

        “城北的宜春楼,听闻新来了位知画姑娘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那画工更是一绝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国事艰难,听闻又要和亲了,岁币岁币,最后还不是压在我们小民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年收成还行,总算从七八年前那场祸事中缓过气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谈这个……喝茶喝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七八年前的祸事,在场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,带着点讳莫如深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了七八年了啊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慢慢饮茶,吐出口长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庭动乱之后,他隐居叶国,在这个小小县城中做了一个教书匠,也算中隐隐于世,彻底脱离了修行界,消化心魔战场上的所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次妖星动乱,着实给世俗界带来了深远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水灾旱灾与妖祸只是附带,最关键的,还是一道命令!

        由天庭颁布,诸多修仙门派一起推动施行的铁令!杀尽七日内出生的婴儿,不论男女,一个不留!

        算算日子,方元就知道那是正好心魔战场动乱,有可能接受邪力的受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实际上,若是再冷酷些,宁杀错,莫放过,完全可以按一整月乃至一整年来算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不过这样一来,牵扯太大,人族气运大损,那些仙神也讨不了好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并且,天机之下,仍旧有着漏网之鱼呢!’

        仙道神道之下,终究有着一个人道,这是根基所在!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灵界之大,也不仅仅只有人类一族,若是人族气运大损,对于仙神而言绝非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不是狠不下心,下不了手,实在是不能为也!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这样的魔性入命者,一千个一万个,也比不上一尊魔主,更不用说魔神了!

        ‘也不知当年之事,魔神被封印了几个,逃了几个?嗯……至少虚无之君跑得最快,哪怕被封印大半,也有余力兴风作浪,倒是可以肯定!’

    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方元付了账,慢悠悠踱回自己的草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住在县西,用篱笆扎了一圈地,种了个小花园,算是闹中取静,又搭了一个大草庐,偶尔教授几个蒙童读书识字,日子久了,也就受到了点尊敬,有着‘方先生’的称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外人只知道他是别国人士,逃难而来,倒也有着几分文气,特别是在教出一个考过举士,能当官的学生之后,就更加恭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外在的教书先生、悠闲中年,不过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只有万分之一的精神用在这个身份的伪装上面,也算略微体会灵界的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绝大部分的心力,则是完全用在探索灵界规则,以及领悟神通,消化源力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原魔主,是一个门槛,实际上……我的源力早已达到要求,就是境界略有不足……一旦悟通,捅破那层窗户纸,随时随地都可以观察自己的大道凝聚,并且增补修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魔神要立大道,即使不若天道那么完美无缺,但在魔神境中,也不能有着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路沉思着,就进了草庐教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厅堂很小,只有寥寥五六张桌子,每张后面坐了个顽童,扎着羊角辫,天真灿烂,更是心性未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方元进来,原本表面上翻书,实则偷偷玩着木偶之类的小家伙们一个激灵,异口同声地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先生手上那柄红色的戒尺,可不是看着好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今日我们来学习《九子经》,这是大儒易浩然所作,比三字经更深奥一些,正适合你们,为人处事的道理,都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摇头晃脑,实际上暗地里还是在揣摩着破界要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冥古魔神传授的时候留了一手,没有下界之法,但也终究被方元慢慢融会贯通,甚至就要融入自己的梦师之道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灵界空间虽然坚固,但终究不是心魔战场,没有周天星辰大阵封锁,如果不想传送肉身,只是神魂穿越,倒也不太艰难,只是还需要几样材料……唉……我这个下界之主,到了灵界当中,真是一贫如洗了,哪怕之前当了三山五水之主,捞了一点,也是远远不够啊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思维发散,方元表面上还是一个教书先生的模样,教授着底下这些懵懵懂懂的小鬼读书识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也在这样的过程中暗自摸索着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道精髓,往往就隐藏在这点点滴滴的小事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这些蒙童,如果知道他们传道授业解惑的恩师,竟然是连天庭都要通缉的大魔头的话,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得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倒是这一波蒙童当中,还有那么几个有点气数,可堪造就的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一瞥:“林守成,你来读下一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,先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青衣幼童站起,声音脆如冰玉:“自古天心既为庶民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童乍一看,跟周围小鬼没有多少区别,但方元略微凝神,顿时就可以见到他气机中深藏了一丝丝邪力,带着心魔的味道,很显然也是当年的一条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,瞒报年龄的手段只是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世界之大,哪怕有着城隍土地一级级监管下来,也终究体系驳杂,容易疏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他之外,那个老大不小还来跟幼童听课,混了一年就出去考试的家伙,也算有点文气,或许还是一个辅弼之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默默想着,又向窗外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脑袋顿时仿佛受惊的兔子一样缩了回去,没有多久,又探头探脑,乌黑发亮的眸子盯着课堂,羡慕当中又带着点畏缩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当先生,哪怕只是玩票,也不能坏了规矩,还是要束脩的,一些家底不甚殷实的,也就只能课外偷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