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八十章 武库

第七百八十章 武库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元封闭六识,照见自身,运转六极御兵诀的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丹田之内,源力之海沸腾,里面的一枚符箓似得了感应,要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有着源力封锁,只要方元不愿,这符箓种子还是什么都掀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种感觉……有些诡异啊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神情一动,放开了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符文闪烁光华,破天荒地不进反出,吐出一道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股气息飞快在方元体内运转,过五关、破六窍,运转一个小周天,最后在丹田中潜伏下来,化为一道略微透明的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六极真气,六极御兵诀的第一个小境界,就这么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诧异,又看了看自己的属性栏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(南宫无望)

        精:0.7

        气:1.0

        神:0.5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不入流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六极御兵诀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种植术【六级】(满级)、火眼金睛【三级】、源力之体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出现在技能一栏中,就代表可以用熟练度顶上去提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这一幕,不由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六极御兵诀的根本,还是在于御兵!

        练成六极真气之后,用来打斗只能欺负玄品、黄品的真气,并且也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真正的用途,还是用来温养神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且……一开始的兵刃,品阶越高越好,与宿主越契合越好……这样才能形成人气养兵、兵气养人的良性循环,最后接受神兵之气反哺,修为进度一日千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六极御兵诀有着三境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重是六极境界,凝练六极真气,再寻找合适的神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要找到一柄真正心意相通的神兵何其艰难?有的武者,甚至一辈子都卡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第二重,则是御兵境,将六极之气培育雄浑,再孕养灵兵,甚至能令灵兵提升品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重,则是反哺之境。引灵兵之气入体,破关冲刺,武道修为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第二阶段,兵刃就可拿出对敌,如臂使指,而第三重则是运转如意,甚至自行护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:“看来……我首先需要一柄神兵,莫非明天要去武库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……刚才助我一举凝练六极之气的那道气息,怎么有些类似神兵反哺?又似是而非……这一切又与符箓有着何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武功渐入佳境,方元却是感觉到仍旧有着许多的疑惑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晨光熹微中,方元又早早起床梳洗,令熟悉他的亲近丫鬟仆役仿佛见到了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纨绔子一朝转变,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对……不过这个世界并没有元神夺舍的说法,我又熟知那个纨绔子的一切记忆,任凭怎么盘查都不怕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默默想着,方元就来到了神兵山庄的武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按照规矩,做儿子的应该每天都去请安,但南宫问天对纨绔子实在宠溺,这些礼仪都是小节,根本不用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选择灵兵,自然品阶越高越好,一开始越趁手越好……实际上,真正按照御兵诀上的说法,有的武者寻遍天下,仍旧找不到适合自己的灵兵,最后只能自己寻找材料铸造一柄出来……这还是幸运的,更倒霉的就只能一辈子郁郁而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少主身份,叫开武库,方元直奔藏兵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阁楼寒光闪闪,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灵兵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以刀剑之类最多,枪跟盾牌也有不少,还有流星锤、鸳鸯拐等等奇门兵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漫步其中,随意拿起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剑长约三尺,剑鞘古朴,剑柄末端系着一束红缨,略微一按,就有一尺青锋弹出,精光闪闪,绝对堪称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,脸上顿时浮现出失望之色,又望向下一柄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方元从兵器阁中出来,一脸阴沉:“偌大的兵器阁,竟然没有一件符合要求……原本我只以为秘笈中的难度有着夸大,现在看来,却是我小觑了这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兵库中没有合适的灵兵,却是个麻烦,难道要外购,甚至自己铸造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寻找一柄与主人心意相通的灵兵,何其艰难?

        但若是自己铸造,把握就更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时间有些难以取舍,忽然间,一系红裙就冲到了眼前:“阿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者是一名红衣劲装的女子,剑眉入鬓,英气勃勃,此时更是一把将方元揽入怀里:“这两日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要骗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里敢骗三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苦笑着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有三女一子,其中大女南宫青、二女南宫秀都已经成婚,嫁给了其它郡的年青俊彦,唯有三姐南宫符待字闺中,与南宫无望这个弟弟感情最为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符腰悬红鞭,自幼习武,一手‘离人鞭’在附近几郡也颇有名气,武功入了七品,乃是赫赫有名的侠女,此时却一脸狐疑:“你哪一日不是睡到日上三竿方起?并且,一看武功就头疼,昨日却在武阁中呆了一天,今天又跑到库房来,这绝对不正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玩累了,不想继续玩了,就是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:“我不想再做一个纨绔子,就想着去武库中找找,看看有没有绕过百漏之体的方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符却是红了眼:“学不成武功,也不怎么打紧,有着爹爹与姐姐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上面只有两个姐姐,自从这个弟弟一出生,就被当成心头肉,就连两个已经出嫁的姐姐也经常写信来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要是武库中有着解决之法,又怎么会等到现在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符安慰地揉着弟弟的头,心里却是有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三姐过来,就是来安慰我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轻轻从女魔头的爪下逃生,神态语气却是与之前的纨绔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符顿时放松了下来,只觉那一点点疏离感飞快消失,连她自己都有些诧异:“……爹爹在书房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中年模样,面如冠玉,双鬓微白,五官俊秀,想必年轻时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看到方元,脸上看不出喜怒表情:“你昨日去了武库,还看了不少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才是整个神兵山庄的主人,昨天方元做了什么,自然有人事无巨细地禀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还翻了六极御兵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坦然道:“我想习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习武……罢了……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似乎有些无奈:“我再给你找几个好师傅……还有一件事,一个月后,你大姐、大姐夫、二姐、二姐夫,都会回来省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二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不由泛起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这个身体的自然反应,毕竟,那两个女子,对曾经的纨绔子可是十分之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离开之后,南宫问天却是陷入沉吟中,眸子里似有些阴霾:“看无望的状态,神完气足,丹田处似潜龙在渊,又选了六极御兵诀,莫非这就是天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性格的变化,却是正常……受到神兵魔兵的影响,任何武者都会发生点变化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位神兵山庄的庄主,二品大高手眸子深沉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注定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神兵山庄之外,密林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灰袍人的身影浮现,身形随着树枝一起一伏,仿佛轻若鸿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默默注视着山庄,等了不知道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身影仿佛大鹏般扑来,落在灰袍人面前:“这次的联络人是你?还懂不懂规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灰袍人沉默不语,只是甩出一面令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牌青铜色,当中有着一张鬼脸,青面獠牙,张牙舞爪,看着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鹏般的来人看到这令牌,却是一下跪下:“不知道大人亲自前来,死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兵山庄……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灰袍人的声音沙哑干涩,仿佛很久都没有喝过水的沙漠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派平静,不过南宫无望似乎最近又对武道起了点心思,还有下月,南宫问天的两个女儿,南宫青与南宫秀,都会回家省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庄来人平静道,对于神兵山庄的一切却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重要的……那件东西的下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灰袍人却是不太满意,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山庄来人有些忐忑:“南宫问天生性谨慎,那件物事的存在,恐怕就连纨绔子与三个女儿都不知道……不过,我摸索到现在,终于得了信任,已经可以猜测到那件东西的大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拿着青铜鬼牌的大人顿时下定决心:“神兵山庄,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等到他两个女儿一到,我们就立即动手,送他们一家下地府团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持令人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与背后代表的势力面前,任凭是江湖上三品的高手,还是大帮大派的掌权之主,似乎也变成了弱鸡病猫,可以随意宰杀的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加关键的是,这个神兵山庄的内鬼,明显对此深信不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