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八十六章 枭首

第七百八十六章 枭首

        “恨天侯?魔兵第九长恨钩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持刀冷笑:“不知你这只猴,在魔道中能排第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辈猖狂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态度,顿时将这个锦衣玉袍的恨天侯气了个半死,他在魔门当中位高权重,一言九鼎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:“你虽然做了饮血刀主,但可曾修炼刀中秘法?饮血刀在十大魔兵当中,只是屈居末席,还要在长恨钩之下!更何况……前代饮血刀主为祸江湖,被孔家家主以浩然正气尺击败,饮血刀也遭到封印重创,哪怕重炼祭祀,又还能恢复几分威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恨天侯款款道来,自信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实际上,却是暗自施展魔功,在打击方元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种老江湖,真正对敌之时,自然不会犯初出茅庐的菜鸟才有的错误,更是对此时的方元无比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真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皱了皱眉头,猛地前冲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饮血刀拖地,带起一道长长的刀痕,瞬息间来到恨天侯身前,反手抽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七八丈长的血色刀罡浮现,宛若开天辟地一般,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!

        恨天侯目中戾气一闪,举钩横封。

        闷响传来,他双脚顿时深入地底,周围浮现出蜘蛛网一般的裂痕,原本神兵山庄庄前都是用青色的石头地板铺地,此时就一片狼藉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火花闪烁,黑色的铁钩却是稳稳将饮血刀攻势接下,没有丝毫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铁钩震颤中,一股恨意更是不断蔓延渲染,大有魔染苍生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柄天下第九的魔兵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战八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哈哈大笑,蓦然间劈出八刀,占据八卦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刀气有灵,甚至自动游走,仿佛组成了一道刀阵,血光滚滚,向中心的恨天侯碾压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血魔功中的刀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恨天侯怪叫一声,双手顿时变得一片漆黑:“恨天魔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直到此时,终于不再掩藏,用出压箱底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恨天魔功传自长恨钩,乃是天品功法,此时他施展而出,阴风怒号,乌云蔽日,声势惊人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……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望着这一幕,却是喃喃着,将这个所有武者神往的境界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功哪怕修炼到一品大宗师,也依旧是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天象不同!

        此步踏出,武者就能以己身引动天象,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大神通,可谓一步超凡入圣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天象武者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挥刀,周身笼罩着一层浓郁的血光,几乎有着三尺厚,任凭什么阴风黑云,都尽皆被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没有修炼大血魔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中的刀法,倒是十分适合饮血刀施展,此时以六极御兵诀的底子催动,倒也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着源力的底牌,可以说,哪怕之前的饮血刀主复生跟他对战,最后被耗死的那个,也绝对不会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当然……天象武者的范围杀伤有些恐怖,在这里大打出手,恐怕会殃及池鱼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双手持刀,宛若盘古开天,猛地下劈:“血洗天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刀气纵横,十余丈长的血色刀气横斩,顿时将神兵山庄门前的一大片土地一分为二,推入后面的苍莽山林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兵山庄之内,南宫三姐妹,还有南宫问天都是紧张地望着这一幕,神色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眼中,山庄之外的密林内,仿佛掀起了一道黑色的龙卷,在与一条血色蛟龙争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徐如玉与常昆,也是看得目不转睛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们也是武者,有着自己的武道执着!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道极致,当真风景独好……无论如何,此战都必将惊动江湖……”常昆收剑回鞘,幽幽一叹:“阿青,你家弟弟恐怕要名动天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如玉点头,看着旁边的南宫秀,又是一叹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担忧恨天侯获胜,大开杀戒,只是一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方面,也是担忧这一战之后,神兵山庄纵然威震武林,但父子皆魔头,恐怕会引来武林正道的讨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秀玲珑心思,早已发现了这个丈夫神色的不对,不由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……姓徐的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符看到这一幕,顿时冷哼一声:“我大姐夫有家有业,比你牵挂都多,还未说什么,你就这样……可恨二姐当初瞎了眼,才下嫁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挥挥手,将她嘴里的喝骂制止住,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丛林:“此战若是无望战败,我们满门共赴黄泉,倒也干净……如玉你也不用想逃了,以天象武者的轻功,你能逃到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两人交战的丛林中,似乎有着紫雷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龙卷崩溃,一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出:“南宫无望……你既然担忧家人,老夫偏偏要灭你满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影极快,赫然是须发怒张,嘴角溢血的恨天侯,向着南宫问天等人飞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象武者的搏命之击,何等强大?

        仅仅只是气势压迫,就令南宫问天等人胸口烦闷,四肢颤栗,不能动弹,宛若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电光火石间,血龙直追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恨天侯的身影一转,竟然极巧妙地在半空一折,宛若飞燕回巢,长恨钩全力而发,钩向方元大开的中门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一切,不过是计谋,声东击西之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恨天侯人老成精,从之前方元选择战场,看出他投鼠忌器,故意在落入下风之时,做出此种举动,就是要引得敌手方寸大乱,继而偷袭!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之前他作势要杀南宫问天等人,才用了三成力,此时半空折转的手段,才是全力而发!

        快!快!快!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是超乎想像的快,这一下当真是精妙至极,利用人心弱点,又变生肘腋,长恨钩锋芒毕露,眼见就要将方元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长恨钩划过青年,令神兵山庄中传来几声尖叫,但下一刹那,这个人影却缓缓消散,令恨天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:“幻影?魔门傀儡术?残影宗法门?似是而非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手相争,怎么能容许这么大的错误?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,一道血虹就飞掠而过,令恨天侯的头颅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洒落,又被饮血刀贪婪地汲取,一个天象境武者的精血,令刀身都发出兴奋的嗡鸣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兵山庄之内,南宫问天等人望着这幕,都是神色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魔门执兵长老,天象境的武者,竟然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上前,望着无头尸首,喃喃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捡起长恨钩,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长恨钩长不逾一尺,通体黝黑,略微一弹,就有嗡嗡声传出,远近可闻,激发恨意,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兵刃,讲究一寸短,一寸险,这钩子只有一尺不到,自然险到了极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一味弄险,就宛若走钢丝,随时都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恨天侯撞上方元,弄险过头,也只有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恨钩,天下魔兵第九,上古有天邪宗肆虐江湖,宗主有一爱妾,天姿国色,美人乡化为英雄冢,令天邪宗宗主失去争霸之志,后来,天邪宗遭遇重大挫折,此女被疑为正道奸细,天邪宗数大元老逼迫,要宗主挥慧剑斩情丝……山穷水尽之时,此女毅然以随身金钩自尽,天邪宗宗主由此重新振作,走上复仇之路,争战江湖,将培养出此女的正派某个尼姑庵直接杀绝,又将此女自尽的金钩重炼,耗尽天邪宗财力,铸成魔兵……到了后世,天邪宗风流云散,唯有魔兵流传江湖,这个故事中的女子名姓早已被人忘记,只以‘金钩夫人’称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手持长恨钩,面色似笑非笑:“长恨钩内的长恨魔功,应当就是当初那个天邪宗的镇派魔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魔功我看过,尚算不错,与长恨钩也挺配的,你拿去先用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轻轻一送中,这魔兵就到了走入的中年人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握着这柄江湖中人做梦都想得到的神器,不由面色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苦心孤诣,拼死拼活,耗费了二十年,才总算令饮血刀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南宫无望随随便便就甩了一柄排名更高的魔兵过来,就好像甩一棵大白菜一样,令他不由生出一些微妙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长恨钩,你当真不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南宫问天,赫然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内功,甚至还有精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对于方元的源力而言,南宫问天的那点修为,还真算不了什么,随手就给他补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之所以吸纳,只是为了作为引子钥匙,完善魔兵符文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,我觉得饮血刀更适合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饮血刀只排名第十,但神兵也要看用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这第九的恨天侯,就死在了方元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……搬迁过后,我意行走江湖,山庄内也需要一点自保的力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走江湖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问天捋捋胡须,眸子里有着渴望与期待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