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一十三章 开锋

第八百一十三章 开锋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伤害红棉,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已经晋升天象,看到青梅竹马的师妹如此,石磊也是瞬间心神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……无形道最擅长骗人,不要信他的!即使你杀了我,交出天帝剑,他也不会将人质还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眼子心里很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生死完全操之于石磊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不用问,一个娇滴滴的小师妹,跟一个老死鬼,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幕看在符红棉眼里,却是凄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知道,这个傻师兄并非在心疼天帝剑,又或者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的鬼眼子,还代表着一丝营救姜小蝶的希望!虽然她也知道,迟疑过后,石磊必然妥协,但这个态度却还是令她心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脑海里,瞬间就回忆起初见南宫无望的一幕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姑娘,你要知道,但凡一个门派中,小师妹都是给大师哥准备的……你这么做,却是引狼入室,危险危险啊,当心你的情郎就被撬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只是觉得凛然,此时再看,却是心寒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石头……再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凄然一笑,白玉般的脖颈主动往刀刃上一撞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血花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形道主一怔,他根本想象不到,为何这个人质如此迫不及待地自寻死路!这简直不合常理!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已经没有时间思索这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下一刻,他要面对的,就是天帝剑主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!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眼珠血红,石剑上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华,一剑劈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,天地一震,仿佛都在与之呼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形道主举刀格挡,却宛若螳臂当车一般,单刀瞬间断裂,整个人也是在一股震劲之下化为了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傻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抱着符红棉的尸体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滴答!滴答!

        一滴滴情泪,滴落在天帝剑上,顺着缝隙渗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的石头剑上,立即发生了玄异的变化,一块块石皮脱落,现出天帝剑原本的材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剑非金非玉,一面刻有周天星辰之图,一面刻有山川河流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惊心动魄的气机,顿时从剑锋上逸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是谁,第一眼见到这长剑,都会神为之夺,因为这就是世界、就是大道、就是一切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石少侠,还请节哀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女宗主上前,柔声劝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女宗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却是豁然抬头:“以你的武功,应当可以拦住无形道主的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面对着他精光四射的眸子,天女宗主心里骤然一寒,旋即又是苦笑: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所以见死不救,是为了天帝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此剑神物自晦,虽然认主,却还缺乏一样条件,才能彻底开锋,那就是有情之泪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女宗主坦然道:“天地无情,苍生有情,这是上代天帝剑主留下的遗训。此时天帝剑真正出世,我的目的已经达成,至于要杀要剐,却是悉听尊便……请放心,大人您手握天帝剑,就是天下武林正道之主!我已经吩咐下去,即使你杀了我,整个天女宗也是任凭调遣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她的脸上,带有一种强烈的‘牺牲’意味,就仿佛一个殉道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磊握着天帝剑的手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了对面这人,这个不遗余力帮助自己的女子?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不会忘记,刚刚还是三位前辈的牺牲,才令他晋升天象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真正炼化天帝剑之后,他相当于天地位格加身,一下成长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无言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,石磊轻轻一抬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剑气一动!

        天帝剑出,上应星辰,下应山川,得天地之助!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天女宗主有着天象修为,也是瞬间被劈飞,面色一红,一张口,鲜血就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丝剑气,赫然就有此等声威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女宗主面色惨然,原本光洁的脸上浮现出一道道皱纹,头发也变得花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废了我的武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沙哑,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蝶她们,我会自己去救,天女宗再好,也与我不相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面色冰冷,抱着符红棉的尸首,身形宛若大鹏,刹那间消失在天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疏忽间,两月时光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之上,却是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    藏兵楼声名大噪!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,江湖武林上的好汉才知晓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藏兵楼主,居然便是曾经的刀道第一新星,饮血刀南宫无望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对方还收服了整个魔门,连连在江湖武林上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神宫一役之后,正道痛失霸刀这个魁首,堪称一盘散沙,立即被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月十五日,藏兵楼兵锋直指正气孔家,孔家家主肉坦出降,献出家传神兵浩然正气尺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月十六日,破藏剑山庄,得名剑数百,珍惜矿石不计其数!

        十九日,杀黄鹤三友,震慑西北武林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藏兵楼独霸江湖,几乎有着一统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自然是因为方元之前的布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门正道当中,都有不少是他的傀儡,中了阴阳符,生死都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孔家,也不过是事先说好的一场戏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携此声威,藏兵楼特意宣布在八月十五之日,于藏兵楼总楼召开武林大会,选举总盟主,统摄江湖武林,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江湖,道消魔长,魔门中人兴奋狂呼,而正道则是万马齐喑,隐约间却有着一则关于天帝剑的消息暗暗流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老油条、老江湖,却是两头下注,明面上对藏兵楼五体投地,暗地里则与天女宗等正道最后的堡垒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江湖风雨飘摇,诸多隐居的高手前辈出山,前往藏兵楼总坛,预备围观这武林百年来最大的一场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藏兵楼总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登高而望,就见在对面,一处巨大的会场即将完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里辟处深山,地形复杂,但此时方元何等身份?一声令下,大半个江湖天下都要为他而动,足能移山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发民夫十万,一月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与下面熔炉相比,却又只是一件小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了楼梯,来到最核心的熔炉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滚滚,热浪翻腾,足以令一品大宗师都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却是如清风拂面,毫不介怀,又上前数步,望着熔炉中正在锻造的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汇聚了正魔巅峰的十九件神兵魔刃之后,熔炉中的一物已经有了雏形,似刀非刀,似剑非剑,可以在它身上找到古往今来一切兵刃的形象,带着种种玄秘莫测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看来赶在八月十五之前,绝对可以完成了,不枉我穷搜天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统武林什么的,方元实际上兴趣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主要的目的,还是搜集诸多珍惜矿物与锻造秘法,以及高手匠人之类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东西,甚至还是那些世家门派的传家之宝,不破家灭门,根本弄不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楼主,东极苍冥派、南海派都已经写下血书臣服,掌门人将会携带镇宗之宝,于武林大会中献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唐书书来到方元身后,欠身禀告地说着:“我藏兵楼一统江湖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转过身,看着这个武林正道第一美男子:“这是你的心里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他也有些意外,白虎老妪三人背叛了他,这个曾经的神兵第四,却依旧任劳任怨,甚至对于被抢夺桃花扇,都毫不介怀?

        ‘人心微妙,倒也有趣!’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我藏兵楼看似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,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,一旦不能处理好,霸业有着一夕崩塌的危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书书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略微高看了此人一眼:“那我藏兵楼霸业,最大的隐患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天帝剑主!”唐书书回答得毫不犹豫:“正道之中虽有隐修,却没有一个是楼主的对手,但天帝剑若是出世,局面又会大不相同,天帝剑本来就是一面旗帜,得之便如同江湖正道中的无冕之王,意义比七杀虎魄刀对于魔道还要重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历来天地大劫,必有天帝剑出世,此时也不例外,天帝剑主,就是最大的麻烦根源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书书一本正经,内心深处却是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此时藏兵楼的声势,难道还会不知晓天女宗中发生的一切么?

        对普通江湖中人而言,天帝剑只是传闻,但他们这一等级却是知晓,天帝剑主,已经真正出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等剑主,不能以常理猜度,哪怕手无缚鸡之力,也会在极短时间内成长为天下绝巅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本代剑主天资横溢,又有几大正道宿老牺牲,灌注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唐书书很想问一句这个神秘莫测的藏兵楼主,他真的不怕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颇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唐书书一眼:“本次武林大会,我准备全部交给你主持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书书恭敬行礼,心里顿起高深莫测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