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二十六章 实验

第八百二十六章 实验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梦境与兵器之主,绝对是一个慷慨而仁慈的神明!

        生活在荒岛上的唐纳德对此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日只要他例行祈祷,对方就会给予回应,甚至传授他神秘的知识与武技,令他的生存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此时,唐纳德已经将那位幸运女神丢到了爪哇国去,一心一意地侍奉起梦兵之主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每个世界的人种,都有着不同,想要锻炼超凡,没有固定的套路,与世而移才是最省时省力的选择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唐纳德用一柄木剑做着练习,没有发现他的神明,正以一种‘绝对观察者’的角度,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他的表演,甚至,从他各种锻炼的结果中,分析出这个世界的规律,从而更加深入地探索世界的奥秘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第一阶段,将他的武技提升,令他能在这个荒岛上生存下去!第二阶段,则是给他灌注超凡的力量,最好是与水有关的能力,即使没有人来救援,也可以横跨海洋,毕竟,这个世界的主题,还是海洋啊!’

        唐纳德可不知道,他在方元的眼里,完全就是小白鼠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,方元也概括出了一些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体而言,这个世界接受神秘侧的变化……但又不会太过,一旦超过某个界限,就会被主动驱逐,并且,一些物理与化学规律依旧适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,直接教授唐纳德梦师或者其它路子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异界的东西,也就一些基础还有用,其它的都需要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方元乃是降临的大宗师,这种情况不知道遇到多少,早就有了一套自己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经过唐纳德的亲身实践,一些重要数据的收集,令方元更加有着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立即启动,不能再等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没有兴趣陪一个中年大叔玩他的鲁宾逊漂流,早点解决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一不小心,将他玩死了,那大不了再换一个,反正新的信标已经快要凝聚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冷漠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他的出现,这个唐纳德早就变成一具浮尸了,再说,按照他的推演,这次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正在演练一个剑术套路的唐纳德,心里立即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:“我的信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信仰不断加深之后,唐纳德已经不用祈祷就可以听到神的声音,闻言立即激动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信仰,我很满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声音带着点飘渺的味道:“这个世界,已经忘记梦兵之主的威名太久了,我需要你去到凡间,传播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啊,我必完成您的旨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纳德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要他前往人间传播信仰,这意味着什么?他可以回家了!至于以何种方式,如何做到,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,因为这是一位神明的允诺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选中你作为我的代行者,你将会得到我的荣光,获得我的一部分神秘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显然要给唐纳德一个大惊喜,以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唐纳德拒绝,一个魔法仪式就狠狠烙印进唐纳德的识海,令他根本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片魔鬼海藻、一根海鸥的羽毛……加入沸腾的海水,在身上烙印下三个符号,最后,吞服海怪的血液!完成这一切,就会成为一名拥有神秘力量的术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份仪式十分完整,甚至每一个步骤都有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唐纳德的呼吸渐渐粗重,知道其中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仪式的说明,完成这一切,或者说成功之后,他就会成为海洋术士,获得水下呼吸的天赋,并且还能操纵水流与部分弱小的鱼类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到了最后,能召唤漩涡,令海怪俯首称臣!

        海洋术士,就是海洋中的王者!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名老海狗而言,这种诱惑,他根本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想要回家的话,就必须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他希望继续待在荒岛上,花费数十年时间,等待那飘渺的一丝被救援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“赞美您,吾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纳德结束祈祷,会怎么选择,已经不用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个配方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:“魔鬼海藻与海鸥羽毛都好找,关键是海怪之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难关刚刚浮现,他的脑袋中就浮现出一些片段,赫然是栖息在这荒岛附近的海怪信息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既然要拿唐纳德当小白鼠,自然考虑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仪式中魔药的配方,都是特意从岛屿上选的材料,方便唐纳德就地取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后的海怪血液,却是最重要的一份,因为别的根本代替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想成为术士,首先就必须获得部分神秘力量的因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怪也有强有弱,栖息在这附近的那头海怪,只是一头巨大的海龟而已,论破坏力比当初那条章鱼要差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唐纳德经过自己训练的体魄、武技,还有本身的神秘知识,应当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即使完成不了,又或者晋升术士失败,那也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了不起换一个人选,重新开始副本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名与本世界邪神和诸多邪恶根源同等的存在,方元有着这方面的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知道那头海怪的所在,但唐纳德显然不会这么鲁莽地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必要的准备,以及事先的打探,还有陷阱之类,都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段时间之内,方元终于凝聚出来第二个信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个唐纳德,我准备让他按照世界本土的力量体系前进,他本来就是土著,受到的反噬最小,命运不会起太大的波折……这也是我不亲自灌注他力量,反而去寻找海怪的原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这次这个,却是不妨做一条鲶鱼,玩一把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本土的土著,接受本土的力量,自然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接受外来的力量呢?那恐怕就会在原本流畅的世界线中,加入一个隔断,从而带来种种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对于穿越者而言,不怕变革,怕的就是世界一潭死水,因此即使没有波动,也要制造风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奥兰多是‘大章鱼号’海盗船上的三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很年轻,只有二十多岁左右,头上包着一块红头巾,腰间配着一柄弯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成为恶名昭著的‘章鱼海盗团’三副,他自然也有着自己的一手本事,刀术上整个海盗团里面也没有人可以比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大章鱼号停泊在一个海盗港口中,团里的大部分成员都拿着之前劫掠的丰厚一笔,下去花天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之前的收获,饶是他也不由嘴角带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艘烈焰美人号,的确是一头肥羊,不仅货物很走俏,就连船只都卖了一个不错的价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必,有着这些金加隆的抚慰,下面的崽子们也足以从之前的失败中恢复过来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奥兰多的面色转为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章鱼海盗团,原本活跃在噩梦海域,但是,由于之前的一次失败,他们损失了大量人手,不得不退出噩梦海,来到外围航线修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我不会在这里停滞的,我要征服所有的海洋,成为无可争议的海盗王!’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的眸子里有着浓郁的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个目标,与其它的海盗相比,他才会如此‘洁身自好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奥兰多沉吟了一下,弯刀出鞘,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绚丽的流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武技,即使与团长相比,都太弱了,这远远不够承载我的梦想……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,成为章鱼海盗团的团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心底,一直有着一个野心,只是缺少了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夜,命运女神,或者说来自邪恶深渊的视线,就停留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,一道流光一闪,准确地命中了奥兰多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!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冒金花,狠狠地咒骂了一句,才发现那个罪魁祸首,赫然是一枚奇异的吊坠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吊坠似刀似剑,仿佛一切兵器的集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……似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奥兰多十分郁闷,又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刀术,已经到了苍蝇飞过面前,都可以被斩断一双翅膀的地步,怎么可能拦截不了这个吊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秘的东西,或许我需要找个女巫鉴定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默默想着,忽然间,表情一阵凝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面前,一道光幕浮现出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奥兰多

        等级:3

        力量:2(长久的锻炼,令你有着超出普通人的力量)

        速度:3(刀术需要速度,常年海中的练习,也令你有了优越的平衡感)

        体质:1.5(你拥有比普通人更强壮的身躯,但还差了一点)

        精神:5(少年呦,你有着精神方面的特长,考虑过成为一名魔法师么)

        身份:海盗(章鱼海贼团三副)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海上航行(普通)、火枪操纵(普通)、刀术(专精)

        经验值:0(晋升下一级所需经验:100)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奥兰多的表情呆滞,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似乎碎掉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