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蜃

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蜃

        明月如霜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躺在床上,呆呆看着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到这个世界,唯一的目的,就是消灭极恶之主……如果他就在这十万大山,倒是好办了,可惜,不太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很大,非常大!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古之前记忆的一鳞半爪,一个血脉战士,一辈子或许都走不出十万大山,而在十万大山之外,还有更加庞大的部落,与‘国度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我的道……真的消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凝视着自己,此时,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凡人,甚至,连属性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性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失去这个最大的金手指,如果说不失落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的心境早已千锤百炼,不会再沉浸在这等懊恼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了……哪怕有着华夏之光相助,极恶之主也有心魔界……他押上的,是半个道果……价值远远超出我,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着这个看似公平,实则赌注悬殊的赌博……因此,是我的属性栏!它抵上了半个道果的剩余价值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他对于这次赌博,也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极恶之主,明明施展的是拼命招数,自己应该抵挡不了道果燃烧的威能,有很大可能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赌博形式,既有可能是华夏之光的神妙,也有可能是属性栏最后的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个金手指,有很多秘密,自己都还未彻底理解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息一声,重新振奋精神:“接下来最重要的,就是这个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等他盘膝而坐,静下心来参悟的时候,却是又受到了惊吓:“不对劲……这个世界……很不对劲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一无所有,但身为顶尖魔神,穿越诸多世界的眼界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刹那就发现了,这个世界,与其它之前的世界,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宇宙本源的差异,难道我已经不在心魔界所在的那个宇宙次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瞪大眼睛,旋即安静下来:“的确……很有可能,连大道,都有着不同……真的是,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的宇宙本源,所孕育的‘道路’,自然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代表着,方元很多的见识与知识底蕴,瞬间就废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唯有道果,才能在不同宇宙本源下,维持自我……看来,真的是不同的宇宙次元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深吸口气,忽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极恶之主拼命,半个道果燃烧,自己也拼命,属性栏加上天冥大道,同样也是半个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就形成了完整道果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威能,甚至能打破次元宇宙的界限!

        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带起一丝微笑:“极恶之主……现在我们,都是公平的起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,道果之下,一切都与之前宇宙不同……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细细思索之后,方元也感觉十分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他一开始出身的大乾世界,虽然维度与心魔宇宙不同,但好歹属于上下关系,一些规则还能通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说不定大乾世界所在的低级宇宙,与周围所有的宇宙,都是高维心魔宇宙的从属!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宇宙,却是与心魔毫无干系,维度或许比心魔还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道果之下,几乎什么大道法则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从头开始,哪怕只是一个凡人,只要能够修炼,我又害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沉下心来,细细思索起自己的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外界或许有更好的修炼之法,但想要在十万大山中活下去,我此时只能走血脉战士的道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脉战士,第一层觉醒境界,是培养肉身,壮大血脉,最终觉醒图腾!我已经达到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召唤出自己的图腾,一只不断吐出雾气的大贝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图腾等级越高,代表潜力越大,普通的野兽,很难突破下一境界……但是……我这个根本不是什么贝壳啊,而是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蜃者,海中异兽,形似大蛤,能吞云吐雾,制造幻象,传闻中的海市蜃楼,就是它们制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并非部落中的知识,而是自己第一世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……华夏之光,最后还是帮了我一把么?这个世界……比较倾向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带起一丝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微小的差距,到了后来,就是天差地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运用异力的,都是异兽,评价起码在七品之上……当然,这个大祭司只是普通小部落的祭祀,没什么见识,误认为贝壳,也在情理之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之后,方元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    废柴逆袭虽然很爽,但时不我待啊,自己只有嫌资质不够高,哪里还有闲情逸致想着废柴打脸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操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激发血脉之力,形成图腾,万中无一,接下来,就是我要教授的修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穿着兽皮,相貌粗豪的大汉,对着方元等一群少年少女开始讲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……上百族人,通过仪式的只有不到十个,当然,我们在婴儿时代,就经历了一轮筛选,果然是万中无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环顾了下,这其中,值得注意的只有两个人:角龙图腾冥、玉兔图腾月!其它的,都是朱吼那样的六七品异兽,倒是有一个,八品图腾虎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明面上,我资质最低!毕竟我们飞蛮部,只是小部族,能找到这些图腾觉醒的少年已经不错了,可没有大部落那样挑肥拣瘦的权力,因此……八品九品,也有得传授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很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出生在大部落,恐怕昨天之后,就会被当成废物抛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么?虽然依旧垃圾,但在那些祭祀长老们看来,还是有一点利用价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图腾修炼,一开始,激发血脉之力,是为觉醒境,现在你们都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兽皮大汉声音如雷:“觉醒境之后,是为‘培元境’,也叫‘筑基境’,那是外界修行者文绉绉的叫法,我们就叫‘掠夺境’?何为掠夺境?就是要你们出去,击杀野兽、击杀异兽、甚至凶兽、夺取它们的血液与精魄,培养自身图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得越多,积累越深厚,图腾也越强大,最终就能形成真实的‘法相’,这就是修行第三境——法相境!成为法相境,在十万大山中,也算小有名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    雷霆炸响,电光狂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    在兽皮大汉背后,一个由无尽雷霆组成的法相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与简单的图腾不同,他这个法相充满了立体与实质的感觉,活灵活现,狮头豹眼,青鳞蛇尾,每次吼叫,都伴随雷电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四品图腾……雷兽!已经修炼到了法相境界,图腾宛若活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冥低低说着:“教头蛮雷,乃是我飞蛮部落第一高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基础武技,已经修炼纯熟,我现在就教你们一些基本的血脉之力运用方法……还有图腾秘技之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到运用纯熟之后,你们就离开部落,去无尽大山中厮杀吧!死了怪不了别人,不将图腾激发到第二阶段,不准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蛮雷的教导果然十分野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高品质的图腾,八成有着优待,不是这个蛮雷,就是大祭司派人暗中保护……不过,我这种,恐怕是死就死了,能活着回来,才会增加重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一凜:“必须尽快增加保命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公开自己蜃之图腾的事情,他想了又想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第一,无法解释自己怎么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第二,图腾不培养到一定程度,根本无法展露异力,说了恐怕大祭司也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码也得进入第二阶段,或者说掠夺境中期,图腾拥有了一定力量之后,才有说服力一点!所以一开始,还是得靠我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很快就认清现实,开始苦命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,你们练习的,都是武技基础,现在,我要教授你们进阶法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蛮骨握着一柄巨大战刀,这刀通体黑色,铸造十分粗劣,用白骨做刀柄:“刀法易学好练,特别适合我们,我教授你们的,就是泼风刀法,只有三式,看好了,第一式,斩木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一扑,战刀竖斩,将一根木桩劈成两段:“斩木招式,需要从腰部法力,灌注入筋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刀法十分粗浅,不过对于飞蛮族人而言,还是十分精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资质最高的冥,也是听得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听了,却是眼睛一亮:“虽然只是发力法门,但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之处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式,斩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三式,泼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蛮雷演示了一遍:“这泼风三式练好了,一刀之中,能激发你们身体的大部分力量,算是十分高明的发力技巧,在大山中,遇到一般野兽,足以凭借钢刀保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又有些叹息:“传闻在十万大山之外,还有一些人类,血脉之力都稀薄到无法激发,却能依靠着种种修炼法门,踏上修炼之途,不过,他们的法门太复杂了,一百万个蛮族里面,都或许没有一个能理解……这泼风三式的刀法,也是我部落先辈,从外界带来的,据说是一套刀法的简化版,饶是如此,部落里面能练成的人,也是屈指可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