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连杀

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连杀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所在,乃是一片古林,寒气森森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金元隐蔽传音联系过后,他看向自己周围,不由又是一叹: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叹息什么?老夫才要哀叹流年不利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启双手环抱,坐在一块青石上,身边还跟着两个元丹弟子,这就是这一支‘替身小队’的全体成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也不知圣山那边是怎么想的,竟然将我跟这个乌启安排在一处,难道是想给我们自相残杀的机会么?’方元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尽量拖得长久一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乌启的传音忽然浮现在他耳边:“即使是死,也要为族群做出足够的贡献与价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这老小子,虽然跟漠河有深仇大恨,但看起来还是以族群为重的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他也知道他们这一伙,如果能逃出去的话,同样也是蛮族复兴的种子,因为身上也携带了一点蛮族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远远不如核心种子,但供给几个人修炼,还是没有多少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的把戏,同时也是漫天撒种。

        替身队伍的选择,尽量选拔年轻,资质高点的,如果侥幸逃了出去,或许经历苦修,也能有着一番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漠河那种,前路断绝的,就只能留在圣山上拼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蛮崽子们,果然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元四人休息的时候,一道元婴灵识忽然扫下,带着惊喜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启面色一变,放出一条小舟:“都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舟虽然地方狭小,但容纳四个人还是没有多少问题,此时飞行绝迹,速度似乎还要超过元婴修士御剑飞行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我们的位置怎么会暴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飞舟之上,乌启摸了摸胖胖油油的光头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们神化高层当中,还有潜伏的奸细!”最后,他叹息一声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实际上,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蛮族高层故意将我们替身小队的信息泄漏给修炼者一方,用我们吸引注意力,好方便真正的火种遁逃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面色变冷,知道乌启大概也想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想到跟说出来,又是两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跑不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,十几道不怀好意的剑光出现,堵住去路,一下子就将这支蛮人小队逼到了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绝境!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有三个元婴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启直接将飞舟一收,现出一头怪鸟法相,速度激增:“各自逃命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闷声不响,直接下坠,躲入丛林当中,平心而论,面对如此绝境,乌启的确是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一个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前后两波人马做出选择,两个元婴向着乌启追了过去,其余的金丹修士则是分头围剿方元与逃命的两个元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……这些金丹修士,跟死亡平原上的三宗联盟完全是两码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些金丹修士身上的黑袍,还有那种残忍的气息,方元立即有了判断:“魔道修士?外界的修魔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魔,自然不是天魔,而是本土之魔道修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天分阴阳,万物也分正邪,既然有着天地元气,那反面自然也有天地魔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面临陷阱,他面色也是无悲无喜,忽然间,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刀界!九星连珠秘法!第三星!”

        呛!

        挡在他面前的两个金丹只看到一重重刀光在虚空中盛开,旋即就被斩成肉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手一收,两个储物袋就落入掌中,头也不回地继续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小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突然爆发,显然连那个留守的元婴修士都吓了一跳:“连替死鬼都用此等绝世天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能筑基杀金丹,绝对是妖孽级别的天资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……他真的知道替身小队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速度一下‘激增’,却还是被后面的元婴修士不疾不徐地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蛮族竟然舍得让你出来送死,还是根本不知道你的潜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元婴修士一边追击,还不忘一边用传音打击方元的心神:“可惜了……以你的天资悟性,之前若被我厉魂宗的仙人长老看到,一定会欣喜不已,收为弟子的。而此时,你所做的,只是无谓的挣扎……或者说,你们这种替死鬼,就是个笑话……实话告诉你,我宗仙人亲自出手,不仅你们要全军覆没,就连你们想要掩护的火种,也跑不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都有些怀疑,这个小队或许才是真正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从那个神化境长老毫不犹豫地抛弃此法相天才逃跑来看,又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令方元可以完全看清楚这个元婴修士的外貌——身材消瘦、面色焦黄、绿眼外冒精光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天才,直接杀了取魂,实在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这老头就狞笑着,一拂袖——蓬!

        一大片黑雾浮现,向着方元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活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微翘,带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:“老家伙……你以为刚才我就使出全力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元婴修士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,此时心血来潮,元婴警兆大作,立即捏碎一道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漆黑如墨的防御,瞬间将他重重包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道比之前更加璀璨的刀光,就在黑球面前绽放!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五星!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重破空刀!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色冷酷,杀机盎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以他此时法相巅峰的修为,一旦开启九星连珠秘法的第五层,已经完全能与神化境强者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偏偏示敌以弱,引得这个厉魂宗的元婴修士近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若是不正面交战,以对方的元婴修为,还有修真者层出不穷的手段,哪怕方元开启第五星也自认不是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变生肘腋,对方能如此防御,就是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似乎是……道符防御?固若金汤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漆黑如墨的护罩,方元笑意越发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    雪亮的刀光如同莲花一般绽放,在与黑色防御接触的刹那间,却是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防御之内,惊人的惨叫立即响起!

        幻界法则修炼到了方元如今的地步,无视一些防御自然是简单至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除非是同样蕴含幻界法则的法宝,否则怎么能挡我的破空刀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很是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黑色护罩炸开,里面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一个小小的元婴浮现,手持一柄碧绿色法剑,似是要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虚空中七道刀气又于刹那间浮现,封天锁地,哪怕以元婴的神奇力量,都无法遁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一定会为我报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刀气临体,元婴脸上满是怨毒与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从天边已经传来了一道龙吟般的声音:“住手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人老祖?竟然如此快就追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色淡漠,刀气却是毫不迟疑,将元婴剿成碎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胆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边黑气一闪,现出一名黑袍中年的形象,手里还提着一名脸色苍白的少年,方元见了,顿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准备要打烛龙法相的主意,他自然也留意打听了竹的相貌特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个厉魂宗仙人手上的俘虏,赫然正是蛮族天才少年,这次的火种之一:竹!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是仙人出手,难怪会被抓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激发遁地灵符,直接化为一道流光,没入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了我厉魂宗之人,还想走!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上的仙人明显震怒,伸手一抓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浮现,带着强绝的力量,森林之中,诸多鸟雀鼠兔、乃至蚯蚓昆虫,一切有生命之物,都是刹那双目失神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息全无?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黑袍仙人落下,带着一点疑惑:“也没有尸体!以他遁地灵符之能,绝对逃不脱我神念范围……那就只有最后一种可能,躲入秘境、或者仙府之内了么?这小子,身上秘密可真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想起对方那斩杀元婴的惊艳一刀,不得不承认,连他都感受到了几分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身负如此刀法,更疑似拥有一座仙府?才法相便这么了得,日后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安插的棋子,也没有探听到真正的核心机密……那些蛮人竟然还玩了一出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的把戏……若不是本尊刚好来此,说不定还真要给他们得逞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看了看手上的少年竹:“为了掩护这一队人马,也是下了血本,竟然连此等绝世图腾都当成炮灰么?不……或许这两路,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人思维何等之快?

        不到几个呼吸,厉魂宗的黑袍仙人就做出决定:“你们把守四方,一只虫子都不要放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盘膝坐下,双目微闭,强大的神念之力便扩散开来,轻易笼罩周围数十里范围,一寸寸地搜寻过去:“哪怕你拥有仙府,也逃不过我的法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蛮教祖庭圣山即将发生的大战?与这些收获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