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神偷

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神偷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很想立即动手,让这些仙人见识到天下第一神偷的厉害,但念及那个灭魂仙人,还有被他掳走的少年竹,方元还是强忍下来,偷偷溜出营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的神念隐藏在虚空波动当中,也很难被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念散开,顿时找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就来到一个仙人洞府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灭魂仙人,应该就是驻跸此处了!虽然也有防御禁制……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一座仙家洞府,方元往前一扑,整个人顿时融入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换成外人,哪怕是仙人修为,要闯入这个灭魂仙人的洞府,必然是劫难重重,不可能不被发觉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背负双手,仿佛视察自己的领地一般,在诸多禁制中穿行:“但对我而言,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目前的实力,还无法与仙人正面对决,甚至最强攻击也不一定能击杀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已经想到了对仙人杀伤力最大的方式,那就是神偷之路!

        靠着自己的独特手段,看哪个仙人不顺眼,都可以偷得他倾家荡产!

        好像这次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论宝物是藏在洞府内、储物袋中、甚至随身携带,还不是予取予求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上带着一丝微笑,神念随意撒开,就找到了两件道器,还有两枚阴气森森的珠子,里面所蕴含的恐怖魂力,连他都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码是一万人的魂魄,其中还混杂了不少修炼者的图腾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珠子一眼:“普通人魂魄对我无用,但修炼者的图腾,却是正好来修复万兽幡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神化境巅峰就可以炼制道器,但几乎没有几个会做如此损己不利人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即使是仙人手中,说不定都大部分还是仙器!

        也就一些顶尖仙人,才能拥有一两件仙家法宝,笑傲同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暗自给那些阴魂珠打上空间印记,却没有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融入禁制之中,又来到一个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阴森森的房间,四周密封,没有丝毫光线透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中间,七盏古朴的青铜油灯,以奇异的阵势排列,闪烁着暗沉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少年面色苍白,昏厥在阵法中心,赫然正是那个烛龙法相的天才种子——竹!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方元不由暗中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蛮教老祖事先转移火种,乃是为防万一的做法,但想不到,这小子时运不济,直接就给坑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顺带着,几支替身小队,几乎也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蛮教仙人在谈判当中,会提出赎回的要求,但看样子,这位灭魂仙人却是不准备答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碧火幽幽中,也不知道过去多久,灭魂仙人睁开双眸:“这具肉身的魂魄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最为纯粹的法相与肉身!正是最好的夺舍对象,也不枉老祖花了那么多手段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魂魄?夺舍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听了,眼睛顿时微微眯起:“应当是裂神夺舍法!不错,根据圣山中的资料记载,此法门在厉魂宗中,的确有着流传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正是最适合他的分身之法,方元心神一动,忽然上前,探手一抓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万神殿内,一把玉简就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灭魂仙人随身储物袋中之物……应当有着我想要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飞快查找起来,争分夺秒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只要灭魂仙人一个念头查探自己的储物袋,就会发现诸多玉简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方元咬咬牙:“我再偷!”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又是十几只玉盒,连带几张残页,浮现在洞府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《万魂修鬼法》……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厉魂卷宗》……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玉盒厉害,上面竟然还有禁制?不过没事,只要不是幻界封禁的法符,我直接透过盒子就可以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一凝,大量法力冲刷而下,顿时,一枚黑色的玉简就飞了出来,神念略微一探,一篇法诀浮现,赫然是《裂神夺舍法》!

        “功法到手?咦?这上面竟然还有一层禁制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色难看地将一个小禁制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禁制的力量太过微弱,以至于连他都一时不察,但正因为弱小,所以没有毁灭玉简信息的能力,却能示警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外界,灭魂仙人神色一变:“夺舍法玉简上的禁制竟然被触动了?它不是一直都在我储物袋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不好,一拍储物袋,脸立即绿了:“没……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仅是记录了夺舍之法的玉简,还有老夫的根本功法,怎么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灭魂仙人徒然站起,激发洞府中所有的禁制,洪亮的声音就远远传播开去:“有贼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影一闪,出现在洞府之顶,神色难看无比:“哪位高手……跟我来开这个玩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他现在虽然愤怒,但恐惧的情绪占比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能悄无声息,拿走他玉简的存在,必然是同阶或者更高,如果不是拿走东西,而是要取走他的性命呢?

        幻界法则的强大与恐怖诡异,这时才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感受到灭魂的愤怒,以及他的位置,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光芒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瞬间出现在密室内,将竹的肉身连带身下的七星灯阵法一把抓起,手一招,原本打上印记的阴魂珠与道器也快速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灭魂真人神念一扫,顿时发现了方元,满脸不可置信之色:“这……怎么可能: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对着他露齿一笑,身形刹那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个小贼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白这贼人只有元丹修为之后,灭魂仙人的恐惧退去,剩下的,就只有满满的愤怒了:“竟然是你!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含怒之下,声音简直如同雷霆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此时再用神念,一寸寸扫视,却根本发现不了方元的丝毫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灭魂仙人,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弟?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在商议的诸多仙人一下飞到半空,万魂仙人更是诧异地传音询问:“究竟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闹……闹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灭魂真人脸色涨红,半天才憋出来一句:“有小贼潜入我的洞府,偷了我的灵珠与道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贼?偷?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仙人一起现出看傻子的表情:“难道你洞府未曾布置禁制,更何况……重要之物,我等不是随身携带的么?要做到这点,除非是太乙境界的大能!但此种存在,直接明抢便是,何必……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灭魂仙人感觉自己快发疯了:“不是太乙大能,而是一个……金丹境的小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丹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连万魂仙人的脸色都诧异非常,关怀至极地上前:“师弟……你莫非修炼糊涂,走火入魔,出现幻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疯,就是一个蛮族的金丹小贼!”灭魂仙人看到其它仙人的目光,更加委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当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修炼至今,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……一个金丹修士,将仙人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它正道仙人纷纷大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昆仑子几个对视一眼:“这灭魂仙人,不像走火入魔,中了幻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灭魂道友放心,贫道这就下命,封锁大营,一个个搜过去!必然不会让那……小贼跑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仑子保证道,飞快传命下去:“阵法全启,各营回帐,不得大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等联手,一起抓了那金丹小贼,给仙人赔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几名正道仙人纷纷起哄,神色戏谑,显然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他们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桀桀……就凭你们,想要找到我天下第一神偷,司徒摘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戏谑的声音,从虚空中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那里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,数道攻击就落在声音来源处,同时伴随的则是周围几个仙人的合力封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们马上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声音依旧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:“哈哈……若没有点手段,我又怎么敢闯仙人军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徒摘星?!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仑子与万魂仙人对视一眼,都是缓缓摇头,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他们的脸色就狂变了: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储物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,我那根万年赤血参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千刀的小贼,你竟敢偷我的凤凰泣血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的道器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仙人接连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司徒摘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仑子满脸骇然之色:“竟然能直接取走我们储物袋中的物品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仙人思维何等快?立即就想到了办法:“速速神念进入储物袋中,那小贼敢来,便剁了他的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平时,仙人自然不会时时刻刻保持着对储物袋的感知,最多时不时扫视一下,这就给了方元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他们却是全力以赴,神念遍布每一样物品之上,严阵以待,虽然方元还是能强行拿走,但那一瞬间,却足以成为他致命的破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