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光阴(为蓝色1588盟主贺!)

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光阴(为蓝色1588盟主贺!)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人之上,谓之太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一个宗门,能不断诞生太乙境界的大能,便可以称之为圣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此为标准,古、芒等十几国的宗门,只能算是二流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有数,所谓的太乙仙人,八成就是完整领悟一条大道,相当于魔神的人物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存在,在这个世界,绝对不会缺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连道果,也未必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在古芒十六国当中,明面上没有太乙存在,倒是我能逍遥的一方乐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魔神境界的强者有什么威能,方元可是一清二楚,不至于弱小的时候还傻傻撞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顺带……还应该掌握一些势力,好查探极恶之主的消息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这个宿敌,更没有忘记,双方赌上一切,在这个世界中进行的血腥豪赌!

        “境界的提升,有着诸多珍宝之助,可谓简单非常,关键还是法则感悟!”

        烛龙分身走进一家茶楼,径自坐了,默默思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幻界法则方面,得益于之前的参悟,还有凝聚元丹的助力,让他一举达到大成之境,距离完整领悟也就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光阴法则,却是有些麻烦,哪怕靠着元丹本命神通助力,也只是勉强入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修为境界到了神化境巅峰,也必须完整领悟一道法则,才好去渡那雷劫,成就仙人……我的目标,是要幻界法则、光阴法则尽皆领悟……至于刀之法则,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心很大,要借助雷劫一步登天!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凭借着现在完整领悟的刀之法则,他完全可以不顾法则感悟,直接将境界提升到神化境巅峰,再去渡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下来,凭借着刀之法则,还有一些手段,在仙人也算战力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无疑是谋杀了更大的未来换取一时的逍遥,若如此做,将来必然被极恶之主干掉,没有第二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仙者城池中的茶楼,卖的自然是灵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端上来,茶汤宛若琥珀,清香缭绕,令人大有忘忧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品了品,的确回味悠长,不由一笑:“如此好茶,似乎也有一段日子没有喝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,却是已经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冒然突破仙人断不可取,但晋升至神化境,却没有什么坏处。’

        ‘虽然金元断言我必须开启第七星才能对抗仙人,但那时我才是区区元丹,若是神化巅峰,基数不同,施展九星连珠秘法所带来的增幅自然也会截然不同。’

        ‘更何况,当日的它,怎么知晓我的手段?’

        光阴法则虽然精微玄奥,极难入门,不过一旦入门,威力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面前的茶汤,神情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原本慢慢泡开的茶叶,一瞬间被加速,宛若昙花一般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亏得这一幕只有他一个人看到,否则哪怕是修仙者,也肯定要炸了锅,以为是神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阴奥义——加速!”

        烛龙的本命神通——光阴飞刃,之所以能削人寿元,也是一种特定的时间加速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此为牵连,方元对光阴加速总算是入门,至于其它的光阴放缓之类,却是没有丝毫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此种法则奥义,放在其它攻击上,也完全能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领悟的奥义,哪怕此时比不上神通威能,但好处就是灵活多用,随手拈来,毕竟是自己的东西,少了几分天赋神通的生硬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徒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旁边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看起来有两百斤的胖子,就坐在方元对面:“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金不换金兄,不知你事情办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笑拱手,送了杯茶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托兄弟鸿福,一切顺利,如今我也算在这清风城中有了立足之地了!”金不换牛饮,眉宇间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:“对了,一直只知兄弟复姓司徒,未知大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叫司徒摘星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毫不客气地将之前的假名拿来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徒摘星,好名字!”金不换唉声叹息:“只恨当初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方元嘴角微翘,知道这个金不换以自己的名字为毕生憾事,奈何早已上了宗谱,不好轻易更改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容他说下去,当真能搅上好久,于是就道:“金兄接下来准备去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我在清风城,终于有了一座店铺,这次可要好好大展拳脚……”金不换笑嘻嘻道:“若兄弟不嫌弃,倒是可以去我那里,住上一段时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主有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外面一个巨大的声音传来:“即时起,清风城全面戒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不换探出头去,就看到在天空中,巨大的禁制阵法升腾而起,不由咋舌:“好大的阵仗,莫非又要正魔大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同样往窗外看去,就见得一队队修士道兵驭器飞行,俨然要封锁全城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看来你是想走也走不了了……”金不换叹息道:“不过若需要保人的话,兄弟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不过不必了!”方元笑了笑,没有把这个客套话当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仙者尔虞我诈,只是数面之缘,还做不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个清风城的统治者,怎么会如此不智?难道真的因为我之前的行为,就封锁全城大搜,他们有脑子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知道司徒摘星的事情,能轻而易举地扫荡珍宝阁,那起码也是仙人境界,还是仙人中的阵法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等存在,五个区区元婴,怎么敢去招惹?

        ‘或者说,是我疑神疑鬼了,不是来抓我的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疑惑,准备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从茶楼上下来一行人,金不换眼前一亮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他来这里也并非消遣,而是专门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周兄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胖子笑了笑,对旁边的人介绍:“这就是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儿,日后要你多照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一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姓周的修仙者有着金丹修为,顾盼之间,自有着一股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周伯伯乃是城卫军副军主,还不快快多谢!”金不换的叔叔眼睛一亮,连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周伯伯!”金不换大喜,立即上前行礼,知道这就是拜了山头,日后在清风城中,敢招惹他的,就很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又向叔叔介绍道:“这一位,便是我跟你提过的司徒兄,司徒摘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位小兄弟请了!在下金福,多谢小兄弟对不换的照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福上下打量了下方元,见到他仍旧大大咧咧地坐着喝茶,不由有些不喜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何等人物?在清风城中也算有几分薄面,叫一声小兄弟,已经是托大了,但这个人,竟然如此老神在在,观其服饰,不像宗门世家,气息也不甚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知道,方元习惯扮猪吃老虎,除了在万物斋略微展露元丹气息之外,外界人看来,基本都当他是个筑基。

        筑基期修仙者在一些小地方,算是高手,但在一个清风城,还真是有些不够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窗外,略微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福还未如何,另外一边的周兄却是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早已习惯了别人奉承,骤然看到这样的方元,就是心里不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此人也不是傻子,冷眼旁观,准备日后再叫人探探方元的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神念扫过,旋即就是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道兵涌现,将阁楼层层包围,书阁掌柜老余头过来,指了指方元:“就是此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去过万物斋?还打听过珍宝阁中的珍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金丹修士走过来:“拿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军主?”周兄眼珠一转,过去低低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乃是盗窃万物斋的嫌犯,注意不要让他跑了!”城卫军军主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实际上,心里却是另有算盘:‘那个盗窃万物斋之人,明显连城主都不愿意招惹,我们城卫军却职责在身,只能找几个替死鬼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 万物斋失窃,总得找人出来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洛夫人,可还远远不够!

        一些没有跟脚,来历可疑的散修,立即成了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方元这个看似最有嫌疑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兄转过头,眸子里就带着一丝凶光:“是你自己束手就擒,还是由老夫动手,破了你的丹田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看方元不顺眼,此时假公济私,正是适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金不换面露不忍之色,却被金福死死按住,不能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望老余头,再看看城卫军军主,顿时就将他们的心思猜得七七八八,有些啼笑皆非之感:“这算什么?歪打正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对面这两人,要是知晓他真的就是那个偷儿,却未必敢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卫军军主见到这一幕,也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老余头所说,此人只是一个金丹修士,但普通的金丹,面对这个阵仗,如何还能如此轻松惬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