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虚兽

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虚兽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也明白,自己之前的进入方式,实在有些不太正规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算是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太墟中的最终之地,或者说连普通道祖都不可知之地,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进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以自己的天资还有实力,或许还需要苦苦参悟不知道多少万年,才能灵光一闪中,触及这个不可知之地的真相,再以大毅力破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次,明显就是沾了王蛇的光,两份太墟之力冲突,直接打开了通往此地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那种对于太墟之力的利用,是最为肤浅的一种……距离完全掌握太墟之力,乃至炼化入道果当中,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周围,有些遗憾,没有发现王蛇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神念竟然被牢牢限制在十里范围之内,真是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拿起一块石头,道果之力完全迸发,终于将石头捏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若在其它宇宙,自己这么随手一握,一颗星球都化为齑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终之地,或许也是太初之地,不可知、不可说之地……实在是玄妙!”方元感叹一声,又感受到了自己寿命的飞快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这种速度,大概只需要数万年,自己的生命就会彻底消散,陨落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也真是好笑……普通道果,以为前方无路,而真正看得见路的,又要冒着此种绝大风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最终之地易进难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进入,五尊道果之力,或者借用一些太墟之力,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想要出去,哪怕拥有十尊道果之力,乃至再炸开一尊太墟至宝,都没有丝毫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此地也是所有天才道祖的坟墓!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……我华夏宇宙,乃至那个敌对势力,也有许多大能,是进入了此处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中升腾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就认准了视野中的那座荒山,开始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……在我修成道祖之后,反而有了一些凡人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两大身外化身的道果都遭遇重创,难以恢复,就本身梦之道果的实力,在最终之地被压制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看到了荒山,也走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,才真正到达山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是同一个通道,为何王蛇竟然消失不见……并且这空气中,竟然连我都感到了恐怖的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着预感,那个王蛇绝对不会轻易地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他骇然发现自己要面对的,首先是生存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荒山山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银白色的灌木有气无力地丛立着,隐约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一声兽吼凭空传出,从灌木中跳出两头异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似虎似豹,四肢着地,金眼獠牙,张牙舞爪,皮毛宛若一片白雪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,还是身上竟然带着淡淡的太墟之力气息!

        “虚兽?!”方元眼珠一转,一个十分贴切的名词就浮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疾风一闪,其中一头虚兽已经凶猛扑来,右爪上凝聚着白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侧身闪过,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拳头落在虚兽柔软的毛皮上,骤然传来一股极大的阻力与弹力,令方元不得不收拳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背后腥风大作,赫然是另外一头虚兽,已经将两只爪子搭在他的肩膀上,湿润腥热的气息不断冲击着后脖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蕴含太墟之力的光芒,令方元知道,自己若是被咬中,恐怕与那些血肉之躯也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选择向前一滚,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陌生的环境中,与凶兽死拼,本来就十分不明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逃命的时候,方元更是发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种种能力,道祖之体虽然在,但在此最终之地中,却是被压制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一夜之间,就将道祖打落凡尘,变成了拥有一点超凡之力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想干掉这两个畜生,我首先需要一柄好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脚下生风当中,方元眼眸里面也是光芒连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虽然还能凭空造物,捏出一把刀来,但实在太过脆弱,恐怕风一吹就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真正能利用上的工具,强度起码得是太墟至宝那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实际上……不论之前的王蛇,还是这两头虚兽,身上所携带的力量,都并非真正的太墟之力……或者说……次级太墟之力,更加适合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正的太墟之力只有这点威力,能被大量道果之力抵消,那也未免太过无用了一点,不值得方元如此苦苦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以,方元内心早有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终之地的出现,也恰恰证明这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那些本体是太墟至宝的道祖,或者机缘巧合,炼化了太墟至宝的道祖还是有着几尊的,又怎么可能困死在此地?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炼太墟之力的关窍……这个天地间可没有太墟之力啊,看来就着落在那些虚兽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元思索之时,他目光所及,突然一惊,发现了一个人影!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穿着兽皮,身材高大,相貌粗犷,宛若刀削斧凿一般,有着一种古朴蛮拙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见到追逐的方元与虚兽,似乎也吃了一惊,立即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    两道箭光一闪,从方元身侧闪过,没入背后的虚兽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虚兽正中眼睛,倒在地上不动,另外一头却只是入肉数寸,反而更加激发了虚兽的凶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汉见此,手持一柄黑叉,飞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血柱飙飞中,黑色叉子笔直刺入虚兽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虚兽咆哮连连,不断挣扎,皮毛上浮现出一层白金光芒,猛地一掀!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那叉子竟然从中而断,连大汉都被掀飞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刀借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到大汉腰间的长刀,顿时提醒一句,人影已经飞扑上前,从大汉腰间抽出长刀,猛地一卷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刀光如同匹练,沿着之前虚兽身上的伤口一路斩入,将半个虚兽身体掀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刀法!好力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那个大汉立即大声喝彩:“你是哪里来的人?我是羿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名方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了想,掏出文明火种。

        熊熊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颤颤巍巍的火焰,感应到羿伯身上的气息,顿时暴涨,发出无穷的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手上的火种,感觉真令人亲切……莫不是源自外界华夏宇宙的文明之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羿伯惊喜道:“竟然是一位同出一源的道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也是机缘巧合,来到这个最终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颌首,有些诧异这个羿伯的身份,竟然也是出自华夏宇宙的道祖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还以为你是从羲皇碑那边得到的启示,再借助外界太墟之力,来得这里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羿伯显得十分热情,仿佛久违的老乡,倒是没有如同王蛇一般的龙傲天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羲皇碑?”方元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们华夏宇宙的重宝之一,记录了最终之地的存在……”羿伯有些诧异:“难道你成就道祖之后,都还没有回华夏宇宙看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了,这最终之地,也是不可知之地,在外界宇宙当中,一旦你想留下消息,传给他人,就会立即被抹去,唯有羲皇碑能够留下记录……”羿伯叹息一声,招呼着方元上前,对两头虚兽剥皮拆骨,割下两条大腿,开始烧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历来前往这个不可知之地的道祖,都是一心一意求突破的苦修者,又或者大限将至……最多加入一些被太墟之力波及卷入的倒霉蛋!我来此已经四千年,还是第一次见到故乡之人,来!兄弟吃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感慨说着,就将一根烤好的后腿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拿在手中,也不客气,直接撕咬吞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?!”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眼眸中就闪过一丝惊喜之色,察觉到一丝丝淡薄的初级太墟之力正在自己体内形成,通透四肢百骸,又不断散发出去,归于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感受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羿伯见此,不在意地笑了笑:“这就是此地我们的修炼方式!通过击杀强大的虚兽,夺取他们体内的初级太墟之力,再不断感悟……最终完全获得这股力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物竞天择,弱肉强食,也是天经地义……”方元点点头:“但成功的例子……有着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这个,羿伯就是神色一滞,沉默良久,才颓然说道:“我见过的道祖不下千余,但真正成功的例子,却是一个也没有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此地并非什么希望之处,反而有些类似囚笼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神一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多惊才绝艳的道祖,若是一直找不到希望,那这个世界中,将会蕴含多少的绝望?

        “千中无一的几率?还没有成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如此……”羿伯叹息一声:“此地的道祖我见得多了,甚至在道祖城之中,拥有十枚道果之力的巅峰道祖都不在少数,却没有一人能完全悟透太墟之力……或许……这个世界,就是整个太墟对我们道祖的骗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他,说到最后,也不由眼睛泛红,带着一股怨恨之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