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十六章 破关

第十六章 破关

        ‘麻烦又上门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委曲求全的周大小姐,方元心里却是相当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这对周家男女,今天能耐住性子过来,八成不是道歉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居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周文武之后接着开口:“家父病重,不知道小居士能否前往看看,纵然不成,我周家上下,也是感激你的大恩大德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老爷子已经近乎弥留,此时周文武求到方元头上,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倒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诧异:“以贵家与归灵宗的关系,难道就没有请宗门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苦笑一声:“宗门的医师也看过,却连到底是如何病症都说不出,按照他们所言,家父的病情若只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话,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的……奈何宗主大人新得佳徒,带着她前往外界云游,拜访某位丹师朋友去了……唉……时也命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眉头微微一掀,旋即也是摊手:“奈何本人医术浅薄,纵然去了,也是无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深深瞥了这兄妹一眼:“令尊之事,在下无能为力,实在抱歉,敝谷贫寒,就不留二位贵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等周家兄妹说话,直接将这两人晾在谷口,施施然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馨等到方元背影消失不见之后,周文馨这才发作起来:“太……太过目中无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他给我的感觉,却是非常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望着山谷的方向,眸子中带着跃跃欲试之色,最终又强行忍耐了下来:“这个山谷,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……比起上次来说,更加厚重了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那人真是灵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馨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不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摇摇头,神情中又带着一点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际的,他周家纵然出了一个归灵宗外门执事的家主,但在附近世家中却算不上首屈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在顶梁柱倒下之后,族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,到了此时,就连出了一位宗主爱徒的林家,也隐隐要超越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周家……难道就要这么衰微下去,最终泯然众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山风吹过,令周文武打了个冷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走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正在对着沙包练掌的方元,就得到了来自花狐貂的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灵兽此时越发通灵,他说的话大致都可以听懂,并且还可以通过一些肢体语言表达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估计,它的智慧,与普通十几岁的小孩,也相差不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家的事情,就是一趟浑水,林老爷子想趟,那就自己趟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脑海里转动着念头,旋即将之放下,开始准备膳食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习武之后,他每天的膳食需求就变得越发巨大,幸好幽谷中粮食储存不少,足够他所需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珍珠玉晶米,本来就是上品之物,大补元气,有力地支撑着方元的消耗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朦胧,月亮渐渐攀上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幽谷之内,掌击声仍在不断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额头浮现出细密的汗水,却恍如未觉,一丝不苟地进行着黑沙掌的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里,隐约有着一个预兆,这门武功,将会在今天冲破!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道第一关,为开门,只有破了此门,才是真正的武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嘴里似乎还残存着之前珍珠玉晶米圆润温和的口感,腹中一股热气升腾,汇入四肢百骸,形成了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悠久而深长的呼吸,方元感觉自己体内一丝丝力量被汇聚起来,洪流肆虐,就要冲破某个关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!”

        蓦然间,他大喝一声,右掌飞击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的沙包轰然炸开,黑色的药砂四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一刹那间,方元则是感觉自己体内,某个长久以来的关卡,轰然粉碎!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脆响之后,大量热流涌遍全身,令他感觉从头到脚都经过了一次洗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锁重楼第一关,终于成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握紧拳头,仰天长吼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锁重楼的前三关,开、休、生,为武道中的第一个小境界,纵然冲击失败,也绝对不会祸及自身,并且成功还有增幅。

        基本上,纵然普通人,得了秘笈,勤学苦练,日积月累,也是有可能达成三关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方元用区区数日,就成功破了第一关,这份资质也算是十分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资质,更是十八年来打下的坚实底子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珍珠玉晶米与其它珍惜蔬果,可不是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武者的感觉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立在原地不动,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破了一重关卡之后,他顿时觉得自己各方面的能力都有了提升,就仿佛扯去了一层枷锁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数据,还是要看属性系统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余光一瞥,属性栏顿时浮现出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

        精:1.1

        气:1.1

        神:1.5

        年龄:18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武道第一关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黑沙掌【一层】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医术【一级】、种植术【三级】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将注意放到技能上的时候,有关黑沙掌的解释立即在他脑海中闪过: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【一层】——外门功法,练至大成,肉掌坚逾钢铁,威能足以碎金断玉,总共五层,可附带毒素效果,目前为第一层境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精气神都增加了0.1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沉吟了下:“不……神元方面,或许还有我问心茶的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大致也清楚了,这种属性代表着他的身体素质,必然是越往上越加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1.0与1.4的基础上增加0.1,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与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破关,成就武者之后,代表的是身体素质的全面提升?”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方元也欣喜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主要的是,终于将黑沙掌固化为技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这门功夫被属性栏认可,那就可以通过熟练度,机械化的提升,其中好处自然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若是每门武功的突破,都需要感悟,冲击瓶颈什么的,方元自忖距离那种传说中说突破就突破的武道天才,还是有着一段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……还不能看到熟练度,否则就更加直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旋即,他眼角余光,就见到了在黑沙掌后面,浮现出了一个空空如也的进度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进度条看起来有些模糊,必须全神贯注地盯着的情况下才会出现,方元略微不注意,它顿时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原本的功能?还是说,这个属性表,还会随着我的进步而增长,开发出更多的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很清楚,这个进度条,就是所谓的熟练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时黑沙掌刚刚进阶,当然只有0%的模样,倒是他又看了看医术与种植术,发现医术不知不觉中也满了七八成,距离下次晋级应该不远了,还有种植术,也过了一半,看来获得灵肥,种植灵种,果然对于种植术的提升大有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有了这个熟练度统计,对于日后提升,就更加直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破开桎梏,进入真正的武途之后,方元顿时觉得自身精力充沛,之前的疲惫都一扫而空,兴之所至之下,不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锻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套掌法演练下来之后,方元又找来木板,作为靶子尝试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黑沙掌拍上去,只有一个浅到几乎看不出来的印子,代表着他在这方面的功力还颇为浅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性栏!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属性栏中,代表着黑沙掌熟练度的进度条,又涨了一点点,数据化下来,却是万分之一不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意思就是,只要再练上万遍,根本不需要什么领悟,突破瓶颈之类,就可以提升到第二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脸上的喜色越发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也知晓,这或许还是因为黑沙掌本身就是比较粗浅武功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来,八成也需要满足什么条件,才能令进度条彻底圆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曾经的二级种植术,必须要获得灵种,才能突破三级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相比那些被困瓶颈,数年甚至数十年都不得进步的武者而言,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论属性还是进度条,都是看得见,摸得着的东西,只要努力,总会有着一丝一毫的进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息一声:“我何德何能?能得梦中世界的造化,又享此大福?”

        努力就有回报!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许多人而言,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还有属性栏的金手指,以及一整个梦中人生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有一日,我会解开这个谜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幽幽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有着奇遇,也不能就以为天命在身,从此无所畏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享此大福,就应该越加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,对于力量与能力,有着一种迫切的渴望,想要站得更高,看得更远,从而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弄个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夜色中,少年对月长吟,面色坚毅,旁边一只花狐貂默默注视着这一幕,似懂非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