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 窥视

第十七章 窥视

        “喝,黑沙掌!”

        幽谷之中,一道人影迅捷疾扑,右掌伸出,顿时在靶子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威力又有进步了?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收掌而立,看着已经满了大半的经验条,脸上带着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每练习一次,熟练度就会有所提升之后,他就彻底迷上了这种不断变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属性栏中的功法提升没有什么如种植术一般的瓶颈的话,我很快就可以将黑沙掌练到巅峰的第五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也要营养跟得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中午,方元吃着珍珠玉晶米,又有些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成普通人家,哪里有着他这样的积累,顿顿玉晶米不停供应?

        而不如此,又怎么能够支持成千上万遍黑沙掌练习的消耗?因此对于贫寒人家而言,除非天赋异禀,直接拜入宗门,获得培养,否则要诞生什么武林高手,完全就是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……本身素质,对于习武似乎也有着加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者原本的身体素质,就是基石,基础打得越牢,未来的成就才能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甚至怀疑,自己黑沙掌练得如此快,与自己暴增的神元也未尝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了多久,问心茶树就要再次结叶了,并且还有红玉稻,也即将收获……这可是灵米,纵然武宗所需,也足够维持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蓦然产生出一种期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穷文富武,在灵种的支持之下,他的武道修习,必然能够更加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,倒并非全是为了日后,更是为了现在的安全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归灵宗采买——宋志高?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林本初与周家兄妹,或许还算没有什么恶意的话,那这个归灵宗外门执事,却是直接表现出了敌意,令方元也不得不正视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性情淡薄,却并非傻子,更不可能容忍一条毒蛇在暗中窥视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要一劳永逸,还需要实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练武之后,方元来到种植园中,开始细心照料起硕谷累累的红玉稻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未来,他的武道,大致就着落在这片灵种之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夜已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幽谷之外,蓦然多出几条鬼鬼祟祟的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买办所言,便是此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黑衣人看了看周围,低声骂了一句:“果然深山老林,环境恶劣,也只有野人才住得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此处,不会错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人猎户打扮,手持钢叉:“我曾经来过这里,与问心师徒交换过兽皮、药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之间,就有些唏嘘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想起旧情,下不了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十片金叶子,足够买上十条山民之命了,对付区区一个少年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猎户冷笑一声,眼睛中就放出狠毒的神采来:“要我说,何必如此窥视,直接杀进去,将那少年郎宰了,尸首抛弃荒野,保管第二天就连一堆骨头都剩不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宋买办必不会高兴的,我们要的,是先让那人身败名裂,千夫所指,随后才能下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沉声道:“谁让那穷小子,挡了宋买办身后贵人的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贵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几个人,都是附近的山民、猎户、盗贼之流,闻言有些面面相觑,但见到首领如此讳莫如深的样子,也就不好继续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今夜的任务,只是查探,只要摸清这个幽谷布局,又或者那小子有着什么底牌就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首领沉声道:“当然,最关键的是,不能留下手尾证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狰狞一笑,又齐齐摸入幽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漆黑,纵然借着月光,能见度也是很低,这一群人偏偏又不敢明火执仗,自然遭了不少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知晓对方只有一人,幽谷防备也不怎么严密,这几人还是比较放心大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这就是幽谷之内?几间精舍倒是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花圃,泉眼,看起来也十分一般,我们去后面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分工极为默契,又来到了后谷,种植园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灌木之后,或许还有些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找来的都是老猎人、老盗贼,经验丰富,顿时看出来了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首领立即上前,等到发现灌木之后的小道之时,更是顿时大喜:“快……去看看!小心点,这小子有着古怪,上次周家豪仆至此,全部都被废了手筋,连周家都看不出深浅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到一半,突然间,清脆的咬合声响起,惨叫顿时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几名同伴立即看向地面,就见到一个深黑色的兽夹,此时两边的锯齿牢牢合拢,将首领的整条小腿都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陷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顿时一阵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之前偷偷潜入,都是特意压低声音,但现在这么鬼叫一声,又是夜深人静之时,整个幽谷都清晰可闻,岂不立即就给发现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实在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名凶徒对视一眼,瞳孔中就闪过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这次只是来调查玄异,但真的被撞破了,恐怕也唯有下杀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那种传闻,他们是丝毫不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个毛头小子,难道对付得了他们全部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嗯,就是这小子奸猾,竟然还知道布置陷阱,得小心防范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们没有料到的是,那个奸猾小子没有等来,却等来了一尊白色的死神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白光,犹如闪电一般,激射到他们面前,化为一只庞大的白貂模样,正是护谷灵兽花狐貂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花狐貂却是毛发张开,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种植园里面的,可是它的命根子,怎么能容忍外人窥视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貂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猎户惊疑一声:“小心,这或许是那小子养的异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再怎么样,也不过一头畜生,与猛犬又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习惯偷鸡摸狗的同伴嬉笑一声,面色却忽然变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面前,一道白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这汉子呆立不动,旁边一名同伴一推,却轻轻巧巧地将他上半身推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他赫然已经被花狐貂腰斩!

        “鬼……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血淋淋的一幕,顿时就吓呆了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貂不是普通野兽,而是灵兽,精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猎户头皮发麻,蓦然想起了有关精灵的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刚才对方的表现来看,完全听得懂人话!再加上这种体形,还有奔行如电,利爪如刀的实力,说不是精怪,又有谁信?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对视一眼,立即一哄而散,将黑衣首领都抛弃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办法,他们背后的雇主,宋志高也不过一个外门买办,能掌握多少实权?就这次派出的人手,除了中陷阱的黑衣人是他委派之外,其它都是被重金诱惑而来的投机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团队,顺风顺水或许还能办成一些事情,稍微遇到挫折,内讧甚至散伙,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以他们这群连武功都不会的粗浅汉子,想要在花狐貂的速度下逃命,简直是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狐貂眼珠一转,仿佛顽童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般,故意放慢速度,追在那个猎户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猎户望着不断迫近的花狐貂,脸上一肃,反身狠狠一钢叉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猎叉刺了个空,他右手却是一阵剧痛,眼前突然浮现出一拍雪白锋利的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,血花飞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要命,深更半夜,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叫接连响起,纵然方元也不能继续装死睡懒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披着外套,边打着哈欠边从屋内走出:“有贼么?也难为他们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偷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虽然如此说,但种植园毕竟是他最大的财产,还是有些关注,加快脚步,来到后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遍地鲜血淋漓的一幕,实在相当震撼,方元一时间也有些傻眼,旋即就是气急败坏:“花狐貂!你做什么?弄得这么一塌糊涂,要我明天收拾到什么时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爪牙犹自带着鲜血,守在最后那名黑衣人首领之前的花狐貂闻言顿时转过身,黑溜溜的眼睛里面满是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给我装傻,你明天绝对有份大扫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气哼哼地饶过几处尸体,来到唯一还在喘气的黑衣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霉家伙一过来就被兽夹夹断腿,却因此成为了花狐貂爪下唯一的活口,也算因祸得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吃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此时这家伙已经完全吓坏了,看到方元过来,简直是涕泪横流,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:“小公子饶命啊,一切都是那宋志高的指使,我……我什么都交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可怜见!

        被野兽吞食,死无葬身之地,这种死法也未免太过考验神经了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