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二章 击杀

第二十二章 击杀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志高自然认得这门流传相当广泛的掌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话,这是一门笨功夫,需要一点点的慢慢磨,打熬外功筋骨气力,对于有着归灵宗教导的他而言,实在有些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宋志高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,如此一门平平无奇的掌法,到了对方手上,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威力!

        臂掌交接,只听喀嚓一声,刺耳的骨裂响起,旋即宋志高双臂剧痛,一下惨叫,整个人倒飞而出,在半空中还在狂撒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力气……怪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倒在地上,看着断掉的双臂,嘶着冷气,望向方元的目光就好像在看某头怪兽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我现在的力道,怕是接近普通人的两倍!这不仅是破关之功,更有红玉稻米的助力,令我的根基远胜普通武者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这一幕,心里却是有着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手相争,一丝一毫的差距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成败,这宋志高纵然也是三关武者,奈何本身素质没有他高,更是久疏战阵,采买做惯了,贪生怕死,比他这个菜鸟还不如,一交手之下,落到这个地步,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志高倒在地上,眼珠乱转,脸上带着惊慌之色:“不要杀我,我可以给你很多金银财宝,甚至武功秘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话太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深知不能跟反派话太多的道理,直接上前,一掌印在宋志高天灵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巨响之后,宋志高的尸体就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几下交手实在太快,等到那些仆役奴婢反应过来的时候,方元已经轻松收割走宋志高的小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弑杀之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着斗笠面巾等等遮掩,他自然不会有着什么顾忌与斩草除根的想法,上去一人一掌,将几名叫得最大声的奴仆与女婢打昏,准备进屋收割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他从那个梦中世界里面带来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完BOSS之后,哪里有不拿战利品的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次,方元有些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贼,杀了人还敢如此猖狂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一声爆喝,门框碎裂,如同漫天花雨一般飞驰激射,目标赫然是方元!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诸多木屑纷飞当中,一道人影更是迅捷无伦地扑出,右手骈指成剑,中宫直入,白虹贯日一般,刺向方元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    这气劲撕扯虚空,发出咻咻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掌击出,与指剑在半空中交错,整个人顿时后退,面色凝重地盯着刚出现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道第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穿着青玉色长袍,腰系金带,挂着一块无暇美玉,星眉剑目,神情颇为潇洒,此时望着方元的眼神就带着不屑:“敢杀我归灵宗的采买,你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神色木然,看了看手心的红印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黑沙掌的造诣,此时功力运转到极限,不能说不避刀剑,但普通拳掌攻击,也早已免疫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他手心却是蓦然感觉到一股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宋志高这里居然还有客人,并且还是四五关的小高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已经估计出了对方的实力,绝对是突破杜门的武者,并且武艺也是千锤百炼,自己纵然身体素质惊人,之前能乱拳打死老师傅,但对上他的话,还是有所不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那年青人却是步履从容,缓缓逼近:“不说也没关系,反正我会将你拿下,慢慢拷问的,归灵宗十大酷刑,也不知你能撑到第几样……敢杀我的人,终归要付出一点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沙哑着嗓子开口:“你是宋玉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认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年青武者嘴角略微勾起,带着一丝诡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没有回答,缓缓吐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遇到其它高手,那他现在肯定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宋玉杰么?

        说实际的,宋志高只是他的一条狗,真论起来,此人才是源头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运气真是相当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双掌平伸,原本白玉般的手掌一下青筋暴起,皮肤宛若精铁一般,带着漆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将黑沙掌练到如此地步,你已经足堪自豪,奈何此门外功等阶太低,又怎么可能是我归灵宗神功妙法的对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玉杰嗤笑一声,右手并起双指,嗤嗤有声,蓦然一剑刺来:“看我归灵剑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高度凝聚之后的内力,配合剑术才有的力量,宋玉杰能做到这点,绝对是天纵奇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根本无法后退,他也不指望自己能跑赢这个武道四五关的好手,顿时脸色一狠,整个人疯了一般的扑上:“黑沙莽莽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掌风轻易被剑气击溃,只有一点余波落在宋玉杰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垂下头,看了看自己手背上一个小小的黑印,再看看胸前多了一个血洞的方元,脸上的表情却是扭曲起来:“你竟敢伤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止……咳咳……伤你,我还要杀了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咳出一口血沫,却仍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近常人一倍的身体素质,所带来的愈合力也是恐怖非常,至少他就清楚,此时自己的伤势,绝对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死鸭子嘴硬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玉杰上前一步,右手一抖,一道灵蛇般的光芒就自腰间浮现,伸缩不定,赫然是一柄绕指柔的软剑!

        在被方元小小伤到一次之后,他终于有些认真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刚才你并未出全力,这可真是我的幸运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庆幸无比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知自己纵然有着灵种助益,奈何时日太短,与那些真正的宗门天才还是有着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刚才宋玉杰就动用软剑,自己又没练过兵刃,恐怕立即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玉杰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看不出面前这个神秘人还有何翻盘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准备举剑上前,挑断这神秘人的四肢,好细细盘问的时候,一种不对劲的感觉,蓦然浮现在他心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右手……麻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一凝,盯着手背上的黑印:“你下毒?!卑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死相博,哪里还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说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缓缓上前,看着脸色渐渐青黑,一个劲地掏出药瓶往嘴里倾倒的宋玉杰,摇了摇头:“劝你不必多此一举了,我这奇毒经过检验,纵然三险关的高手都无法抵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说话的同时,宋玉杰已经倒在地上,惊恐万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开始腐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所中的,赫然是变异珠尾蛇的剧毒!

        黑沙掌到了第三层之后,已经可以附加毒素攻击,而方元自然老实不客气,仗着有阎王帖为后盾,直接尝试在掌力中萃入变异珠尾蛇的奇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一发惊人,效果非凡,直接就将没有防备的宋玉杰放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……附毒?你是寇封的亲传弟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玉杰惨叫着,声音惊天动地:“啊……你死定了,归灵宗还有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嘴硬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上前,一掌印在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宋玉杰天灵,为他解除了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沙掌淬毒,似乎是一门特殊的技巧,只有创始人寇封与他亲传弟子才会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宋玉杰最后流露出的消息,令方元略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黑沙掌第一层之时,就有着相应信息提示出现,后来淬炼毒液也是水到渠成,如同本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应该是系统的作用?令每门武功发挥至极限,并且发掘出隐藏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证据太少,方元也只能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现在真的应该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他大开杀戒,先后宰了两人,整个宋府之内一片大乱,哭喊声隐约从后宅传来,又有不少仆役婢女打开大门,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动静太大,很快就会将其他人引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顿时放弃了前往后宅搜刮战利品的打算,略微翻了一下宋志高与宋玉杰的尸首,拿到一些零碎当成战利品,旋即看也不看,飞快翻墙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临走之前,他更是放了一把大火,看着整个宋志高费尽心思与积蓄才建造起来的大宅毁于火光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自然不是为了泄愤,而是为了制造混乱,同时吸引所有人的注意,方便逃离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面对这火,官府与其他人一旦不救,等到火势蔓延开来,说不定半个县城都要沦陷,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    黑烟蔓延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县城一片混乱中,方元却是施施然出了大门,隐身入道路旁边的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幼在深山中长大,任何密林都是如履平地,更将自己痕迹彻底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痛快!当真痛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奔行良久之后,前面出现条小溪,方元上前,痛饮泉水,又将外套与斗笠脱下,付诸一炬。

        熊熊火焰之中,梦中世界的一首诗不知如何,就浮现在他脑海:

        “衔枚夜度五千兵,密领军符号令明。狭巷短兵相接处,杀人如草不闻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一击灭贼,虽然并非悄无声息,有些遗憾,但一下除了大患,实在痛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