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六章 四天门

第二十六章 四天门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谷外,周文武一步三回头,望着幽谷方向:“将妹妹送人为侍婢?传出之后,我周家名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多虑了,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那就是文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摇了摇头:“你这妹妹太过顽劣,是该找个人磨磨她的性子,否则我在时还好,一旦不在,迟早给我周家惹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道:“我还是觉得不妥,妹妹的名节……等一等,爹爹你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小居士不是那样的人,纵然是,我得一佳婿,又何亏之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捋了捋胡须:“你妹虽然顽劣,但本性并不坏,且朝夕相对,纵然不日久生情,也可增加几分熟悉,说不定便可得传几分手艺,那也是极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看来,爹爹对那位小居士,倒是十分看重啊!’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默默不言,实际上,也是看出周通乾纲独断,早已下定决心,无论他怎么劝,都是劝不回来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这个世界观念不同,送女儿、送妹子给强者,人家收下还是看得起你!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蓦然一声长叹:“青叶城势若危卵,我不得不为周家找一条退路,文武,你也不必跟我回城了,直接去烈阳郡,找你三姑,在那游玩一段时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局势已经到了如此地步?’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悚然一惊,此举动,完全就是一副托孤的模样了,顿时气不平:“那宋玉杰死时,爹爹你还重伤未愈,我们一家都在深山老林之中,那宋中安敢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以前的他,自然不敢,但现在,不好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希望的人最可怕,这周通老年丧子,并且还是独生的,到底心态会变成什么样,当真是不好说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人家还是长老,自己不过外门执事,偏偏还是敌对派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对方生无可恋,要拉一帮人陪葬,自己根本跑不掉!

        周通面色阴沉如水,他甚至怀疑这次的中毒之事,八成也是出自宋家的手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点就不必跟周文武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爹爹也一起走吧,我们没做亏心事,不怕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一个激灵,那宋中可是突破了伤惊二门,第七关的绝顶高手!

        真要发起疯来,血洗青叶城,还真没人能拦得住他,毕竟,这里可不是归灵宗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闻言,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苦笑:“你与你妹妹皆可走,唯为父不能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不过猜测,乃是最坏情况,或许实际根本不需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这个时候,周家举家搬迁,那整个青叶城会怎么想?

        在如此重大关头临阵退缩,周家日后就不要想在青叶城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的家族,也与猛兽一样,有着领地观念,青叶城无疑就是周家的地盘,一旦发现周家不能庇护,又或者临阵脱逃,就绝对会被抛弃,出现其它势力占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越是危急关头,周通越不能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与那宋中终究是同宗之人,又有林家在此,他未必敢乱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通心里忧虑,却还是安慰周文武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连他自己心里,也是这么想的,否则,若十成十确定是死地、绝地,以他的老奸巨猾,当然是万万不肯回去送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爹爹,将你送我当丫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方元盯着面前的周文馨,更是非常之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才……才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出口,周文馨周大小姐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方元上前,她更是惊恐至极地退后,双手捂着肩膀:“你……你想怎么样?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搞得我好像成了大恶人一般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:“别说我对你没兴趣,纵然准备做禽兽,少爷要丫鬟,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这个,周文馨顿时再也掩饰不住,肩膀耸动,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:“你这个坏人……呜呜……又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实在自作多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眉头皱起:“实际上,我准备今天就将你送出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抽泣声一下止住,周文馨抬起头,眨巴着泪水朦胧的大眼睛,盯着方元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她的想法,落到这个小贼手上,必然要被狠狠折辱一番了,却想不到方元根本看不上她,准备直接轰走!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惊惧尽去,一种羞辱的感觉又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前一刻,她还以为为奴为婢,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羞辱,但此时才知道,更有甚者的是欲求做奴隶而不可得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愿意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这下倒真有些感兴趣了:“还是宁肯被我糟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馨银牙暗咬,简直恨不得上前咬死这个得意洋洋的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想到昨夜爹爹的叮嘱,青叶城中的危机,特别是最后声色俱厉的呵斥,她一下吸气: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态度,顿时就让方元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:‘这是托孤么?看来宋玉杰之死的影响,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严重!’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片荒山野岭,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,但告诫你一句,不要入幽谷一步,否则生死自负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准备回去好好想想,先警告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花狐貂可不会怜香惜玉,若这小妮子当真要打探幽谷秘密,它下手必然不会留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,就八成要变作一堆花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入谷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大小姐看了看周围一片深山老林,还有隐约传来的各种兽嚎,不自觉地就身上一激灵,此时仍自嘴硬:“不入就不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掉头就走,直接将周文馨甩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周家人宿营之时留下的帐篷之类,一时半会也冻饿不死她的,方元自然也就漠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什么奴婢之说,有那个白痴会当真?再为此惹上一堆麻烦的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是没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太阳渐渐西斜,暗幕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边看着铁布衫的秘笈,手里一边下意识地比划着什么,见到花狐貂来,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狐貂极为人性化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看样子,青叶城中之事,还真有些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起身,长出口气,望着青叶城方向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通之所以死皮赖脸地将女儿留在这里,无非就是求个庇护,顺带再拉个关系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明白这点之后,方元顿时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这次的礼物令他满意,那就收容这小妞几天,再送回城中去,若是不满意,直接打发走也可,自己随心所欲,纵然周通又能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‘铁布衫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思虑清楚之后,方元顿时开始细细思索起自己获得的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好歹也是连破四关的武道小高手,又有归灵心诀傍身,纵然残缺了几处关键,但毕竟是归灵宗的高深秘笈,对于一些通用的武学常识与境界划分,自然不会作假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这些底气,他再看铁布衫,顿时就排除了周通做下什么手脚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我手上的武功,黑沙掌与硬气功最多修炼到第五关,接下来就必须重找功法,但铁布衫不同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里面闪烁着奇光:“它与鹰爪功搭配,正好形成鹰爪铁布衫,足可修炼至金锁重楼十二关大圆满的境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凭借这一点,周通让女儿在这里求得庇护,方元也得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对于他实力的提升,实在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差不多相当于瞌睡来了送枕头,纵然有救命之恩在前,这份礼物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锁重楼十二关,前八关之后,就是四天门,分为阴、阳、地、天,到了最后,就是突破天关,晋升武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归灵心诀隐约有着这方面的内容,但铁布衫却提都不提,显然等阶上逊色一层,没有武宗之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对我而言,如今的铁布衫,已经足够了!当然,黑沙掌也不能放下,尽快提升到第五层,随后就全力习练鹰爪铁布衫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做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换成其它武者,要转化武功,习练武艺,无疑是要水滴石穿,慢慢打磨,半点都急切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方元而言,也就是熟练度的事,多练几遍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之后,他看着又涨满接近十分之一的熟练度条,很是有些满意:“若给我再默默种一年田,什么宋家,归灵宗,都要往一边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花狐貂化为一道白影,突然出现在场中,举着小爪子比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谷外那位大小姐出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了想,随手扯过一块毛巾擦了擦汗,来到谷外的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周文馨蜷缩在一个角落里,手上拿着两块打火石,对着一堆柴禾秫秫发抖,却怎么也打不出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这幅模样,方元更是忍俊不禁,感觉周通也实在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派这个大小姐给他当丫鬟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么,她能照顾好自己,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