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三章 打算

第三十三章 打算

        噗哧!噗哧!

        一只通体洁白的信鸽扑腾着翅膀,没入一大片建筑群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建筑位于清河郡城一角,占地颇广,隐约间有着龙盘虎踞之势,一望就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周围行人,要么目中羡慕不已,要么低头疾步走过,都是不敢有丝毫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里是清河郡的土皇帝,归灵宗总舵所在!

    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    信鸽落入归灵宗一处清幽的院子之内,被一只白玉般的手掌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!青叶城急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手的主人取下信鸽腿上绑着的信条,脸色顿时微变,看着旁边一名半边面纱蒙脸的俏丽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子大概三四十岁左右,身材婀娜多姿,一双眼睛灿若星辰,明眸善睐,似含秋波,可以想见在年轻之时必然也是一位大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是归灵宗宗主,清河郡唯一的武宗——师语彤!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归灵宗最高掌权者,之前传闻带着爱徒远走访友,此时却赫然已经位于总坛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贵妇模样的师语彤看了看信笺,好看的秀美微微一蹙,语气有些沉凝:“宋中,做得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知道宋中痛失爱子,做事略微出格,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只是灭了几个寇家庄那样的势力,根本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了一个猜疑,连本门执事都动手,却实在是太过逾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师语彤旁边的年轻少女也说话了:“我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密令宗门人手,将林员外接出青叶城那个是非之地,很快月儿你就可以与他在郡城相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名清丽的少女,赫然是与方元曾经有过婚约的林员外之女——林蕾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谈性很浓,将宗内派系一一分析,似乎是想要林蕾月尽快接触这个层面:“此次宋中如此,炎长老那一系绝无法再说什么,据我所知,周家并未全灭,我等只要等在郡城之内,等其告状,再主持公道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似乎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觉得为师有些不近人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微微一笑,妙目一转,仿佛看透了林蕾月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蕾月不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连忙躬身谢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便是为师今日要教你的,平衡!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语气略微加重:“身为宗主,要学会平衡其下各方的势力!之前炎长老一系颇多桀骜,正好借着此次事情,打击一二,并且借力打力,自有周通背后的寒长老为其出头,我等居中调停,掌握生杀大权,才是重中之重,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的意思,就是我们轻易不能下场,要做高高在上的仲裁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欣慰点头:“你这丫头,悟性不错,须知只要是个组织势力,内部就必有党派争斗,身为魁首,首先便是这平衡二字,取其均势,令双方不得不依靠我们,自然便可驱策,如臂使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普通徒弟自然不会说,但师语彤是将林蕾月当成未来宗主培养的,自然早早传授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师尊提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心里清楚,区区一个周家余孽,对师尊而言,完全不算什么,能前来郡城,算是他的造化,纵然来不了,也只是福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师尊已经决定出手,宋中必然落不到善终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执掌归灵宗的武宗,师语彤自然有着这样的气势与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说起来也是好笑,那宋中之子,宋玉杰,似乎还想追求蕾月你吧?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……贪心不足,这次也算死有余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瞥了眼林蕾月,打趣道:“我们家月儿如此天姿国色,日后也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男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顿时红了小脸,跺着脚:“连你也来打趣人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向分得清轻重,我是比较放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神色转为肃穆,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林蕾月跟随她习练高深内功,对于纯阴有着要求,但宗内宗外,追求之人却如过江之鲫,只求定下名分即可,这当中为的什么,师徒两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很大!我之前带你去见的,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语重心长地道:“蕾月,你天生百脉俱通,又是通灵月身,与我的‘明月诀’最是匹配,未来的成就必然可以远远超越为师,接触到真正的修行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的……修行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喃喃着,眸子里也有着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次跟随师尊拜访的那位丹师朋友,就令她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比传说中的法士、灵士还要稀罕的存在,丹师拥有一样绝技,能以体内丹火,萃取灵材灵药,炼制出各种具有不可思议效力的灵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灵丹,不仅绝无丹毒,功效更是如神,每一种都足以令武者打破头去争抢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这次师尊为她求取的一枚‘凝月丹’,就与她的体质颇为相配,能令她习练武功进度一日千里,甚至未来冲刺三险关之时,还会多出数成把握!

        在亲眼见到之前,林蕾月根本想都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斯奇物!

        而丹师掌握着此种能力,自然也是各个势力的座上宾,百般讨好,轻易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她这次拜访的那位,甚至身边就有一位武宗,贴身保护,若非师语彤与他有旧,怎么也不会为林蕾月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这位丹师,也只不过是更高修行界的一个角落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些,林蕾月就有些心神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身为女儿之身,她也有着攀登更高绝峰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必不负师尊所望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盈盈拜下,神色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师语彤双手扶起,眸子里也很是振奋:“现在的你,只需要好好练武,有着灵丹之助,必能飞快突破伤门,化生内力,到时候我就直接将你定为掌门弟子,任凭谁都说不出话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其它的一切凡尘俗事,我也自会给你打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方家哥哥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听到这里,却是身体一颤,想到了幽谷之中,某个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师尊不问青红皂白,径自取消婚约,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若重来一次,自己当真有着决心,可以据理力争么?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心里一片混沌,第一次迷惘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河郡城,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一辆牛车缓缓靠近,方元手搭凉棚,望了望不远处的城垣轮廓,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前来如此大城,颇有一点兴奋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强自撑着病体出来,脸上带着一点不正常的潮红:“只要到了宗门总舵,纵然宋中也无法一手遮天,只是此时,他必然安排人手,在城门堵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中途路线有着千万条,只要肯绕路,除非宋中是归灵宗之主,否则根本拦截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猜到周文武的目标是清河郡城的话,守株待兔,却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兄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看向方元,眸子中有着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出之时,方元自然不会让别人一口一个居士地叫着自己,徒惹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他跟周文武年纪差不多,一来二去之后,两人就熟络了起来,趁机改了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计没有,倒是有一个笨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带起一丝笑意:“直接选个门,冲过去,就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脸上肌肉一抽,想不到方元的解决办法,竟然是如此的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是宋中一人所起,难道他那一系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再派人来堵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摊了摊双手:“而郡城足有四门,难道宋中会分身术?只要我们运气不是太差,不至于直接跟他对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拦路的只是宋中的几个弟子,他一只手就可以收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显得有些踌躇,眼见大仇得报在即,他可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一真的我们点背,与宋中当面撞上,那便只能开打了,反正只要将动静闹大,归灵宗自会有人接应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瞥了一眼周文武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连这个大好机会都不懂得利用,那周通所在的派系恐怕早就被宋中灭掉,连根拔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就按方兄所言去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一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连方元这个外人都敢如此,他又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周大公子并不清楚,方元之所以敢这么做,完全是因为有着武功傍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到时候宋中前来,只要将周文武一丟,自然可以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宋中现在还不知道他就是杀子仇人,应该不至于像疯狗一样地追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还可以大庭广众之下,将周文武送给宋中灭口,彻底坐死宋中的罪名!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种派系之争,最忌讳外人插足进去……我如此冒然,若是一个处理不好,八成会被两派围攻,或者干脆当成棋子利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生经验,此时方元的心里跟明镜一样:“无论如何,这次做事之后,必须马上脱身,远离漩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