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七章 窥视

第三十七章 窥视

        密林之中,人影几闪,浮现出几位倩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先的赫然是被方元扒光老底的小青,不过这时此女穿着湖绿色罗裙,腰悬长剑,看着倒是比那日更加秀丽,奈何尖利的嗓音完全破坏了这美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她周围,又有几名少年男女,其中一名穿着鹅黄色宫裙的女子,方元还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熟悉,更是可算青梅竹马,还定下过婚约!

        “蕾月师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姑娘拉着林蕾月的袖子,踱着脚道:“就是他……他就是那个抢劫我的大恶人,你可要给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抢我们青师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望着方元,也是一怔,几个周围的武者却纷纷忍不住,拔出刀剑上前,将方元包围起来,目中都似在喷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当然是因为之前青姑娘就找过他们,奈何将清河郡城与天涯海阁翻了个底朝天,也找不到什么小武神吴明,自然一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林蕾月挥手制止,又上前几步,目光中惊疑不定:“你是……方家哥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鼻子:“真难得你还记得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有些想不到,原本记忆中的黄毛丫头,此时却是脱胎换骨,有了一派大师姐的风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看了看林蕾月,又望了望方元,一头雾水:“他不是姓吴么?怎么又变成姓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以手扶额,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:“你认清楚了,真是这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纵然化成灰我也认得他!咦?莫非师姐你跟他相熟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顿时有些心里打鼓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当初一开始她去跟踪对方,也是有些违背江湖规矩,大受忌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元?方元!我想起来了,这不是林师妹你之前婚约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名青年男弟子大概也是暗恋林蕾月的大军之一,浑身一个激灵,看向方元的目光有如刀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方元只感觉周围一圈雄性牲口对自己的敌意赫然跃升数倍,目光炯炯,几乎要将他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我靠,这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?至于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顿时非常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林蕾月在归灵宗之中,容颜杰出,又天赋异禀,再加上性格和婉,还地位尊崇,简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,这时看到原本名义上占有她的男子到来,自然都是敌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放出消息,整个归灵宗的男弟子蜂拥而至,几乎能凑一个加强连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了小青,有些尴尬,对林蕾月倒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是看着这个黄毛丫头长大的,再说真论起来,自己也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,因此也没有丝毫羞愧:“原来是蕾月妹子,看起来,你在归灵宗过得不错,当真是可喜可贺之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之事,实在多有抱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俏脸微红,裣衽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见到这个婚约中的男子,她也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如何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外出之后,她却是明白一点,这个世界很大,她不想将自己束缚在一地一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妹妹,这位方大哥,是我的朋友,之前不过一个玩笑,我们两方都罢手,不再计较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拉着小青的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四海阁如此对待客人,也是一件大丑闻,被捅出去必然有损形象的。更何况,与归灵宗的关系,也不能放在阳光之下,纵然全城都差不多知道四海阁是归灵宗的外围势力,但直接出动归灵宗武者跟梢,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只感觉眼泪都要下来了,私房钱全部打了水漂,心塞啊,此时说道:“不过那……那发簪得还我!它……它是我爹爹送的生辰贺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这话都是她瞎编的,奈何所有首饰中,就那件最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抱歉抱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打了个哈哈,直接摸出发簪:“之前多有得罪,还望青姑娘莫要见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眼睛发亮,财迷一般夺回簪子,又有些惋惜:‘早知道这少年这么好说话,本姑娘干嘛不再饶对玉镯呢……呜呜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又是有些心头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忍俊不禁,在小青旁边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一听,顿时一蹦三尺高,仿佛小鸡啄米般点头:“好的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过头,对方元道:“这次本姑娘与你所有误会,就这么既往不咎了,方家哥哥,日后还可以来多打劫小妹几次,反正有人要赔双……唔唔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自知失言,连忙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这丫头,竟然是个财迷加铁公鸡的性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所有人立即了然,看向小青的目光中都带着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家哥哥来此,是为了宋中一事么?我记得,你并不会武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柔柔一笑,不着痕迹地带开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近来学了点功夫,来郡城看看热闹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无所谓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宋中凶顽,武功更是高强,纵然被打伤,也是凶威犹在,还请一定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不知方元底细,又嘤嘤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时,旁边一名青年武者忍不住了,挡在他面前:“我林师妹说的话,你没听见么?此地非你久留之地,不要以为学了点三脚猫功夫就可以出外横行,还是尽快离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青年弟子纵然追求林蕾月无望,也生怕这对哥哥妹妹今日一见,又近水楼台,擦出什么火花来,此时都是有志一同,要先将方元这个最大竞争对手赶出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赵师兄这就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名满脸雀斑的弟子却是冷笑上前:“这位方公子之前既然能欺负我们小青师妹,手底自然也有几分惊人业艺,兄弟不才,前来挑战,还望方公子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怎么能漏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!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堪称一石激起千层浪,几个男弟子眼睛大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证明自己的上佳之机会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……你老老实实跟我说,师父传授的青罗功,你修炼到第几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见着这幕,却是拉住小青,悄悄咬耳朵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五层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青吐了吐小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顿时倒吸凉气,这自然不是为小青,而是为方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青这丫头疯疯癫癫的,既是女子之身,又有靠山,本宗男弟子哪个敢真的跟她动手,因此对于她武功进境都是不太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方元,练武才有几天?竟然能打败一个五关高手?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注视着方元,第一次觉得这个幽谷哥哥有些神秘,原本要上前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环视一圈,基本上都是四五关的家伙,论根基素质,也完全比不上一路灵物吃过来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就是……神元的功效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明悟,神元就是精神意志!这方面超出常人,就可以从细致的观察中得出对方武功层次,甚至隐瞒自身,当然,前提是不能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现在,经过他有意调整,对面这群宗派武者,竟然没有一个察觉到自己是突破了五关的小高手,反而将各自的底细尽数暴露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倒是这林蕾月,我有些看不透,体内有着一股清辉之气息,非同小可!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暗自警惕,面上却露出为难之色: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!我是乡下人,下手没轻没重的,若是伤了你们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群弟子一听,一个个顿时火冒三丈,那雀斑青年更是叫嚣:“我若是被你打死,那也是自己倒霉,绝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,在场诸位,都是见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林蕾月与几个师妹的注目下,他极为迫不及待,生怕被抢了位置,跳下场中:“敝人孙铁书,特来讨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白痴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更是暗自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群人一拥而上,哪怕他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群公子哥竟然要一个一个上,莫非是专门找虐?

        正好他鹰爪铁布衫的熟练度涨的有些慢,需要实战经验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当方元正准备下场之时,刹那间,浑身毛发都是倒竖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他四五岁,独自在山林中行走的时候,被一条老狼盯上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是……有人埋伏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着痕迹地退开数步,看向林蕾月,顿时心里仿佛被一道闪电劈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宋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他竟然如此桀骜,被围攻搜捕的情况下,还要逆势反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蕾月是宗主亲传,掌门弟子,身份极为重要,绝对是个上好的护身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外界不是传闻,此人早已重伤么,莫非传闻有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心念电转中,方元却是越发距离林蕾月远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麻烦中心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要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奈何孙铁书看到方元要跑,顿时不干了:“之前还装模作样,难道现在要当孬种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小弟手无缚鸡之力,又怎么可能是诸位的对手?贻笑大方,贻笑大方了!告辞告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上说着没意义的话,已经退到了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场中异变突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