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三章 讨好

第四十三章 讨好

        银光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排元宝整整齐齐,压得捧着托盘的那仆役手臂都有些轻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看也不看,相比于这些世俗金银,他对另外一盒雄黄粉的兴趣还要更大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寒?你是张家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望着一开始的领头人,眸子里很有些玩味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知晓,八成是那个杂货铺老板告了密,而这张家势力网果然足够庞大,竟然在如此短时间之内就能置办好一切,并且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叶城新兴大家族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……方公子妙手回春,将周老爷子从鬼门关拉回,简直就是当世神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陪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更令他们隐约惊惧的,还是对方在郡城中手刃宋中的传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宋大长老,在青叶城诸人看来,可简直就是杀神一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家是地头蛇加归灵宗执事又如何?还不是说灭就灭!

        但就是如此桀骜霸道的宋中,最后都死在这位爷手上,又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冒犯?想在这片青叶城立足,巴结也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按照家主推测,此人极有可能是内力境的高手,竟然如此年轻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张寒看着方元年青的面孔,心里说不出的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摆手:“你这些东西,我不能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可是不甚满意?请尽管吩咐,小的一定办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方元推拒,张寒立即大急,毕竟家族里给他的任务,就是要尽力拉拢这位方神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异常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他师父问心居士开始,幽谷两人就有了这样的脾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的,都是自己去争取获得,或者交换而来,轻易不会受人恩惠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问心居士的话而言,就是牵绊太多,难以偿还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论起来,也就田老汉、林员外等几个寥寥的幸运儿,机缘巧合,才与幽谷结下缘分,有着情面,方可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嘴唇动了动,在这个少年面前,蓦然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压迫与威严,愣是说不出反驳的话语,带着家丁灰溜溜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他们的背影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又有些哑然失笑,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成为了左右青叶城势力的强大一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纵然之前的周家顶梁柱周通,也不过武道第五关修为,再加归灵宗外门执事的身份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家、郭家新进崛起,纵然有着底蕴,大概也就几个四五关好手的样子……林家还要更加不堪一点,错非借着归灵宗与林蕾月的虎皮,根本混不到第一家族的位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到这点,顿时就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一个青叶城,就是如此,实在给他一种山中无老虎,水浅王八多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很大,青叶城,终究太小了,简直就是乡下的乡下……甚至整个清河郡,也不过偏僻一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摇摇头,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某个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等到日后修炼有成,必要游历天下,见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当然,饭要一口一口吃,目前我需要做的,还是突破三险关中的惊门!’

        武道第七关,是为惊门,突破之后,就是宋中的巅峰水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元对于自己却是有着无比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惊门惊门,伤精动神……考验的应该是武者之神元!有着问心茶与坐忘茶道之助,我最是不惧这方面的险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第八关死门,不成就死,与武者精气神三元都是紧密相关,据我猜测,应当是基础属性越高,通过的可能性越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武道前八关,在方元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突破死关,进入四天门的境界,在清河郡内当真可以横行了,纵然归灵宗之内,也似乎只有两个左右长老,有着如此实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锁重楼十二关,过了这前八关之后,便是四天门!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境界的武者,就是一郡巅峰,足以在小地方开宗立派,甚至在归灵宗这种宗门之内成立派系,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狐貂经过我不断培养,此时应该与七八关高手差不多,红眼白鸟群中的灵兽级别大概也是如此,唯有那头鸟王,起码也是四天门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那群灵兽,方元的好心情顿时又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将红眼白鸟群驱逐或消灭,又谈何统治青峰灵地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灵肥,那种神效必须要积累很长一段时间才有,新近产生的根本没有多大用处,获得灵地之后,却自有加速灵植生长的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还不知道那个灵地之内,会不会有着比红眼白鸟更加可怕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但越是如此,才越有味道……不是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发现自从习练武功以来,自己的性格也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多了一种热血,还有不断攀登的渴望?

        ‘看来武功塑造性格,并非空穴来风,再加上我最近杀了宋中,念头通达,连带着天性也变得活泼起来了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边思索着,一边逛了其它几家店铺,将雄黄粉配齐,又购入一批生活物资,装了满满一大背篓,这才来到城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饶命!饶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入门位置围了一大群人,更有惨叫从当中不断传来,令方元略微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走上前去,就更加惊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杂货铺掌柜么?怎么会在这里?还有他旁边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这一幕,眼睛里面顿时闪过一缕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中,之前那个胖胖的杂货铺掌柜倒在地上,脸颊已经被抽肿,不知道打落多少颗牙齿,甚至连腿也断了一条,显得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还有两名豪仆,正拿着鞭子,虎视眈眈,不时就要来上一下,令掌柜的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两个仆役,赫然与之前的张寒穿着打扮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……悲哀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这幕,却没有多少痛快与欣喜之感,反而摇了摇头,转身大步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知必然是自己之前略微流露出的不快令张寒察觉到了,反手就将这个出卖自己行踪的掌柜绑了出来,痛打一番,并且还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,为的就是出气与讨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做奴才的悲哀,主子要打就打,甚至,为了某个莫名其妙的理由,就可以随时拖出去宰杀!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神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城门之外,张寒早已笑嘻嘻地等在了那里:“不知道您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掌柜,是你们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木着脸,突然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以前倾向周家,如今想要倒向我家,墙头草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摇摇头,神情中带着不屑:“但此人既然冒犯了神医,也只能怪他咎由自取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不过小事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毫不怀疑,只要自己略微流露出一点意思,这张寒搞不好真会让这胖掌柜悄无声息地‘消失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那样做了,对自己又什么好处?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看向张寒的眸子,也带着一丝怜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得意洋洋,却不知,那掌柜的今日,就是他的明日!

        这张家家主不自己出马,偏偏让他出头,用意岂不也是很明显么?为的就是以防万一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成功,自然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将自己惹毛了,立即就要壮士断臂,将他当成弃子丢出补救,到时候,只怕被打得半死的,就要换成这位张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家的善意,我收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摆摆手,身影越走越远:“我本山野俗人,不想参与县城之事,你与你的家族大可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恭敬地弯着腰,望着方元的背影,突然间,眸子一下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方元说第一句话之时,他还在附近,但等到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之时,对方的背影甚至已经消失在拐角,如此轻功身法,与内息境,完全就是两个层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……真的是……内力!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悚然一惊,几乎浑身每个毛孔都要战栗,终于知道为何家主要如此不惜代价地拉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一个宋中,就可以杀得青叶城万马齐喑,若是换成这位爷呢?

        与宋中不同,以对方的年纪,未来完全可能在武道上不断进取,甚至臻至他所无法想象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纵然明知道不应该,但张寒的心里,一丝嫉妒还是仿佛毒蛇一般,盘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来到人群之中,驱散围观者,又命两个豪仆停手,将看起来奄奄一息的胖掌柜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寒爷……饶……饶命啊,小的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立即断续惨叫,当真是闻者伤心,见者断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你一门心思向我家靠拢,本没有错,错就错在得罪了那位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上前,亲昵地拍打着掌柜的肥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张家善罚分明,你之前那顿打,是罚!这些,就是赏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抽出一张银票,在掌柜面前甩了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去吧,之后你要如何都随你,纵然来找寒爷报复,爷也悉听尊便,听明白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不敢!小的不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连连叩首,望着地上的银票,喉咙滚动,眼睛里面的光芒实在复杂难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