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六章 比武(求收藏!)

第五十六章 比武(求收藏!)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时日渐渐过去,整个少阳城却是变得越发戒备森严起来,那严重肃穆的气氛,纵然普通人都有着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,都有着来自烈阳郡各地,甚至外郡的武者,一股脑地涌入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少不了的,还是五鬼门的弟子,在街头巷尾之内,争斗与厮杀,几乎没有一刻不在持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相伴随的,便是少阳城有异宝出世的情报,一下散播开来,越传越远,吸引着更多的武者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阳城有异宝?还有人看见宝光,直冲云霄,蔓延数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骑在一匹青毛驴上,听着这些夸大其词的传闻,却是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有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与他同行的,还有一个身高七尺的大汉,浑身肌肉高高隆起,如同蛮牛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俺兄弟亲口说出来的,比真金还真!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汉扛着柄门板一般的巨斧,看着倒是很有一些威猛之气:“俺看你投缘,要不也来咱牛头山入伙,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论秤分金银,何等爽快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富贵兄抬爱了,小弟武功浅薄,还是免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暗自翻了个白眼,想不到这个憨子,竟然还是个山大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与他不过道左相逢,一起前往少阳城,大名却是非常有些喜感,姓王名富贵,一听便是富贵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他所言,那个牛头山也是烈阳郡一霸,似乎颇有些名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王兄这次前来,是为了异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不想再谈什么入伙不入伙,立即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宝贝还不知道是啥模样,纵然知道了,也有的是高手去抢,俺才不轻易趟浑水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眼睛中闪过一丝极不相称的精明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想不到老兄还是一个明白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诧异:“那为何你还来这少阳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个,王富贵顿时眉飞色舞,一挥手中板斧,劲风呜咽有声:“近日八方风云会少阳,正是我等武者成名之时,听闻五鬼门、归灵宗的不少前辈名宿、青年俊杰都汇聚于此,只要找准机会挑战,立即就可闻名全郡,乃至幽山府……此等良机,又如何能够错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拱了拱手,总算明白这次之事为何越闹越大,还能吸引如此多的武林中人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人喜动不喜静,但凡遇到点热闹就不愿意错过,更不用说,还有重宝的诱惑在前,纵然明知山有虎,恐怕还是会偏向虎山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说老弟,你武功虽然不行,但医术高超,若入我牛头山,俺老王拍胸脯担保,那第五把交椅,就给你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在路上看到方元偶施妙手,救回一对可怜爷孙的小命之后,王富贵对于方元的医术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随时都在想着拉他入伙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方元对做山贼完全没啥兴趣,也就敬谢不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阳城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前面城楼,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还有武者比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看到城门口围了一圈挎刀佩剑的武者,里面人影飘飞,顿时来了兴趣,往前挤去:“都给俺闪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人高马大,插队起来当真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有着武者怒目而视,看着他铁塔一般的身材,外加门板一般的巨斧,顿时就不敢多嘴,倒是让方元跟着占了不少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战圈之后,才发现此时比斗已经到了末尾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中一老一少,两名武者正在捉对比武,老者白须飘飘,一身飞鹤服,卖相极佳,奈何此时却是狼狈到了极点,被对面的青年武者逼入险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青年,居然也武破六关,入了内家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向青年,眸子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星眉剑目,生得一副好皮囊,只是脸色过于苍白,带着点森冷邪气,黑衣黑裤,纹有一个白色骷髅头,赫然是五鬼门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向旁边的王富贵,就见到此人青筋凸起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登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看来这位小哥乃是外来人,竟然连小鬼王林荒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名中年武者略带讥讽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鬼王林荒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,他可真没听过此人的名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林荒乃是五鬼门掌门弟子,天资横溢,二十岁就突破了伤门,成就内力真气……乃是烈阳郡青年中第一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局,却是随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听了,登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他自己,纵然林蕾月,上次所见,距离伤门也仅有一步之遥,若是突破,立即就可刷新这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跟他比么?呵呵……恐怕这林荒地羞愧到撞墙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自身可是一年之内,武破七关的绝世妖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方元神元强大,对于战局却是越发细致入微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林荒的武功偏于阴柔,就仿佛蜘蛛结网一般,一步一步地将对手逼入绝境,此时那老头已经回天无力,趁早认输还好,否则必然要内伤严重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元念头起来之时,场中形势顿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阴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荒沉喝一声,右手一下苍白无比,褪尽血色,又柔弱无骨地飘忽上前,如同一缕清风般突破老头的防御,按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面色数变,猛地倒退,吐出一口紫黑色的血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鹤老人竟然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可是我烈阳郡成名已久的内家高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鬼王尽得五鬼门主精髓,不仅是烈阳郡,纵然幽山府之内,恐怕也足以名列顶尖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围观众人纷纷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尔等听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携着击败飞鹤老人之威,林荒环视一圈,傲然道:“少阳城乃是我五鬼门的地盘,尔等招子都给我放亮点,否则,这老头便是榜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冷哼一声,带着诸多弟子没有进城,反而策马扬鞭,不知要去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等到人走了之后,才愤愤道,颇得墙头草之精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王兄希望功成名就,大可上前挑战,若能赢个一招半式,岂不宿愿得偿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里带着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王富贵纵然天生神力,一身大力牛魔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五层,一般五关武者绝非对手,但与内家高手一比,照样要相形见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这个,王富贵顿时憨笑着摸了摸脑袋,跟方元装傻充愣,突然面色一怔,看向飞鹤老人佝偻着离开的背影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夕阳余辉之下,那背影的确充满了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,令方元都突然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小鬼王这次立威之举,显得颇有成效,城门这些武者经过威吓之后,立即规矩了很多,有序入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……好兄弟陪我去飘香楼喝两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进城之后,立即甩开之前忧伤,对方元道:“俺喝遍牛头山无敌手,这可不是吹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小弟另有要事,这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挺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温柔阵仗,奈何方元估算一下自己的酒量,顿时就知道要出丑,索性直接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事?是何要事?莫非兄弟急着去见某位红颜知己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调笑一句,突然看到一辆马车在两人面前停下,车帘掀开,露出一双带着惊讶的秋眸:“方家哥哥?还请上来一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你看到了,我是真有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鼻子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呆在那里,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,猛地一拍脑袋:“乖乖……竟然还真有红颜知己,方兄弟深藏不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他又跳脚大骂:“重色轻友,竟然将俺老王一个人扔在这里,哼!俺自行喝花酒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姑娘!真是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厢内空间狭小,方元坐在一边,鼻子周围就萦绕着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面林蕾月看着他的目光却十分奇怪,复杂万分,令方元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知晓林蕾月之前冲关失败,就是因为他的阴影,错非羞于启齿,没有告诉他人,恐怕归灵宗早就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称呼中带着疏离之感,林蕾月眸子一动,轻启檀口:“得闻方公子武破六重,医术更继承尊师衣钵,蕾月欣慰非常,只是为何非要来参与这次之事?须知此时的少阳城,实在是危机重重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静极思动,听闻此地有异宝出世,便前来看看,只要不冒然卷入争夺,应该也无大碍的……林姑娘也是为此而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好奇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此事机密,但不知为何,日前竟然泄漏消息,乃至附近几郡都同时听闻,大批武者赶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苦笑一声,承认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们故意放出消息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浑水摸鱼虽好,但如此声势浩大,绝非我宗愿意看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凝重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当中内情,可就有趣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,眸子里若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