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三章 异变

第八十三章 异变

    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    晴空之中,铁翎黑鹰越飞越高,最终化为一个小小的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狐貂张牙舞爪,身上伤势已经愈合大半,一副迫不及待之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!没有人能讨我们幽谷的便宜,我这就去为你报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安抚了花狐貂一下,脸上带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鹤翁来找他的麻烦,以为吐一口血就能揭过了?何等天真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还生怕对方不知道自己实力,将武者都摆在了明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对死关兄弟,花狐貂勉强能应付,还有那胡宇旭与张生两天门,不是我的对手……剩下的就可以交给铁翎黑鹰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作战计划非常简单,甚至堪称粗陋,但没有关系!

        有着飞行灵禽,他完全可以想打就打,想走就走,占尽优势!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乃是青叶城地头蛇,虽然正面硬撼绝非这波人的敌手,但要查探踪迹,却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波人马不停蹄,没有在青叶城停留,直接回苍水郡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情报,方元嘴角就不由带起一丝笑容:“虽然谨慎,却还是太低估我了,以为还能跑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    铁翎黑鹰仿佛听懂了他的意思,一声长鸣,速度蓦然加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界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乃清河郡与苍水郡之分野,山势绵延,起伏不定,宛若一条苍龙盘旋,分割两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    铁翎黑鹰目力惊人,在山道上发现唯一一处宿营痕迹,立即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跑到了这里,真是够快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周围零星的火堆、帐篷等物,面色又忽然一变: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上前,看着被利刃割破的帐篷、打翻的铁锅、汤碗等物,还有地上的一处血迹,表情忽然十分玩味:“内讧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方元不再迟疑,直接掀开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浊气传出,当中躺着两个人,是当日前来寻衅的武者,可是已经没有了丝毫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……中毒?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这两人嘴角怪异的微笑,又看了看还未燃尽的灰堆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……我要做的事情,竟然有人帮我先做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营地翻检了一遍,旋即就在帐篷当中找到了更多的尸体,配合着清晨森林的静谧,看起来很是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这架势,一半人都不知不觉中招,在睡梦里做了糊涂鬼,还有一部分则是发现了秘密,开始反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来到营地边缘,又见到几个武者尸体,死于刀剑之下,旁边的一根树干上还有着利刃劈砍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上眼睛,仿佛看到了昨夜发生的一幕:“要如此大规模地投毒,唯一能下手的,只有一人了……鹤翁!!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唯有这位名医,才有着如此无色无味,发作极快的药剂,并且身份够高,令他人不起疑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他为何这样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有些不解:“仅仅只是为了遮掩失利?不至于如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这样,他还是依旧将这当成了一个可能,毕竟,人真的疯狂起来,下限实在是会超出预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理智的疯子,恐怕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沿着痕迹往前,方元的眼角又是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着高手逃出来了……这是在追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面前,赫然出现两具尸体,眉心裂开,伤口处荡漾着一股惊人的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生的翻云覆雨九剑策?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眉头越发皱起:“鹤翁疯了?连此人都要下手?还是有着什么迫不得已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猜测,等到他看到一个烙印在树干之上,阴阳分明的掌印之后,却是有些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铁翎黑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声高呼,跃上铁翎黑鹰背部:“立即沿着这个痕迹,巡查营地周围!一个可疑之处也不要放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九蛟齐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处荒林之内,张生面色如铁,衣衫略微凌乱,手中长剑幻化为九重光影,仿佛银河倒悬般刷落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被剑气针对的两名武者赫然正是当日的死关武者阿大阿二,蓦然见到此等声势,面色都是一片惨白,仓促格挡。

    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    两声清脆至极的剑鸣过后,这两人面带不可置信之色,缓缓到了下去,眉心裂开一个半寸不到的豁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张生收剑,面色骤然一变,吐出一口紫黑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一道身影鬼魅般地扑出,一爪印在他的丹田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声沉闷的巨响,张生整个人都倒飞出去,不知道折断了多少叔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张生你的《蛟龙渡狩经》不愧是能修炼到武宗的功法,中了毒竟然还能支撑到现在,甚至强行击杀阿大阿二兄弟,我可真要佩服你一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突袭的身影容貌英俊,眼带邪气,赫然是之前被方元三言两语吓跑的胡宇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中了你一爪,丹田碎裂,早已是个废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个声音叹息说着,鹤翁缓缓走出,看着阿大阿二的尸首,眉头大皱:“只是你为何不趁早出手?我培养这两个属下出来,可是大不容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之前剑势太过凌厉,若非趁着他动手疏忽之际的破绽,我也没有把握一击即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阴沉着脸,旋即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张生又杵着长剑,站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纵然狼狈不堪,甚至双腿都在微微颤抖,但他的脊背仍旧挺得笔直,宛若一根标枪!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鹤翁,从牙缝里挤出话语,简直字字带血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仰慕你之名,为你而来,纵然一败涂地,又何以至此?还与此人同流合污,狼狈为奸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生眼睛里面满是不可置信,又盯着胡宇旭,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苍山三雄、郭家兄弟、还有落花剑……队伍里面一个个憨直汉子的音容笑貌,似乎一下就浮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嘻嘻……你等武者,对我娘舅之命阳奉阴违,害他略有小挫,这岂不是有大罪在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阴阴一笑:“不仅是你们,还有那个方元,以及当日在幽谷中的所有人,我们都不会放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是死在这里,而是被幽谷方元,配合归灵宗埋伏所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日幽谷中的所有人,都逃不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已经认定张生必死,胡宇旭说话便非常随意,透露出许多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鹤翁听到这个,眉头一皱,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……娘舅?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生眼睛瞪大,旋即凝重摇头:“原来你们竟是这样的关系……看来鹤翁你对他的恶行,早已有着耳闻,只是装聋作哑吧?想不到,你们竟然已经狼狈为奸,同流合污如此之久,亏我之前还以为幽谷神医对你多有污蔑,现在看来,你是真正的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笑嘻嘻地上前:“反正过了今日,你就是一个……死人!并且,以我舅舅在苍水郡中的声望,你觉得江湖人会相信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恶贼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生目眦欲裂: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张生,我原本也不想动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鹤翁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眸子清澈,脸上带着悲天悯人之色:“只是你不愿像阿大阿二一般对老夫唯命是从,又知道了这么多秘密,若留在世上,实在是最大的不安因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贼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生破口大骂:“老子当初怎么就瞎了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骂吧!骂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手上凝聚内力,悠然上前:“我早就看你很不顺眼了,这次便送你归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生挣扎着想要反抗,只是他先中毒物,又连番大战,再被偷袭,此时已是油尽灯枯,站着也只是靠了胸中一口气勉强维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胡宇旭不动手,或许也活不过今夜,此时更是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清脆的巴掌声从林中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跳开几步,脸上满是警惕之色,更带着一丝杀意,显然不论被哪个撞破,都不打算让对方活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精彩!当真精彩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身影缓缓自密林中浮现,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:“想不到随意过来一趟,都能看到这一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鹤翁悚然动容,旋即面上就带着一丝狰狞:“幽谷方元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声音,简直恨不得将方元剥皮吃肉,连方元都有些纳闷他们之间的仇怨有着这么大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天堂右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投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方元孤身一人,胡宇旭先是一怔,旋即狂笑起来:“说吧,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有的人,总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摆了摆手,一道白光顿时从密林中冲出:“花狐貂,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伤了自己的人就在面前,花狐貂化为闪电,猛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畜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宇旭惊呼一声,与花狐貂交过手的他自然深知此兽的厉害,从腰上抽下一柄玉带般的软剑,护住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鹤翁,我们之间,是不是也有着一笔帐要算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向鹤翁,神色戏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