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四章 摊牌(求推荐)

第一百零四章 摊牌(求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静室之内,方元缓缓将玉简放下,脸上又带着点唏嘘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苦求不得之物,竟然以这种形式,来到了我的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,又带着点喜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皇甫仁和所言,他当年被压迫至极点,终于不堪忍受,趁着一次机会,卷了这玉简出逃,一路来到幽山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因为神元不足,根本无法突破玉简,也不知道里面储存了何种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方元而言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!

        《灵鉴》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玉简中所藏典籍的名字,一部炼丹师入门的典籍,不仅详细记录了上万种常见灵物的习性、药性,以及处理手法,更是有着一套独特的鉴定灵物技术,专门辅助炼丹师判断灵材珍惜与否,含毒几何等等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个世界上所出产的灵材千奇百怪,不一定能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最宝贵的,还是里面炼丹师的注释,还有一些灵材的处理手法……对皇甫仁和而言,应该是求之不得之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思索着,当即就决定日后再将这部灵鉴慢慢传给皇甫仁和,也算物归原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这仁和有眼不识金镶玉,否则直接给兰若摸索,这丫头应该也能看出一点奥秘来,当然……这样它也落不到我手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侥幸地想着,又有些隐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看上兰若的神秘灵士或灵徒势力,也是一个小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自己已经将野狼帮灭口,能不能追查过来,还是两说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如此好的苗子,方元还真有些舍不得让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师之道,不能轻传,但我手上又不是只有一部灵士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不负责任地想着:“多培养一些忠诚的下属出来,对我也有好处,当然,不到实在没有办法的地步,最好也不要让那丫头去练血魔经,想想有些瘆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一想,我幽谷一系,要人有人,要灵材有灵材,还有神医、药师、功法、外围势力,当真是青叶城第一豪强,若我是归灵宗宗主,即使只知道一部分,遇到大战,也必然要拿它开刀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,顿时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屁股不同,看问题的立场与态度,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他现在屁股坐在幽谷一边,自然不希望看到归灵宗作威作福,肆意割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!他们人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思索间,门外传来张生的轻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们去大堂等着,我马上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拉开房门,顿时就见到了握着笤帚的张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经过自己调养,加上舍得用灵材,勉强修补了丹田,此时已经恢复了内家高手实力,也算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战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幽谷厅堂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周文武、玉新楼、皇甫仁和等人俱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皇甫仁和事不关己,还能慢悠悠地喝着茶水,玉新楼却是有些焦躁地转着圈子,周文武最是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来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方元到来,三个人一同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头,坐在主位,又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张生立即带上房门,有他在外围把守,等闲四天门都无法悄无声息地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可是归灵宗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是如此,归灵宗已经下了总动员令,命令清河郡各城戒严,接纳扩编后的归灵军进入驻扎,并且各家还要摊派,出人出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直接称归灵宗,看来也是不满愈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它勒索了你们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方元反而来了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叶城各大户,每家黄金百两,灵粮不等,还要派出最高战力,听候临时城主差遣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的脸色很臭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周家刚刚有着起色,眼见就要被这一下逼得伤筋动骨,特别是连他这个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内力高手都要上场拼命,能有好脸色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情况比周兄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新楼苦笑一声:“只是被勒索了一大批钱粮物资,再腾出购买的几间商铺,交由临时城主大人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是如此,看来我幽谷这边也不可避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沉吟了下,忽然问道:“临时城主?原来那位县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那位县尊,可是一位老好人,或许也是因为没有多少实权的缘故,很是与人为善,只要不彻底颠覆秩序,任何事情都是睁一眼闭一眼,正是地方豪强的最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清河郡既然反了,自然不承认之前那一套原本就很薄弱的官僚体系,立即将县尊换了人,连称呼都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主?!听着就很有私兵的味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撇了撇嘴巴:“怎么?对我幽谷的额度,还未下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文武道:“大人在青叶县的影响,绝非我等可比,并且也没有在县城安家,基业不在,自然随时可走,想必那位城主也不敢催逼太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珍珠儿求见,说是谷外来了一位女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张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沉稳浑厚,令周文武一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早就知道大人收留了一个扫地老头,但从今天这传音看来,对方内功精湛深厚,竟然还似乎远超过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客?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瞥了一眼周文武,心里顿时浮现出一种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生退开,与珍珠儿说了几句,浑厚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林家,林蕾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没有丝毫意外:“你们先退下!待我见见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,纷纷回避,没有多久,珍珠儿就领着一女进入,又飞快献上香茶,倒退着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姑娘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摆手,神态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却是怔怔地望着这个称得上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,总觉得对方改变之快,完全出乎自己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现在这种从容自信,完全是长期身居高位,生杀予夺才能培养出来的威仪,纵然自己已经突破内力关卡,仍旧要为其所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幽谷虽然偏僻,但仍有一杯好茶待客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端起茶盏,微微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待客之茶自然不可能用灵茶,但也非常不错,清香扑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喝了口,眼睛顿时一亮,看向方元,又似乎带着点黯然与决意:“方家哥哥,妹子此次来的意思,你或许已有了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摇摇头,有些苦笑:“你归灵宗要成王争霸,尽管去就是了,与我这幽谷野人何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!幽谷虽非在青叶城内,却也受其管辖,这点哥哥可要否认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心里更是默念:‘我这是为方家哥哥好,否则,真正撕破脸皮,惹动师尊出手,那就真的对不起问心叔叔了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劝阻师父的努力,对方还如此不领情,不由就有些愤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鼻子,似笑非笑地望着林蕾月:“那这次归灵宗的条件,又是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灵米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咬了咬银牙:“至少五百斤,当然,我归灵宗不会白要你的,会按市价赎买,还有,方家哥哥你医术过人,还请移居青叶城,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危考虑,免得为宵小所伤,当然,在战争期间,还请方家哥哥出手,救治我宗伤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成之后,不仅整个幽谷,我归灵宗还可做主,将未来三代的青叶城主都交由你指定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,顿时期待地看向方元,不得不说,比起其他人来,这条件绝对宽松优渥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冷笑,面上故意做出迟疑之色:“这实在是一个两难的抉择,还且让我考虑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医之名,毕竟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影响力,只要他不是露出举家迁移,投靠幽山府主等等举动,即使师语彤也不敢催逼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还要考虑?’

        林蕾月心里的不满又加深了一点,淡然起身:“还可以考虑五日,这是蕾月为你争取来的极限,五日之后,再来的便不是蕾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带着点威胁的话语,她向后堂瞥了一眼,显然也发现了藏着的几人,这才提裙行礼,走出了厅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这蕾月丫头,当了几天少宗主,气度果然不一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感觉有些牙疼:“就是太过凶巴巴了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无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,周文武几个出来,脸上微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怪你们,恐怕早在周文武你前来幽谷的时候,就被人跟踪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长出口气,倒是没有感觉太大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纵然师语彤亲自前来,打不过,他还是跑得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退有余,自然俯仰无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些手下、基业什么的,毁了可以再建,死了可以再招,当真没有什么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最坏情况,至于此时,能保住,还是尽量要保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