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章 掳人(求收藏!)

第一百一十章 掳人(求收藏!)

        青叶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往昔不同,此时的城墙上,站满了精悍的士卒,一种巨大的机械弓弩拉开,对准城门,带着铁钩与放血槽的巨大箭头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时期,这里不仅新换了一个城主,连守备也是完全被归灵军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归灵军以归灵宗弟子为军官,号令一统,即使没有幽山府兵最低级都是四关武者那么奢侈,但也有三关左右的武道修为在身,对付普通人简直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踏踏!

        夕阳如血,一队骑兵自地平线上浮现,呼啸而来,如黑风狂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……城墙十丈范围之内,持械者未表明身份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归灵军顿时紧张起来,弩箭毫不犹豫地对准了骑兵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乃归灵宗长老出行,有通行令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面旗帜在骑兵中打出,赫然是归灵宗样式,一名骑兵举着铁质令牌,奔跑到城墙之下,刚好在十丈之外站定,大声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归灵宗弟子施展轻功,从城墙上缒下,看了看令牌,又飞快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多久,城门大开,韩长老亲自出来迎接:“原来是边长老!宗主之前便飞鸽传书,跟我提过这事,只是想不到边兄弟来得如此之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枫城的世家都是软蛋,某家只是灭了几族,顿时就吓得俯首帖耳,乖乖从命……嘿嘿,本人也是有些始料未及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边长老毫不在意地笑了笑,显得很是邪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三十来岁模样,两鬓微霜,似乎饱经沧桑,身上的气息却是如渊如海,不在韩长老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边兄弟里面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含笑抱拳:“我这青叶城,与另外几处不同,情况……有些特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边邪,乃是清河郡中有名的一个独行武者,传闻乃是盗墓出身,少年时掘了一个大墓,获得数部失传的绝学秘笈陪葬品,从而崛起,此时已经有着地元境修为,野心勃勃,大有突破武宗,自成一派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知师语彤允诺了如何条件,竟然说动此人加盟归灵宗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韩长老的猜测,宗主大人只怕是要这边邪接替阎婆的长老之位,毕竟她被掳如此长时日,却音讯全无,八成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个某家自然知晓,幽谷名医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毫不在意地一笑,与韩长老并肩入城,来到城主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新任命的青叶城主虽然有些经理长才,但本身修为却不怎么样,见到宗门内两位实权长老到来,早就忙不迭地准备了宴席招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酒菜之后,韩长老欲谈正事,摆了摆手,顿时一干奴仆女婢纷纷退下,将空间留给这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边长老此来正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抿了口酒,脸颊有些微红:“那方元武功厉害,或许已到四天门级别,又豢养了一头灵兽,整个青叶城内,也就老夫有把握能在幽谷之外窥探而不被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麻烦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皱起眉头,又有些说不出的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他嫉妒方元的天资,能如此年纪修炼至四天门,还是运气,能获得灵兽相伴,又或者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端着酒盏,脸上的笑容很是有些意味不明:“老夫倒不怕那幽谷耍什么花招,只是终究有些情面上的事情,放不开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韩长老放心,一切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自然听过方元为韩长老诊治的事,更知道他还与宗主爱徒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暗骂韩长老包藏祸心,要自己来做这个恶人,又哀叹自己乃是新入宗门,哪怕明知道有些荆棘,这事也得做了!

        ‘左右宗主大人就快完成盟约归来,到时候,由她亲自处置最佳!’

        边邪心里转动着心思,表面却是放开,连连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一声极为突兀的笑声传来,令边邪与韩长老手上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,敢如此喧哗,找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面色不快,向来源处一瞥,整个人顿时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个翩翩少年郎大摇大摆地推门而入,不是方元又是何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居然还在开宴会,不会责怪我不请自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旁若无人地进来,直视韩长老,平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怎么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干笑两声,不知道为什么,手心顿时有些出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可是防守严密的青叶城,更是核心的城主府!对方是怎么绕过归灵军与那么多明岗暗哨,来到这里的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此时更加重要的,却是对方的态度,有些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没有见过方元,看这架势,还以为是城主府内的某个重要人物,望向韩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边邪长老,我来为你介绍,这位便是幽谷神医,方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干笑两声,脸上肌肉颇不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就是你!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眼睛瞪大,同样有些难堪,毕竟,自己与韩长老刚刚还在密谋对方,当事人立即就出现在面前,这尴尬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重要的,就是对方究竟听去了多少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给了你五日期限,目前未至,为何来了,莫非已经考虑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定了定神,又看了看旁边的边邪,顿时有了些底气,森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考虑得很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脸上的笑容扩大:“并且,我今天还真是很幸运呢,原本只打算抓一个实验品的,想不到老天竟然再送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实验品何意,但光看方元的神态动作,就知道绝对不怀好意,包藏祸心,准备翻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顿时先下手为强,一声爆喝,猛地将手里的酒杯摔成粉碎!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杯盏落地碎开,清脆的声响不断回荡,空旷寂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没有任何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原本作势欲扑的韩长老与边邪对视一眼,都是有些不好的预感,额头微微浮现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很失望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嗤笑一声:“还想着摔杯为号,三百刀斧手齐出的把戏?没用的……此地已经被我彻底封锁,你们的声音能传得出十丈之外,我佩服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封锁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缓缓起身,知道今日无法善了,缓缓脱去外袍,露出里面的金丝软甲,双手缓缓缠上一个诡异的拳套:“还请神医为韩某解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想拖延时间了,我也没有猫戏老鼠的闲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摇摇头:“如果你们束手就擒的话,我还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    边邪爆喝一声,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,瞬息间来到方元面前,一拳捣出,如猛虎咆哮,直取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盗墓所获得的神功秘笈有着三部,一部十二兽行拳,刚猛无匹,一部铁骨功,内炼金刚,还有一门轻功身法,是为不归步,互相配合,完全不输归灵心诀与玄阴心法,在清河郡闯下偌大的声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全力出手,声势更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兽行拳?我听过你的名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右手随意往前一爪,看似随意无比,实际上却是凝重如山,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    拳爪一触即分,边邪怪叫一声,飞快倒退,右手缩在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眼皮直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站在他的角度,赫然看到边邪的整条手臂都是鲜血淋漓!竟然在拼斗中一招败北!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有些苦涩,颤颤巍巍地吐出两个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将边某逼迫到如此地步,不仅武道十二关圆满,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恐怕距离武宗也就一步之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之前对方的出手,边邪心里一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看似简简单单的一爪,却千锤百炼,化腐朽为神奇,起码有着三十年苦功!打死他也不相信会出自面前这个少年之手!

        但手臂上的血痕与剧痛,却在明明白白地提醒着这一幕,令他几乎以为今日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依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眼珠一转:“纵然你武功高强,比之武宗又如何?年轻人,老夫劝你……多想想后果,不要轻易冲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哑然失笑:“刚才我只是有些见猎心喜,莫非……你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实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大惊,冥冥之中,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浮现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速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什么,与边邪一左一右,向相反方向突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速度极快,几乎只是眨眼间,就来到了门扉窗户边上,韩长老更是充满信心,哪怕武宗,也不能无声无息地将外面守卫解决,只要召集大批弟子军队,至少今日能够保命!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刹那,他的眼珠就瞪大了,好似个蛤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厅堂之中,仿佛有着气流呼啸,汇聚于方元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层浓密的雾气不知何时出现,竟然已经遍布内外,更仿佛有着生命一般,伸出无数触手,向他身上攀爬。

        睡吧!睡吧!

        韩长老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睡意,猛地袭上心头,脚步不由一缓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心里再怎么警钟大作,眼皮也仿佛挂了千钧重担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与睡魔激斗之际,边上突然传来一声闷响,仿佛人体落地之音,旋即自己也是脖子一痛,眼前一黑,彻底陷入昏迷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