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八章 压服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压服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武功何等高强?

        不论梦师修为,哪怕光是武道武宗境界,也足以开宗立派!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他开前人未竟之路,以鹰爪铁布衫突破十三层武宗,更容纳诸多心法绝学的精要于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玄阴心法,也不过其中一种罢了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气息略微外放,那两个五鬼门低辈弟子如何能够抵挡?当即就瘫软在地上,被吓得差点失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方高人来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馆中一阵大乱,片刻后,诸多五鬼门弟子簇拥着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,如临大敌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大袖之后,更是隐约有着一双灵动的眼睛,乌溜溜地盯着方元,满是好奇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人的名字也就不必说了,此次前来,不过有着几件事情,想要你等帮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老者脾气再好,听到方元如此说,也是差点气炸了肺:“放眼天下,原来还有这等求人的法子?倒真是老朽孤陋寡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望着深不可测的方元,终究没有轻举妄动:“不知阁下有何所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徐徐道:“我要你们宗门秘录,所有祖师的笔记日记,当然……还有玄阴心法,最后一重的奥秘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宗门秘录,门主笔记等等虽然不是武功,却涉及宗派隐秘,怎么能给外人观看?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对方还要玄阴心法的秘密!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个宗派而言,这根本就是故意掘其根基!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阁下是有意如此,逼得老夫不得不与你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上前两步,面色森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魂爷爷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现出,惊叫一声,又被后面一名女弟子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鬼无魂,五鬼门最后一位死关长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颌首,面色戏谑:“怎么?你要与我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无故欺人至此,老夫只是无奈应战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看着周围渐渐汇聚起来的武者,蓦然吐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看到没有,俺兄弟抢劫都是如此霸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围观人群中,王富贵拍了拍胸膛,与有荣焉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的,那些人好像不是赞叹,而是鄙视我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喽啰迟疑道,突然眼睛一亮:“我好像看到你那几个仇家也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当即一挥斧头:“哈哈……俺老王的大斧,早已饥渴难耐了,兀那人!休跑,吃你王爷爷三板斧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凝神以对,似乎已经摒弃了一切外界干扰,双手气劲四溢,向外扩散,仿佛结成领域,将对面这个少年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我五鬼门重振声威,当从这一战始!’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里,当初宗破人亡,门人弟子仿佛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鸟儿一般流亡的场景,霎时间又尽数浮现在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生出的熊熊怒火,不断催发他的功力,甚至令他仿佛触摸到了四天门的瓶颈!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对面的乃是一名内家高手,他也有把握干脆利落地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魂长老威武!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五鬼门弟子握紧双拳,眸子火热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时日的憋屈与无奈,同样也在他们心里浮现,令他们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,来重新唤醒原本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皆在对方之手,哪怕这鬼无魂面对的乃是一名九关武者,都有可能超常发挥,战而胜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同!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什么九关武者,只会令鬼无魂感受到最深沉的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摆开架势,却发现对面的少年随意一瞥,竟然没有丝毫动作,心里不由疑惑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任凭他如此凝聚气势,不是脑子有病,便是胸有成竹!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心里顿时就浮现出一个极为不安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以他此时气势,哪怕对面是一个四天门的武者,也绝对不至于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到了现在,他已经毫无退路!

        在气势凝聚到极点,感觉下一刻自己的经脉都要被撑爆之后,鬼无魂瞬间出手,化为一道凄厉的鬼影,来到方元面前,一爪抓出!

        “五阴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体内玄阴心法运转至极限,手臂暴长,一爪笔直抓下,扯动阴风,掌心似乎浮现出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爪实在是他毕生功力之凝聚,甚至在抓出之后,他心里都不由生出一个‘此招恐怕乃是我有生之年巅峰’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声势,不仅五鬼门弟子,便连周围围观的武者都是屏息凝神,连王富贵都不由动作慢了下来,向战圈一瞥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场中人影一闪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都伸长了脖子,望眼欲穿的时候,那层遮挡终于消失不见,现出原本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仍旧一副淡薄的表情,长身玉立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保持着前扑的姿势,面前一个小小的土坑,显然是刚才爪力所至,一张老脸已是瞬间苍白无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魂爷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挣脱钳制,蓦然跑到场中,泪眼朦胧:“不要再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见到小女孩闯入,面色焦急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老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鬼门弟子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他们眼里宛若天神一般的鬼无魂,竟然便如此败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一招败北,更是莫名其妙,令他们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……不过是些淤血,吐掉反而好受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将小女孩扯到身后,表情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,蓦然深施一礼:“阁下可是清河郡、幽谷方元?方宗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年青的武宗,除了这位之外,他已经想不到第二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,更是十分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早知晓来得是此人,他傻了才会邀战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河神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双宗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如此年青,吾辈汗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此时的名气,在幽山府江湖上可谓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具体相貌绝少人见,这才闹出今日之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本人,鬼无魂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当中,王富贵哈哈大笑,瞥了一眼方元所在,这才小声对手下炫耀:“看到没有……那可是俺兄弟,当初在路上,一眼就看中俺的资质,与俺兄弟相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的英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小喽啰顿时被洗脑,觉得王富贵的身形也徒然变得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宗师大人亲自前来,老夫又有何话可说?我五鬼门,任凭您处置便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立即服软,更以眼神严厉制止了几名愤愤不平的门人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十分清楚,若再冥顽不灵,对方毫不意外会灭了五鬼门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他宗派最后的一点精华了,又怎么能尽数折在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移动脚步,来到武馆之前:“将你们的秘录尽快呈上,我将在此小住几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立即躬身:“湘江四鬼,立即去将武馆内最好的房间腾出,供方宗师歇息……凡我门人弟子,日后见到方宗师,须得礼敬,任凭驱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鬼门弟子一阵沉默,刚才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,转眼就要对这个打上门来的家伙卑躬屈膝,实在有些考验他们的心理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几个乖觉的,已经腆着脸上来巴结:“方宗师能看上我们五鬼门的典籍,那真是本宗蓬荜生辉之事,还请入内奉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给了王富贵一个‘你自便’的眼色,本人则是大大咧咧地往武馆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,抱着方才那个小女孩,眼睛当中有着一丝忧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女孩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脚步不停,突然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无魂踌躇片刻,才道:“她名为小霞,乃是老朽一位故人之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一位故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回过头,似笑非笑地望了鬼无魂一眼,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女孩,身上的气息却是令他联想到了五鬼门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想不到对方三寸丁谷皮一般的形貌,竟然还能生出如此可爱的闺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在五鬼门中似乎也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其它弟子看起来就是一副懵懵懂懂,茫然不知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,看完热闹的武者纷纷散去,留下的王富贵等人却是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宗师大人怎么自己进去,将我们留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此来,不是要砸五鬼门的场子么?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懵懵懂懂,旋即互相看了眼,心里都生出一个念头:“该不会是当家的乱攀关系,惹怒对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富贵更是欲哭无泪,心里也有些惴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面上却得强撑着:“俺兄……大人他行事,自有自己的一套规矩章法,你们懂什么?还不快起来,跟俺一起去,砸了那大河帮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他这个浑人浑话,还真糊弄住了不少人,一些喽啰顿时生出‘俺们上面有人’的心思,腰板瞬间挺直三分,跟着王富贵,雄赳赳气昂昂,杀向大河帮去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