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变数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变数

        新年伊始之际,幽山府主刘衍伐夏阳,半月连下十五城,焚八城,杀戮极惨,整个夏国皆是震怖!

        夏阳府大军战败,府主迫不得已,退守府城,又行书四方,向清泉府、夏国王室、乃至任何能插手的势力求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月十五,幽山府大军彻底围困夏阳府城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阳府城墙之上,数名修行者登上城楼,观看对面军营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青衣文士打扮的儒生便不由一叹:“令行禁止,每日操练,连营帐布置都极有章法……果然是一等一的强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夏阳精兵,不比幽山府逊色丝毫,只是那刘衍老贼,功行深厚,又有木离、项子龙等人为虎作伥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夏阳府主脸上一阵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点评的文士,乃是清泉府主,论地位与他平起平坐,这次更是不惜千里,驰援相助,当真令他说不出太难听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衣文士笑了笑,没有反驳:“纵有增兵,下方大军也不过五万,还有两万辅兵,以夏府主的实力,也未尝不可一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论行军打仗,本人自然不惧,只是那刘老贼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以灵士之尊,多次下场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府主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非如此,老兄又为何请我等前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衣文士一笑,眉宇间隐现锋锐:“刘衍此次,委实做得太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刘衍此举,自然是犯了武宗灵士之间约定俗成之规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贪得无厌,肆意攻伐也就罢了,竟然还以灵士之身,亲自下场拉偏架,不仅令他们同样颜面无光,更有巨大的实际利益损失——不说别的,万一日后惹到个灵士,对方打不过你,却专门找你势力下手,那也足以恶心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衍作为始作俑者,更是必须被狠狠惩戒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室已有旨意传来,全力支持本府平叛,只是没有丝毫实质援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夏阳府主冷笑一声:“看来此役过后,不仅幽山府主需要换人,便连夏国王室,似乎也该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……最近王室动作有些频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衣文士听此,眉宇也是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有着幽山府为乱,但王室之手伸得过长,对于他们几家藩镇也是极大的烦恼,再联想到之前察觉的一些蛛丝马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刘衍之事更加重要,恐怕这位清泉府主,已经准备拉上同盟,一同向王室要个说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,三家藩镇合力,向王室发难的事,还当真发生过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结果,必然都是王室吃了哑巴亏,还得赔上一代国君,被打回原形,默默舔着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纵然略有不同,但结果肯定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泉府主对此有着很强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伴随着长鸣,一道黑影自下方军营中突出,化为追风隼的模样,上面一人,桀骜狂嚣,赤眉如血,不是刘衍又是谁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允青、兰笑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两大府主在此,刘衍的脸上却多了一丝兴奋之意:“你们都来了?很好!这次便可一并解决,省的老夫多费一番手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老匹夫,当真是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兰笑生神色一凝,蓦然嘬唇长哨,声音穿透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    城中传来一阵怒吼,狂风呼啸中,一头庞大的黑影跃上城墙,张开翅膀,翱翔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从龙!风从虎!

        这黑影却是一头吊睛白额大虎模样,只是肋生双翅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虎生双翅,即为彪!

        这插翅虎,便是白额彪!被清泉府主收服的一头灵兽!不仅有着飞天之能,一身钢筋铁骨更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哪怕地元武者都可争锋!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允青与兰笑生轻轻一跃,来到白额彪背部,兰笑生看着孤零零的刘衍,洒然一笑:“刘府主单枪匹马,竟敢前来叫阵,当真令人好生佩服,不知你那三大都统,一位灵士,还有一位天才小宗师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拾你们两人,老夫一人便足矣!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面前也是两大灵士高手,更是与自己齐名的存在,此时的刘衍却是自信满满,仿佛前面的已经是两个死人!

        此种态度,顿时令两位府主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很好!看来刘老鬼你当真是自负练成了惊人艺技,竟想以一敌二,我们又怎敢失陪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允青一声长笑,心里更是有些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对方未曾晋升通元境界,就绝对无法抵挡两名灵士的联手!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对方大意,孤身前来邀战,正是结束这次战争的最佳良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旁边,兰笑生同样目露精光,一副跃跃欲试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座下白额彪一声咆哮,向追风隼扑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三位府主大打出手的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国国都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夏国分为三府,大体占去了疆域的十之八九,但好歹还有一部分为王室直辖,算是给王室留下了一定的权力与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国都座落于三府交界之处,最奇异的便是没有城墙!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这一制度,还是三府主册立之时,商议着定下来的,用心也是昭然若揭,摆明了要让夏国王室当永生永世的傀儡,无法抗拒任何一家强权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没有城墙,那便是四面皆敌,面临诸多打压,夏国王室也的确越发衰微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开国之君的遗泽尚存,再加上三大府主间的互相钳制,说不得整个夏国便要改天换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女考虑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都之内,一座高楼之上,已经出使回来的谢灵韵面前摆着清茶,神色复杂地看向对面一位童颜鹤发、仙风道骨的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衍虽然丧心病狂,幽山府作乱,却也是我夏国之事,夏阳、清泉两大府主都是忠臣,当可平定勘乱,怎劳贵国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……妾身区区一介女流,贵使却是找错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侃侃而谈:“若要论国事,还请去找父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谢姑娘,你又何必瞒着老道呢?在此时的夏国中,谢姑娘的权势不可谓不惊人!说实话,对于姑娘的手段,敝家主君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摇摇头,似乎已经把握住了某个隐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谢灵韵当即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胡说,并且谢姑娘手段也是非凡,短短时间之内,竟然为王室拉拢到了一名灵士、一位武宗、当真是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话语出口的瞬间,阁楼之下,一道气息就似受到刺激,有些收摄不住地逸散出来,令谢灵韵面色数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宗在此处,那位灵士在哪里,还需要老道点出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道人望着谢灵韵的眸子,仿佛要直接看到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你到底要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深吸口气,神态顿时有了极大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方元在此,见到此种神态的谢灵韵,也必然要微微吃上一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此时的谢灵韵,腰杆笔直,眉宇间洋溢着自信,就宛如一名算无遗漏的沙场老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已经说了,敝国国君愿意助王女一臂之力,但事成之后,还请割幽山以谢……顺带还请两家结为姻亲之好,国君对王女,可也是仰慕已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摇头晃脑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谢灵韵却是噗哧一笑,转眼间又尽数化为森寒:“贵国国君当真是好大的胃口,请恕灵韵无法答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先不必说得如此之满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自信满满地道:“王女驱虎吞狼,卸磨杀驴的连环计固然精妙,又早早在刘衍那里埋伏了暗子,却漏了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仁迦?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眼珠一转,立即猜到,面色顿时有些惊疑不定起来:“我早猜测此人与外国势力有染,原来就是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权且下一招闲子罢了,想不到还真有些收获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捋了捋胡须,似是志得意满地道:“那王女可知在那陆仁迦身上,好东西可着实不少,其中有着一篇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就是那以大量高阶灵物,积蓄突破瓶颈的法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直接打断,神色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女竟然也知晓这点,当真非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略微一惊,却仍旧胸有成竹:“只是老道要说的,却是另外一篇,为血魔所献,能以凡人精元气血,飞快补足元力!是为炼血法,奈何此法太过伤得天和,往往须得血祭成百上千人,方才有着些微效果,并且还极容易影响施术者的心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炼血?炼血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一惊,指甲已经不自觉地攥起:“黄石等城被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们已经派出细作看过,的确有着大量凡人被炼血的可能……不过那刘衍也很聪明,直接焚城,不留丝毫手尾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笑容诡秘:“是真是假,王女很快便会收到消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女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一名侍女飞快进来,神色惶急:“夏阳府急报!刘衍邀战两大府主,大获全胜,阵斩夏允青,兰笑生重伤逃遁,夏阳府……已全部失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灵韵花容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