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合击(2100补)

第一百五十八章 合击(2100补)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外出,自然不会委屈自己,带了大量的金银,但鬼市以物易物,他为了方便,自然还是改用灵丹灵物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取出的,便是一枚筑肌丹,此丹光华灼灼,在黑夜中宛若明珠一般,一见便知不是凡品,周围氤氲,带着点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丹纹、丹气、丹光俱在……这是真正的灵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前掏钱购买地图的老者失声道,双目灼灼地盯着方元:“能随手拿出灵丹,莫非尊驾竟然是炼药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猜测对面或许是一位真正的丹师,但可能性极小,又或者是一位丹徒,只能含糊以炼药师称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根本懒得鸟他!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丹名为筑肌,能快速治愈伤势,换你的地图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瞥了眼斗篷人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足够了,论起来,还是在下赚了不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斗篷人连忙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自负有着惊人业技傍身,平时有些心高气傲,但面对一位可能是丹徒的存在,还是傲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甚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点头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唰啦!

        两边看热闹的武者纷纷让开道路,眸子有些火热,在没有清楚他的脾性之前,又不敢冒然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之前那斗篷人竟然已经开始收拾摊位,连生意都不准备继续再做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,你这地图,我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旁边一名武者拍了拍脑袋,恍然大悟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出现银,再加一百两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名黑衣人眼珠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过来,能被一名神秘人,一名丹师都如此推崇的地图,肯定有着几分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今日收获已经心满意足,诸位请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斗篷人紧了紧怀中的灵丹,略微抱拳,飞快消失在人流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碍于鬼市规则,一些眼光闪烁者心里暗暗可惜,倒是还有几人,心照不宣地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那可是灵丹啊!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那位丹师大人所言,关键时刻,或许便是一条性命!

        此种代价,已经足以让内力境乃至四天门武者为之流血拼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粒灵丹都是如此,方元这个疑似丹师自然麻烦更加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恍若未觉,又看了几个摊子,摇了摇头,来到鬼市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留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之前那个购买地图的老者追了过来,神态恭敬:“老夫鱼飞水,今日得见先生,实在是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幸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声音淡漠: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面容一滞,他自曝身份,必然是在这片地区闻名遐迩,奈何方元根本就不是朱国之人,连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到底老奸巨猾,刹那后便跟没事人一般:“不错,的确有事,老夫这里有着一大批灵材想献与先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醉月节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顿了顿,旋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果然是明白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声音中都带着笑意:“之前售卖地图的人,老夫也认识,乃是蒋天王,此人水性精熟,在水底如履平地,自祖辈开始便在醉月湖讨生活,这次若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故,恐怕也不会出来售卖地图,却是便宜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与我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逢醉月节,醉月湖中出产的醉鱼必然要多上三成,深处更可能有着灵鱼!”鱼飞水的声音带着点诱惑:“这次老夫已经尽起精锐,打造了三艘铁甲飞船,又有蒋天王的行水图,堪称如虎添翼,只是还差一位丹徒,能将灵鱼尽数料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论充分利用灵物灵植,丹师若认第二,自然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这次收获的灵鱼数量很大,没有丹师出手,必然是浪费了,这点鱼飞水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看着古井无波的方元,咬了咬牙齿:“若先生出手,老夫愿将收益五成相让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是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哪怕是请一位丹徒,五成的份额也是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鱼飞水老奸巨猾,想得根本就不是这次收益,而是如何借着这次行动,搭上丹师的路子,自然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要求,我都听清楚了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耸了耸肩膀,斗笠之下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:“我并不是丹师啊!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拱手,也不管这老头如何,大步走出了鬼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嘴巴张大,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才悚然惊觉,对方只是拿出灵丹,并未有着任何承认,之前的猜测,都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他居然主动追上,将自己的老弟兜了个干净?

        这完全不像他平日的做法!

        ‘等一等,刚才我追上他,只不过是想旁敲侧击,试探一二,为何一见面就说出了实情,还自曝姓名?’

        鱼老头越想越不对,额头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想不到油滑似鬼的老鱼头都能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几个人影在他身边浮现,目露凶光:“不过连你之名都不知,那就是他国之人,你且放心,这个场子,我们兄弟替你找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几道人影便在场中消失不见,飞快向方元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鱼老头认得,这是长发一窟鬼,朱国有名的盗匪团伙,据说每个成员都有着死关以上修为,又十分团结,狡猾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兄弟七个联手,曾经创下过在一名武宗手下逃生的记录!

        有此名声实力,自然肆无忌惮,在朱国之内恶名昭著,简直是可止小儿夜啼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市当中,禁止争斗,违者共击之,但鬼市之外,可就没有丝毫规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鱼头鱼飞水喃喃说着,看向方元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他此时竟然丝毫没有为那个年青人担心的想法,反而后怕不断,连双手双脚都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自然早就察觉有人跟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财不可露白么,他在黑市那种地方大摇大摆地展露灵丹,又没有及时展露实力威慑,不就是吸引人来抢么?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以他现在的实力,这一窟鬼不论来多少人,都不过送菜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武国武宗灵士齐至,他打不过也可以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这号称长发一窟鬼的七兄弟顿时倒足了血霉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们掌握了一套非常精妙的联手合击之法,能将七人元力雏形凝聚为一,堪比武宗威能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可不是寻常的武宗!

        他捏着面前的二鬼,摇了摇头,直接一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二鬼强壮的身躯,在他手下竟然仿佛纸张一般,直接碎裂,鲜血肠子流了一地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武宗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鬼没有跑,看着一地兄弟的尸体,他已经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这人,哪怕合他们七人之力,一掌印在胸口,都是无法破防,现在就剩下他一个,那还怎么打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恨啊!

        附近诸国不能惹的高手,他都记在脑海,根本没有一个与面前这人符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他也不至于跳出来送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猜对了,可惜没有奖励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脚下轻点,施展迷踪步,移形换影般来到大鬼面前,一指点在他眉心:“入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鬼神色一怔,旋即双目闭合,竟然真的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蓬白雾弥漫开来,将附近包裹进去,浑然天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方元睁开眼睛,一挥手,大鬼的脑袋直接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发一窟鬼?起的什么破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厌弃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筑梦大成之后,元力境以下的武者灵徒,在他眼中就相当于完全没有了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刚才一个迷梦,他就将大鬼的人生经历大体调阅了一遍,祖宗八代都了解得清清楚楚,连这七兄弟为恶多年,埋藏下的珍宝位置也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一伙盗匪,能令他筑梦探究的,自然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长发一窟鬼身上,也就那套联手合击之法,勉强能入方元之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仔细调查之后,又有了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套合击之法,乃是这一窟鬼的家传,他们祖先乃是醉月湖的一个普通渔民,机缘巧合之下,被一位异人收为奴仆,服侍三年,这才得传法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:“从时间线上来看,倒是与五鬼门先人极为接近啊,莫不是同一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探究这些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心法口诀,此时都被他掌握,好处已经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法对我没什么大用,但对那些势力而言,却是十分不错,简直可以当成看家法门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,想着是不是要在幽山府兵当中,搞出什么天罡北斗、七星大阵之类的阵法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大势力,名门正派?

        打不过,一拥而上,方是正道啊!

        思索间,方元将迷雾一收,烟波浩淼的醉月湖浮现在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波光粼粼中,天上明月似乎一动,降下垂垂月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风徐来中,似乎掺杂了一抹极淡的酒香,与之前的醉银鱼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湖水泛醉,月湖相融?醉月节……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