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名次

第一百六十九章 名次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梦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丝绿色雾气灵动活泼,在方元指间缠绕不断,又似想钻入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每次来到手掌边缘之时,都被一层微光挡住,如五指山般镇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萧木,应当便是被此雾迷惑,因此每日恶梦缠身,或许还有其它害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沉吟了下:“只是不知,那梦师到底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上前几步,来到隔壁墙边,神元一下外放,突破绿色迷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朦胧的客房模样顿时引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与这边别无二致,却笼罩着一层浓郁的绿色迷雾,正中的床上,萧木双目紧闭,眼珠滚动,指甲死死攥着被单,竟然抓破出痕迹,仿佛正在承受什么酷刑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他的脖颈处,青色的恶鬼纹身越发明显,扩大到胸膛,几欲离体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萧木恶梦越痛苦,印记所获得的力量也越加强大……如此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眸子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整个虚空都仿佛轰然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愕然,看着自己的双手:“筑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丝丝内力顿时浮现,一下突破死关,到了四天门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恢复了九关的鹰爪铁布衫修为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脸上的表情一下兴奋:“找到了……杨凡的念头通达之处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脱离他人梦境,特别是如此真实的邪派梦师之梦,自杀什么的绝不可行,而逆反之道,除非修为比这位显圣梦师还高,否则也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破局之路,就在于‘顺’!

        顺应原本梦境之主的潜意识,念头通达,自然就可破除梦境!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我的筑梦能力几乎被彻底封印,此时松动了下,说明捉到了关键所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向还在做着恶梦的萧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……杨凡后来,是成为了梦师的!以他在家族中的地位,怎么可能请到老师传授?因此必然是奇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……他的奇遇,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着这个念头,原本想要动手的方元却反而有些顾忌,想了想,神识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昨日睡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客栈内的早点十分丰盛,有馒头、花卷、糖糕、豆饼等等,方元只要了一碗青荷米粥,慢慢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木顶着一对熊猫眼,坐在他面前,数次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做出愕然之色:“很不错,一夜无梦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木脸上肌肉踌躇,失落、伤感、嫉妒、怨毒……种种复杂的情绪汇聚在一起,简直仿佛砸了一个大染缸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方元似笑非笑地盯了一眼之后,萧木更是面色涨红,告辞一声,躲回房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趣!当真有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方元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梦师印记,不像是那种普通的标记印记,反而似乎暗藏了不少秘密在其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得到,是福是祸,还当真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考院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数个房间排开,诸多考官检阅着面前试卷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总阅卷官,郡守的事务却并不多,只要坐镇中枢,批阅各房高荐的卷子,再排出最后的名次便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考举取士,考过了便是考过,第一名与最后一名都要从典吏做起,看似没什么区别,但履历上却可添一笔,因此也有着争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没有那么激烈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郡守也是从考举中出来的,深知这薄薄几张卷子,或许便是一个平民的晋升之阶所在,云泥之别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郡守大人!乙号房高荐一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吏员小跑过来,献上一张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先看了一眼卷面,顿时就是点头,这考生答得如何先不说,光是字就十分漂亮,龙筋凤骨,只是中间又似蕴含了一丝草书邪狂之意,混杂了原本味道,不由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考虑到这考生的年纪,也是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看了答卷之后,只见经义与算学都是无错,唯有策论是主观题,看考官个人喜好给分,但也低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由道:“好……本次案首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命人取来小刀,掀开糊名:“萧木?嗯?若无意外,本次第一,便是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木!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在旁边慢悠悠品茶的飞熊道人却是愣住:“萧家萧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镇场灵士注意过来,郡守点头,旋即又想到一事:“道长之前在考场上,曾经重点监视过一名学子,莫非就是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……不过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熊道人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大人有些迟疑,旋即将卷子拿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发现问题,并不代表没有问题,若点了案首,不免要担些关系,但对方作答得实在太好,又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郡守大人,甲号房荐卷!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又有一名小吏过来,高高捧着一份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甲号房阅卷官,乃是彭大人吧?那可是出了名的古板老学究,能得到他举荐的,当真非同小可,我来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脸上带起一丝好奇的色彩,张开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字不错,规规矩矩,堂皇大气,不过比萧木的还是差了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印象并不是特别上佳,郡守又看卷子,前两页照例无一错处,策论条理清晰,清清楚楚,这又有些味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错?当真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读、二读、三品,不由拍案叫绝:“好,非积年老吏不能为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熊道人来了兴趣,上前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文章火候老道也就罢了,关键是经验丰富,当真令人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连连叹息,又取过萧木的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对比,味道就出来了,萧木的字虽好,但结合起来,却有失风骨,宛若游兵散勇,单看个顶个的好,但遇到结成军阵、号令严明的大军,哪怕兵员素质一般,也要立即大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下立判呐!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熊道人捋捋胡须:“以卷之字,可见其人,对于这两位,老道都有些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朝廷取材大典,你可不要想都拐了随你修法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笑骂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道之材,岂是如此好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熊道人连连摇头:“只不过结个善缘,再看他们造化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眸底部,一丝奇异的光芒却是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新卷是谁还不得而知,但那萧木,却似个真有资质,有造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就下了决心,放榜后要再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得天下英才而用之,人生一大快事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郡守笑了笑,开始揭开糊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不仅两边的吏员,就连飞熊道人都有些伸长了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日时间,一晃即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与萧木一起来到考院,就在旁边找了家茶楼坐着,静等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兄才华过人,这次必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坐立难安的萧木,方元淡笑着安慰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坐的也大多是应考书生,闻言投来几个善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蒙贵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木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坐立难安,根本不是因为考举名次,真正原因,只在前面的方元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这几夜他有意暗害,对方却跟个没事人一般,实在是令他有些疑神疑鬼,在方元面前露出不自然之色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考举放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三声炮响过后,考院大门洞开,数名差役捧了名单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考生一下群情汹涌,汇聚在墙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算能得一晋身之途,却已生华发,可悲可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欺少年穷,一年之后,本公子必会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榜的,没上榜的,喜悦的、悲伤的、惋惜的、乃至狂喜等等情绪,仿佛形成漩涡,又被方元丝毫不差地感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真正的科举,考中就有官做,已经如此疯狂,若真的是科举取士,那还了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暗自叹息,旋即就见到榜单之上,第二名赫然是萧木的名字,当即向萧木恭喜:“萧公子,恭贺高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木有些浑噩,他可没有方元如此好的眼力,等到一波熟人过来贺喜之后,方才知晓自己不仅通过,更是名列第二,脸上挤出个笑容:“诸位茶水,我都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兄似乎不甚开怀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打趣地问了一句:“可是未曾摘得案首之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说笑了,通过便是通过,无论成绩高低,都是从典吏做起,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木勉强一笑:“就是不知那案首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名熟识的学子推了推萧木的肩膀:“便是这位杨凡杨兄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果然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木惊起,旋即才觉得自己失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,一种不甘宛若毒蛇一般噬咬着心灵,勉强向方元道贺:“兄之才学,十倍于我,这是实至名归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知道对方比自己优秀,但想到那印记还是宛若跗骨之蛆一般跟着他,却放过了面前这人,心里的怨毒就再也无法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为什么?为什么此人比我优秀,却不必承受我的痛苦,这天为何如此不公?这地为何如此不平?恨!恨!恨!’

        萧木面色阴晦,眼眸中闪过一缕碧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