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毒王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毒王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珠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手上硕大滚圆的珠子,面色有些奇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皎白的光芒敛去之后,呈现在他手中的,赫然是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明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珠子通体皎洁无瑕,外放毫光,一望便知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凡留下的宝藏,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叹了口气,隐约间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而言,宁可对方将那个真实梦境留下来,让自己慢慢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那个梦境当中,自己所获得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,简直就相当于已经去大乾帝国游历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珠不知有何不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沉吟着,一丝试探性的元力输入明珠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珠一震,旋即输入的元力如同泥牛入海一般,完全没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梦师的东西,还是得梦师才好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先用武道元力试探一番后,方元心里有了底,此时再动,用的便是梦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一丝梦元力注入之后,这明珠颤动着,一下光芒大放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方元就感觉自己的神识仿佛连接上了另外一个广阔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空间大至不可思议,门户却在自己手中,可以随意开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储物灵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喃喃着,手上一块银子浮现,光芒一闪,一下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那个空间角落,一块银光灿灿的银锭浮现出来,令方元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珠内有山河,是为山河珠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识搜天索地,终于找到了一段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宝山河珠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珠子,赫然是一件空间容器,其内空间广阔无比,恐怕装下山河都不是虚妄,但唯一的遗憾,便是不能容纳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,倒似是一个未曾真正成形的小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隐约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山河珠,给他的感觉,便是青峰灵地的原始版,当然,还要更差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唯一的好处,就是可以随身携带,完全当作储物戒指用的话,倒是方便至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可惜……这杨凡是个吝啬鬼,里面什么都没有留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摇摇头,又有些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真实梦境,明显不在山河珠,而是在那个白玉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只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醉月节过后,浓雾渐消,酒湖水与灵鱼也渐渐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疯狂的浪潮慢慢平息下来,诸多渔民满载而归,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还有走了狗屎运,捕捉到灵鱼的武者,更是走到哪里都受到追捧,当然,也少不了暗中的觊觎与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醉月湖畔,一下变得更加热闹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这些狂欢之人不会想到,今年的醉月节,将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门大殿之后,有着一个小湖,放养了一些鱼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湖中却是呈现出一幕奇景——龙影闪动,化为银白色的流光,蓦然跃起,仿佛真龙出巡一般,赫然是灵鱼王!

        它在水中游弋,不时喷吐水柱,似乎在表达着对狭小场地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它身后,是数条灵鱼,以及更多的醉鱼、银鱼群,相随蚁附,唯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湖边,鱼小红扎着两条油光发亮的大辫子,垂过腰间,灵动的眸子望着湖面上的鱼群,却是难掩面上忧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灵鱼王的动静实在太大,我金龙门也不是上下一心,消息终于泄漏了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搅动着辫子,看向大厅,无奈低叹:“光是那几条灵鱼,以爷爷之能,都未必能压住,就更不用说灵鱼王了,若不是抬出那位前辈,恐怕早就有人撕破脸皮动手强抢!但现在,前辈迟迟不现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鱼飞水着力夸大方元之威,但人心之贪婪,绝对是没有止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恐吓一次两次还好,到现在,有不少人都认为所谓的武宗云云,根本就是鱼飞水自编自演出来的谎话!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……当找到靠山之后,就更没有了顾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鱼头!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厅之内,气氛骤然凝滞。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脸色木然,坐在主位,看着厅堂内的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奉劝你一句,灵鱼也就罢了,那条灵鱼王,绝对不是你能保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独眼武者悍然撕破脸皮,口出威胁:“我们念你也是朱国的成名高手,这才客客气气地与你商量交换,莫非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兄太高看老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脸色一抽,露出一丝苦笑之意:“实在是这灵鱼王的归属,老夫也做不了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独眼武者,名为楚桀,乃是朱国最大匪帮,十八连环坞的头领,一身武功已经臻至十二关圆满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他之外,还有一个白衣秀才模样的文人,是为夺命书生,邪派中一个赫赫有名的独行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人,面若桃花,巧笑嫣然,乃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美妇,鱼飞水却愈加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妙花夫人,可是一位灵徒!其万醉芙蓉的灵术出神入化,曾经连斩过三位四天门武者!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人,名声都不怎么好听,也是直接欺负上门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很多名门正派,乃至官府世家,都隐藏在幕后,各种威胁利诱,也是少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一条灵鱼王的诱惑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已经等了这些时候,那个高人为何还不出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夺命书生笑吟吟地道:“莫非咱们诚意十足,老鱼头你还有意折辱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鱼头你不若看看我们的条件,必不会让你失望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妙花夫人同样抿唇一笑:“妾身出了一瓶‘万花丹’,书生兄出了神功秘谱——《千心剑诀》,楚老哥是土财主,给黄金五万两!这三样一起,只换那条灵鱼王,其余灵鱼,还是归你!不仅如此,我们每人还欠你一个人情,日后若有需要,风里来,雨里去,绝对不说二话!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睛媚得就仿佛春水一般,荡漾着漩涡,几乎要将人的魂儿都勾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鱼老头面色一下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条件,与灵鱼王相比,即使还差点,但也不是太多,足见诚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们说得好听,钱货两清之后,等到方元回来,难道不会找他的麻烦?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请回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面色一冷:“我金龙门虽然是小家小户,但也不是任谁都可以欺凌的!莫说这灵鱼王还不是老夫的,纵然是……只凭你们几位的名声,老夫也不会做这个交易!来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最后喝了一声,外面人影幢幢,诸多金龙门弟子,披着鱼鳞软甲,手持渔网、铁船桨等物,顿时将大厅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强龙不压地头蛇!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在四天门级别的战斗中,蚂蚁多了,同样也是能啃死大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夺命书生见此,却没有多说,只是幽幽一叹:“既然老鱼头你冥顽不灵,咱们也只能请正主了!我们的面子你不给,他老人家的面子,想必你也是要考虑一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一道磅礴巍峨的气息就在外面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主!有人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金龙门弟子匆忙跑入,脸上带着惊惶之色,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脸上忽然一片血红,鲜血狂喷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他鲜血落地即蚀,冒出大片大片的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毒?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的面色一下骇然,想到某个凶名素著的人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背后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隐约发颤:“毒王解无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冷笑当中,一个人影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周围,大量金龙门的弟子,纷纷倒了下去,抓着脖子,面色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五短身材,貌不惊人,穿着一身猩红与碧绿色夹杂的长袍,令人一看就有些眼花缭乱,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鱼飞水?你还算有些见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解无命声音仿佛夜枭一般,沙哑、干枯,又带着一丝令人心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桀、夺命书生、妙花夫人则是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后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此人乃是一位武宗,更擅长用毒!

        朱国毕竟只是一个小国,这解无命,便是传闻中的朱国第一高手,更因为是邪道,下手从无顾忌,最为国人忌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前辈!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也只能站起,脸上表情纠结:“您是成名已久的人物,为何也要来为难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解无命笑了笑:“老夫最近正在研究一味混毒,听说你这有着一条灵鱼王,乃是上好的材料,这才静极思动,命这三个不成器的小家伙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眼睛中就露出寒光:“只是……莫非我老人家已经久不在江湖,威名顿失了,连你都敢不卖老夫的颜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说得哪里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心里暗暗叫苦,又想到之前方元所表现出来的神通,蓦然一咬牙:“只是这灵鱼王,的确是那位前辈寄托在金龙门之物,我无法处置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解无命冷哼一声,如同移形换影般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鱼飞水暴退,面前忽然人影一闪,格挡的双臂大震,在地面上踩下七八个脚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间,鼻尖似嗅到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