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二百零六章 城主(3700补)

第二百零六章 城主(3700补)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渐只是一个少年,此时才深刻地感受到了社会的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奸商,不仅昧了他们的货物,竟然还要将他们都送入地狱!

        “外乡人,你们很大胆啊,看来那些矿洞里面,很快就会增加新面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巡逻队长森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是想着:‘区区一个磐石村,没有任何强力人物,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关系,哪怕直接弄死,也不会有人出头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与这个奸商相比,天平会倾向哪边,根本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我们愿意放弃货物,请饶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虎脸色惨白,根本没有对抗的想法,只能苦苦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便是得罪本大人的下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奸商在一边笑得非常开怀:“你们……都给我去矿洞里好好忏悔吧!卫兵们,请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担任跑腿的张空凡臭着一张脸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巡逻队长一怔,旋即看着张空凡华贵的衣物,还有上面的某个标记,神情一下凝重起来,躬身行礼:“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阵法师,哪怕只有学徒级别,也是整个星落城的核心统治阶层,每一个都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几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空凡拿看乡巴佬的目光瞪了李虎几个一眼,咬着牙道:“是我的朋友……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没有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巡逻队长脸色一怔,在商人与阵法师两头,立即做出了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头看向那奸商,脸上竟然带了一丝正气:“闵老板,你既然指证这伙外乡人以次充好,就请跟我们到衙门走一趟吧,并且,你的库房都要封存,一一核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奸商立即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依仗,只是那个巡逻队中的小舅子,一旦对方真要‘秉公执法’,他肯定没有丝毫反抗余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闵老板看了一眼张空凡,两腿立即就开始发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那群苦哈哈的后台,竟然会是一位阵法师!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高高在上,天神般的人物,怎么会与这样的泥腿子扯上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闵老板心里十分后悔,但自己也清楚,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了,存在即是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毕竟是个精明之人,立即服软:“小的认罪!悔不该之前误听人言,与这些兄弟有了误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李虎与于渐,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意:“那些货物,在下原样奉还,再送上青盐十石,精铁百斤,作为回礼,还请一定要收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虎与于渐一脸蒙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到了现在,他们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局势一下便逆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气势汹汹的老板,仿佛一下就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,送礼还生怕别人不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切,都是这位大人出现之后才改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虎望着张空凡,却是猜测到了此人的不凡,连忙跪下:“多谢这位大人搭救,磐石村永感大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我也是受人之托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空凡脸色有些不自然,侧过身去,不受这些下民的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若不是师父空明神僧发话,他才懒得管这些蝼蚁的死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虎也是个有眼色的,哪怕来了靠山,也不想穷追猛打,结下深仇:“便如此作数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向巡逻队长一礼:“多谢大人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队长一笑,显然对方的知情识趣令他很是满意:“我乃罗凡,日后你来星落城中,还可以来找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办完,我也该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空凡颌首,也不管他们接下来想要怎么解决,直接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渐看着张空凡离开的方向,揉了揉眼睛,感觉似乎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背影,只是再一眨,对方又消失不见,直如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当是那位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虎也来到他旁边,肯定地道,与他们有着关系的高人,怎么看也只有这一位了:“想不到对方竟然能驱使灵阵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谈之间,却是颇为懊悔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早知道方元非同小可,但现在看来,人家的身份地位之高,还要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心潮澎湃的同时,方元却是来到了空明神僧的寺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身寺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恢宏浩大的牌匾,脸上带着一丝笑意:“传闻大梵天有着三种佛身,是为报身、法身、应身,每一种化身都是神通广大,高深莫测,不知大师修成了几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居士也知我梵门真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神僧微微一惊,旋即摇首叹息:“本门祖先,的确是大乾一位佛子,传闻已经修出了报身,奈何后来子孙衰败,又被牵连,不得不逃出大乾,寺中经典早已逸散大半,哪里还有什么化身的修炼之法?唯有一卷《法华经》缝隙中,记录了一位前辈高僧钻研阵法之道的心得,贫僧不才,从中领悟出几分梦幻空花的阵法之理,由此总算晋升灵阵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神情恍惚,似乎又回忆起了当初的峥嵘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当然对那份夹杂在佛经中的阵法心得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自然不能表现出来,否则就是要直接翻脸开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是不是所有的神功秘笈的作者,都不喜欢好好写字,非得夹在其他经典当中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默默吐槽,一步踏入寺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庙外面看着富丽堂皇,里面的装饰却是十分清静,庭园中一株高大的榕树矗立,枝繁叶茂,亭亭如华盖,晨钟暮鼓,佛像庄严,又带着几分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闹中取静,果然是好一处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不由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居士喜欢便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神僧似乎不胜欣慰:“若居士喜欢,想在此地住多久,便可以住多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庭院虽好,但不论是之前的榕树,佛像,还是整座庙宇的布局,排列,都令方元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阵法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或许也算自投罗网?这空明神僧心里八成长松了口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有些好笑地想着,却在空明神僧的指点下,来到一处厢房,直接住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居士请用膳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禅房颇为清幽,里面点着上好的檀香,所用的任何一物,莫不是极尽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打坐了会,外面立即传来礼貌的敲门声,得到应允后,进来的是一个小沙弥,头皮青青:“祖师说了,居士乃是贵客,也不是受戒的梵子,不守口戒,若想什么吃食,尽管跟我们说,由我们去买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多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接过食盒,就见此时里面却是素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叠香菇炒青菜,用的乃是大厨,于腐朽中见神奇,滋味鲜美无比,还有几样素点,也是别出心裁,清香扑鼻,所食用的米饭,更是一种灵米,名为‘小雷音’,颗颗如剑,当中又闪烁着一丝雷霆,久食之能御雷,吃的时候舌头更是仿佛触电一般,令人印象深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顿素宴下来,哪怕没有肉食,也不比王宫中享用逊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不是有事,在这养上几年老,也是十分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打发走小沙弥,方元惬意地想着:“若是此城中没有丝毫鬼魅,便更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方元居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有等方元歇息,空明神僧便亲自前来相请:“居士的面子好大,城主大人听闻有贵客到来,连晚上的要事都推了,亲自赶来见见居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面子够大,而是城主大人心系苍生百姓,听闻红叶村惨事,这才心急如焚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,立即令空明神僧怔住,只能苦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报身寺很大,后面有着一个广阔的花园,在花园中心,是一个八角小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亭子当中,已经蓦然多了一人,正在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生得星眉剑目,眉宇之间颇见英气,虽然是中年人模样,但肌肤如玉,眸似点漆,头戴高冠,丝毫没有老态,反而显得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便是方元小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抬头,看向缓缓走来的方元,带着一丝笑意,眼眸中又有着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野之人方元,见过星落城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略施一礼,旋即毫不客气地步入小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友远道而来,敝人作为地主,未曾远迎,还请恕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星落城主的声音带着一丝磁性,十分富有男子魅力,待人接物更是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对方那张几乎完美无瑕,充分代表了男性魅力的脸庞,方元嘴角抽抽,却是有着上前打一拳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忍住了:“实不相瞒,在下想去大乾,却有些迷路,想问城主大人讨一份地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星落城主眉头一掀,显然十分诧异,旋即点点头: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,本人稍后就命人将地图送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方元,眼睛中带着疑惑:“莫非……小友当真来自冰谷之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道鬼门关,简直是天堑一般,阻挡住了大多数人的脚步,此时方元出现在此,意义当真非同小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