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八章 文武(为Se7en_007盟主贺!)

第二百四十八章 文武(为Se7en_007盟主贺!)

        “用……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发现,不仅风信子,就连火龙真人与清荷仙子,也都是以一副看败家子一般的目光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这气脉到底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清荷仙子手指发抖:“若是带回去,随便都可以换得数千贡献点,更不用说,一些高阶梦师还会开条件收购,甚至为此欠你一个人情……哪怕是自己修炼,也可以搭配更多灵物,增加效果,为何要如此……简直是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也怪我等,没有与道友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火龙真人也是一副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风信子与语天姥,满脸怀疑的表情,显然在猜测方元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方元来说,能用三分之一的金龙泽气脉,换取自己梦师修为突破,乃是求之不得之事,根本不会觉得哪里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前景再好,也要自己能吃下肚,消化了的好处,才是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冷眼旁观,看着火龙真人与清荷仙子纷纷交出气脉,以之为凭借,开始商定夺取龙脉后的份额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方道友你似乎对此很无所谓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语天姥注意到这一幕,顿时桀桀怪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只是在思索,烈国传承至今,终究有着底蕴,只凭我们五个,是否能一举破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个道友不必担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直接一摆手:“烈国当中的人物,我早已尽知,不会比金龙君更强……也唯有那烈国国君,有着气脉护身,略微有些麻烦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何时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多拖延一日,就是给勤王大军机会,回去准备一下,立即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极有决断,直接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合、晖行两个封君,明显是风信子控制的傀儡,就在方元他们做好准备的同时,乱军急吼吼地大叫着,推动器械,开始蚁附攻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抛石机,抛射上百斤的巨石,笔直砸上城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的碎石飞溅,间或洞穿人体,带起血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投得准的,直接在城墙上碾过,留下一地血肉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墙之上,大量的守军被催促着,弯弓搭箭,射杀下方敌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敌人到了城墙边上,又有滚木、巨石等等落下,一片惨叫哀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真是天佑王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门口,一名黑脸将军哈哈大笑:“敌军阵脚未稳,便仓惶攻城,乃是自取死路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敌人为何出此昏招,但他深深知晓,攻城最重士气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!

        这波人本就是乱军,全靠之前劫掠,才勉强维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未曾整军,便仓促攻城,一旦伤亡惨重,必不能坚持,说不定下一刹那便会大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到时衔尾追击,当真是什么泼天大功都手到擒来……到时候,我要不要直接出城追击呢?只要能拿下一位封君,什么罔顾上命的帽子都能摘了,不仅无过,反而有着大功!!!’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眼神闪烁之时,忽然间,看到五个黑影狂扑而来,速度惊人至极,扑到城门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?直接射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知道是敌方高手,但他一点都不惊慌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烈国如此多年,对于高手偷袭那一套早就摸熟了,自然有着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这五人的武力,要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!!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爆炸响起,城墙一阵晃动,令这将几乎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两耳边上有若钟鼓齐鸣,流下血丝,脑袋还有些晕眩: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挣扎着爬到城墙边上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原本的城门处,巨大的城门赫然不见了踪影,原地现出一个巨坑,五个人影傲然屹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等着做什么?进攻!进攻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外的守军同样目瞪口呆,但一个将领反应过来,眼珠立即红了,催促着手下快速前进:“入城之后,金银财富,女子布帛……任取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最大的阻碍被拆去,攻城的士卒登时士气大振,又被国都的财富吸引,嚎叫着涌向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们相比,城内的守卒则是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依为信心的城门被硬轰碎,给他们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如有神助的敌军,他们能做的就是飞快崩散,溃逃,兵败如山倒!

        “妖……妖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上守将看着城门口的五位虚圣,脸色一红,蓦然吐出口鲜血:“本将就是死了,也要化为厉鬼,与尔等死拼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珠通红,拔剑杀了一个逃兵,又与亲兵一起,催促着士卒上前死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的奋斗,在敌军汹涌的大浪之中,有若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浪花一般,顷刻间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之中,乌云汇聚,银蛇乱舞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下面五位梦师直接插手人道争端,已经彻底惹怒了它,天罚下一刻便要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兵败如山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门处,五位虚圣梦师静静看着这幕,方元就叹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们只是静静站在这里,周围汹涌的士卒也是丝毫不敢冒犯,主动让出了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烈国国都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颌首:“诸位,此时不要顾忌,尽情发挥我等实力吧!双龙乱天,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上浮现出两道气脉,方元眼尖,认得赫然是当初金龙泽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风信子手上,两道气脉一下咆哮,化为两条白色蛟龙,纠缠着冲上天空,蓦然化为一个阵法,散作五道白光,加持在方元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手上的毫芒,自从披上这样一层白光之后,那种随时随刻都要大祸临头的感觉,在刹那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不愧是风信子,老牌梦师,一个阵法就可以遮蔽天意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刚刚赞叹一句,耳边就传来风信子的声音:“此法阵最多只能遮掩我们两个时辰,作为代价,金龙泽气脉已经彻底消耗殆尽……必须抓紧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个人对视一眼,化为各种颜色的流光,冲向王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!大事不好!城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宫之内,刚刚回到宫殿的烈王听到这个消息,面色一白,差点从台阶上滚落下来:“何以如此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五个妖人,联手破了城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王爬起,忽然大哭:“莫非天要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究不是寻常人,还没有等到内侍相劝,就擦干眼泪:“但孤可以亡,社稷不可亡,由两个弟弟继承王位,总比那伙妖人窃了国脉的好!孤之太傅、太尉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臣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名老臣出列而拜,面色坚毅,上身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孤以烈王之位,封你们为国师,命你们速速前去,务必要将妖人灭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烈国国君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那些妖人,烈国即使元气大伤,也还能保证他这一姓掌控王位,若被妖人得手,那才是国祚断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还是国君,言出法随,话音刚落,就听虚空中响起一声龙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烈国国君身后,一道粗大的气脉浮现,巍峨无比,上接苍天,下镇黎民,带着金龙泽气脉所没有的堂皇霸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两道气息从国脉上分出,加持在太傅与太尉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嗷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身后,一朱雀、一白虎的属相赫然浮现,汲取气脉,顿时连连突破,臻至某种未知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上以国士待老臣,老臣唯有以死报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光芒闪烁中,两人顿时立地飞起,冲向王宫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烈国国君一阵摇摇欲坠,被掺扶住之后,看着周围内侍惊骇的目光,擦了擦鼻下,立即见得一片血色,不由苦笑:“历来各国,不到生死关头,都不封国师,孤现在也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原来这册封国师,竟然连人主的命格精气都要消耗,必然横死的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有了明悟:‘孤才这点损伤,已经是天意在我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!敌人高手来了,八成便是太尉与太傅,这两人一是破军白虎属相,一是文星朱雀属相,乃是文武之巅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见到王宫之中,两道气息冲天而起,化为白虎朱雀,呼啸而来,不由喝着:“杀了他们,烈国国君便断了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破军白虎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饶有兴趣地盯着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在此人头顶,一道白光炽烈,化为巨虎之形,光是一点威严外露,就将之前的秦义甩出了八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,在白虎之上,又有丝丝星光落下,更增凶威,带着一往无前的决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头破军白虎,这就是得了国脉支持的属相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火龙真人面色凝重:“如此威能,恐怕已经丝毫不在那金龙君之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妖人!受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边,赤气蔓延中,一头朱雀落下,现出一名博带高冠、相貌儒雅的老者身影,只是向着方元等人一指,铺天盖地的火焰便席卷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