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变化(为紫轩仙尊盟主贺!)

第二百六十三章 变化(为紫轩仙尊盟主贺!)

        被买走后,方元一路听着,也大概明了了这对夫妻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青衣官人姓许,单名一个仁字,乃是青河县的举人,是个神童,十二岁便中了举,此时考中进士,被外放为官,带着几个丫鬟仆役就前去上任了,这婉儿却是他的妻子,已有五月身孕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马车颠簸,不利产妇,再加上这个世界水系发达,因此许仁还是选择坐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码头上,就租了一艘小小的客船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方元等三条鱼,自然被提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那金色鲤还在,看来要么是想找个善地再放生,要么就是许仁吃它之心不死,毕竟也算是半条灵物,吃了对胎儿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天色渐黑,厨房开始忙碌起来,金红鲤鱼看着方元两条鱼的神色就带着一丝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要死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青鱼这时已经吓呆了,只知道传递出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……靠山山崩,靠水水枯,最后还是得靠我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潜心默运诀窍,凝滞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蜇龙诀功效就快过去,因此才能有恃无恐,否则性命当头之下,若哭一哭就能混过去,他嘴上说不要,八成身体却勉为其难地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,大则吞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,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蜇龙诀乃是龙族神通,保命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默运真诀,只觉原本一片干涸的体内,一丝丝元气松动,开始飞快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鲤鱼跃龙门,并不是一跃过就化龙,而是激发体内的一丝龙性,开启化龙之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九变化龙诀的内容,方元眼眸中闪过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干不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突兀的人声就自旁边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富家公子,肥的流油,掏钱买鱼的时候看到没有?起码有数十两银子,还有他腰间的玉佩,也不是凡品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有些耳熟,方元一听就想起来了,赫然是那个之前的渔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原本烧火的,打杂的,也纷纷聚拢过来,围了六七个人,看得方元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许仁瞎了眼,竟然直接选了一条黑船!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这些渔夫船夫虽然也是苦命人,但为了生计,行到一半停船,再问客官要吃刀板面还是馄饨面的,也大有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民是白天下地,晚上蒙了脸为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渔夫同样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,我看这对夫妇身份不简单,恐怕有些手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贾老三,你就是怕死,不要忘了上次,我们连一个七品官都宰了,官印告身往水里一丟,又有谁能找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里浪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,如此篡唆大伙干事,不就是看上那美貌小娘子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群转职水匪的人激烈讨论着,旋即还是白里浪占据上风,诸多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的水匪直接叫嚣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了!这样的肥羊可是不多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抢了他的金银,掳了他的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,这次所得金银,我老白一分都不要,只要他那美貌妻子,还望诸位兄弟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捞起方元等鱼的渔夫,白里浪四面拱手,脸上笑意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白老大都如此说了,兄弟便让你,左右那肥羊身上金银不少,足够弥补了……哈哈……到时窑子找几个,不比官家小姐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他那块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事情就此定下,事不宜迟,我们立即动手,回来再喝鱼汤庆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里浪大喜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怪他胸有成竹,此时船在江中心,这里便是绝地,哪怕消息泄漏了,那对夫妇还能翻天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少爷夫人等着吃鱼呢,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仆役就进了厨房,嘴里还絮絮叨叨的,见到这景象,又是一怔,还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,白里浪上前,抽出匕首,猛地一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厮顿时眼珠暴突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鱼?哈哈……还是去地府喝汤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里浪大笑一声,舔了舔嘴角的血液,与其它水匪呼啸着,顿时涌出厨房,隐约的惨叫声传来,在寂静的厨房中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就是报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急切起来的金红鲤鱼,心中大乐:“那水匪可不会管你有灵没灵,肯定要炖了吃汤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红鲤鱼瞪了他一眼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要死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青鱼转着圈,看得方元都有些眼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无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摇头,身上一层玄黑色光芒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黑光中,方元的身躯竟然开始诡异地拉长,鱼须收起,变成了一条三尺来长的黑蛇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数据栏一下浮现,展露出全新的属性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

        种族:黑蛇【十年】

        精:18

        气:18

        神:18

        职业:???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???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九变化龙诀【第四变】、控水神通【三级】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医术【三级】、种植术【五级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年鲤鱼道行,转换过来就只有十年的黑蛇修行?不对,这黑蛇也不是普通种,而是激发了龙性的异种,那就说得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默默想着,适应着新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    他轻巧地翻了个身,一下就从盆中爬了出来,在地上爬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变化龙诀第四变,是为黑蛇变,从此激发龙性,也摆脱了水行的限制!”

        单纯的水生生物,一旦上岸,那真是变成砧板之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修成黑蛇变之后,局面登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黑为水德,这黑蛇也是水蛇,下水能游,上岸能驰,若是普通鲤鱼修炼到这一步,道路一下就拓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要死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看到黑鱼突然变成黑蛇,那青鱼直接被吓傻,看着方元吐出的信子,一副快要吓死过去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那金色鲤鱼,也是呆住,大眼睛中闪过惊惧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激发龙性,化身黑蛇,除了水行神通之外,应该还有其它的……不过,这都需要我自己摸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懒洋洋地爬到鱼盆边上,卷起大青鱼,往窗外一丟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咚!

        这窗户外面就是江心,只听一声闷响,那青鱼就被扔入水里,飞快游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船上惨叫隐隐,杀伐正盛的时候,根本没有谁会去关注一个无人的厨房,以及一条鱼的去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它闪了,我也该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故意大声说话,爬向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且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那金红鲤鱼再也忍耐不住,主动传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酥酥糯糯,却原来是个女……不,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会说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也不走了,趴在水盆边上,好整余暇地看着:“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红鲤鱼无言,但方元估计她扑上来咬死自己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之前所为,实在迫不得已,因为身上担着好大关系……还请道友见谅,搭救我一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红鲤鱼开始恳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看得清形势,若做主的还是那少夫人婉儿,她保命机会很大,但若换成许仁,就有五成机会下锅,现在变成那一帮水匪,却是必然无幸了,是以再也顾不得什么,直接向这条神秘的黑蛇恳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求人都不报姓名,没诚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吐了吐信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……名为李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犯了何事?为何会落到如此田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再问,这鲤鱼却是坚决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罢……看在同为水族的份上,我就拉你一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准备故技重施,卷起这金红鲤鱼,将她抛出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此身已经恢复大半属性数据,虽然看着只是条一米长的黑蛇,但真打起来,恐怕连武宗都要被放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金红鲤鱼又继续开口了:“妾身……身上有着安江的通缉,恐怕不能在江河中露面!还有……那对夫妻于我有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只是对你的恩德……那许仁还想炖了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一翻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红鲤鱼此时也大概了解了方元的性子,直接开口:“若君相助,妾身愿意奉上一个好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船上的喊杀声渐熄,显然已经到了最危急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鸾无法,只得招了:“妾身知晓一处水府,内藏明珠二十颗,美玉三十方,还有一瓶灵丹,对我等大有助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能许出这些,道友也不是普通鲤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冷笑几声,却没有追问,而是化为一道黑色闪电,扑向船舱上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许仁虽然对我无恩,但白里浪跟我有仇,不可不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地面上,血液蔓延,几个丫鬟仆役倒在血泊之中,倒是主卧之内,还有翻箱倒柜与呵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好大的胆子,本人乃是朝廷……朝廷命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仁的声音传出,还有一个女子的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!命官又如何,我等又不是没有杀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里浪狞笑一声,这夫人的美貌,实在令他垂涎三尺,恨不得马上杀其夫而夺其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