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百章 送图

第三百章 送图

        国之将亡,必有妖孽!

        佘美人捻起一片竹叶,默默想着:‘灵帝本来还有十几年阳寿,被太后姐姐毁了,此时权相王乔,也成了我妖族傀儡,要大楚内乱,不难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尚有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付出如此大代价之后,族中居然还是忧心无比,在做着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于这方陆地之外,广袤的四海之中,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大岛与陆地,准备迁移一批妖族种子过去,保存一丝元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明一暗,这才是妖族对于此方天地的反击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些伤人之妖,不过自暴自弃的弃子罢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意不可违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圣者当时说这话的黯然,与那一丝狰狞之色,饶是佘美人,也不由心情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妖族雄霸万古,曾经是!现在是!将来必然还是此方天地的主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搅动天下大乱,就是要扫清四方人杰,一旦发现有人崛起,必要打压下去,总之就是要让人族内乱,自耗元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佘美人面色冰冷下来,眼睛中似有着碧绿的光华闪过:“区区人族,还想坐上万族之主的宝座?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她起身离开,原地只留下被均匀剖为两半的竹叶,慢慢飘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金泽府,黑泽县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最新的楚都密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回来,休整了不到半日的许廷,接过手下的书信,只是看了几行,面色便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丞相欲谋大逆!’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但对于他而言,简直是惊涛骇浪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就以为乱世降至,但现在看来,我早已处在乱世当中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苦笑一声,以他的智慧,自然能看到这事件将会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以为我步伐算快,现在看来,还是慢!太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旦王乔篡位,那立即就可以用讨逆之名起兵举事,任何人都不能视为不忠,原本的大义包袱一下就被甩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顺利至如此地步,令许廷都有了几分梦幻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泽府没有问题,但金庭湖附近,可不止一府!我家起事,也需要足够的势力,水匪还是要继续整编下去,但必须加快进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咬了咬牙齿:“藏兵于湖的计划,还是要继续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有着家族支撑,一下子供应几千人,还是十分吃力,更不用说后面还源源不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在金泽府中行此事,还是太过惹眼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,安置后面的大部……原本水匪首领与头目的家属,自然要放在岸上,以便控制,但余下者大可不必,湖中……湖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总算明白了,哪怕再好的计划,真正实行起来,也会出现各种各样预想不到的麻烦,这就是考验主事者能力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湖中小岛,太过琐碎,如果分散开,那还谈何统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思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藏兵于湖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基地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真的有着那种大岛,每日出湖捕鱼的渔民,还有那么多水匪,会没有发现?

    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少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顾自地沉思,在书桌上写写画画,不知道何时,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巧笑嫣然的使女,就提着油灯与食盒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鸾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见了,目光一下变得柔和:“怎么你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夫人吩咐,少爷剿匪辛苦,特意命婢子前来照顾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先将书房内的灯点燃,又打开食盒,取出酒菜,是一盘烧鸡,与红烧肘子,油光鲜亮,令人垂涎欲滴,还有两盘素菜,一壶清酒,都是许廷喜爱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鸾儿果然最知道我的心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李鸾手中接过筷子,许廷吃了一口,连连称赞:“手艺也有长进了……今日可要多吃几碗饭,嗯?只是为何没有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金庭湖边上,鱼类才是最常见的肉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廷之前还不怎么觉得,这次进剿水匪,也缴获了大量鱼干,就好奇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勉强一笑:“少爷想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早就吃到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李鸾也是面色惨白,眉间似多了一丝阴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廷七巧玲珑心,立即就察觉了气氛的变化:“怎么……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是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定了定神:“少爷可还记得当初那求见老爷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藏兵于湖之策,据说便是那少年所出,自然印象深深,又怎么可能忘记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之后调查,据说乃是人道之神,乌龙将军,真真是不可思议,当然,那误会也就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此时听到这李鸾提起,心里又起了一点不舒服:“他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答道:“他又见了老爷,送上此图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取出一张卷轴,仿佛画卷一般,慢慢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图画中的内容,许廷的眼珠一下瞪圆了:“这是……水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剿匪作战多日,每天都对着水图冥思苦想,这时自然不会认错:“不仅是水图,并且还包含整个金庭湖,这精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李鸾看着这许廷双眼发光的模样,更是心里暗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图有着大能,并且,能够获得,说明那方元必然已经得到了金庭龙君的支持,这发展速度,简直可怖可畏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相比,自己则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看着许廷喜悦的表情,心里竟然也觉得十分欣慰,不由又是上前:“不仅如此……少爷你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手掌轻轻在水图上一抹,一层水汽浮现,整张图画顿时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颗红点,闪烁着光芒,在图中浮动、游走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各路水匪的巢穴所在,红光愈烈者,实力越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轻轻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至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一下站起,面色彻底动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了此物,简直就是得了整个金庭湖!如有神助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至宝,只有金庭龙君能制,恭喜少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说着,又指向湖中某处:“这里有着一个大岛,上面可开垦良田三万亩,又有一个深水港,足可建造码头!乃是上好的水军根基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有些疑惑,又细细一看,的确有着一个岛屿的模样,不由疑惑:“为何没人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在周围有着暗流与漩涡,船只难行,不过地图上有着安全的线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解释着,心里却是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岛屿,实际上原本还是水族精怪所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很多水族哪怕日夜生活在水中,遇到特定时节也必须上岸繁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整个金庭湖,像这样的大岛还有几个,都是人族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为了许廷,居然腾了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对于天意,还有方元掌握的力量,则是更加震怖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至宝……如此至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抓着卷轴,心里有些不舒服,手掌却是攥得甚紧:“那乌龙将军如何能得之?莫非是受了龙君指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否龙君指使,奴婢不知,但少爷得了龙君青眼,却是肯定,当重重祭祀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鸾在旁边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廷点点头,这次心想事成,真正如有神助,实在令他生出了几分天命所归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府外,方元看着气象,也是忽然一笑:“得了龙君气数支持,这许廷实力大涨啊……看来统一金庭湖水匪,没有丝毫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实际上是双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得了投资,等到发迹之后,自然必须返还,并且加倍补偿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,就是许廷能走到那返还的一步!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打开腰上的葫芦,喝了口龙宫中珍藏的灵酒,望着天穹,心里又不由凛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许家的情报网对他几乎敞开,许廷得到的消息,他自然也得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权相篡国,还真是天时呢!只是各国战乱,妖族也必然会插手,推波助澜,让我人族内乱不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已经有妖孽乱国,但打击敌人,无非内外,也是一猜就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现在,看着李鸾一步步泥足深陷,方元对于此方世界的天意也是越发了解与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意弄人,可不是一句虚言……就算李鸾一心一意想要扶持龙庭,也不免受了迷惑,情根深种,不可自拔,日后祸福难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都是如此,那种一心一意与人族为敌的大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世虽然也有着窥视天机之法,但结果大多模糊,或者只给一半的启示,引人误入歧途,才最是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妖怪,可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人族崛起才是天意,那容妖族在其中占据领导地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才没有选择与许家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联手龙君,交给水图这种事,都找了李鸾这个中间人,让她分润一些,就是为了保持距离,日后若有不妥,也可飞快断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意莫测!唯有如履薄冰,方可防范于未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