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一十七章 沧桑(为Q木头盟主贺!)

第三百一十七章 沧桑(为Q木头盟主贺!)

        张寒原本是楚都游侠儿,自幼吃百家饭,长大后却是偷鸡摸狗,无所不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数年,楚都日子越来越不好过,市面冷清,他没了生计,正巧遇到招兵,要求很低,一咬牙就换了号服,吃上军粮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他正好就在夜里职守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最近换了许多校尉、大将……那一个个眼神发绿,看着就渗人!’

        寒风呼啸,哪怕有着棉衣,仍旧觉得十分寒冷,不由打了个哆嗦,又想念起春风楼中的姐儿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城门处忽然喊杀声大作,登时令他惊醒,什么绮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贼子攻城,速去驰援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校尉统领之下,张寒握着长矛,赶到城门,双手都在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上了城墙,往下一看,更是吓得三魂七魄都要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借着火光,城墙之下的确有着影影绰绰的身影,但绝非人类,一个个奇形怪状,身披盔甲,甚至双手都是大钳,端是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校尉喝令着,大量箭矢飞下,落在这些虾兵蟹将身上,却是溅起点点火星,没有多少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弓箭不行,得用强弩,滚木,巨石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城墙上,大块石头砸落,下面顿时溅起血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水兵自带鳞甲防御,也抵不住这等滚木巨石的当头砸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人,这是妖!我不干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一名士卒被这个场景吓坏了,惨叫一声,就要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血花飞溅,张寒的校尉狞笑着,只是一挥刀,一颗头颅就落在地上,不断滚动,鲜血飞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逃者立杀无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校尉舔了舔刀上的血液,脸上就浮现出享受的表情,眼珠中泛出碧光:“还不继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连忙转头,却是联想到了幼时看到的饿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校尉眼中的光芒,简直与那时的老狼一模一样,狡诈中带着凶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万大军,若是人族,夜里攻城,绝对来多少死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乃是水族,又是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两名龙君压阵,水族舍生忘死,冒着箭矢滚木,来到城墙下,双手化为巨钳,又或者生出利爪,居然直接攀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蟹将军爬到城墙之上,两只巨钳狂舞,宛若大锤,顿时清出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,水族就源源不断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校尉扑上,刀上就冒出黑光:“天狼妖法,醉月刀斩!”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一轮新月般璀璨的刀芒闪过,这蟹将军怔了怔,胸口就裂开一道大缝,大量血液冒出,倒在地上,光芒一闪,露出本尊,乃是一只磨盘大小的螃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校尉杀红了眼,也是仰天咆哮,脸上都生出黑色的绒毛来,宛若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妖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寒手脚发软,看看周围,各个同僚此时狰狞咆哮,现出豺狼虎豹之形,与虾兵蟹将拼杀在一起,舍生忘死,光怪陆离,几乎令他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哈哈,对了,我一定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当年百里玄都围城之时,见过兽潮冲击军阵的乱象,但此时的张寒,还是疯癫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他抛下长枪,四处乱走,突然间,被一个额头有着虎纹的大汉扑倒,一口咬在脖子上,鲜血飞溅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城头一片喧嚣混乱,方元却是好整余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头果然有着妖孽,但娘娘你能召来多少呢?三千?还是五千?我水族足有两万,哪怕尽折在此,也是毫不可惜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虾兵蟹将损耗甚大,旁边的金庭龙君脸都绿了,方元却是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冷血无情的少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妖圣娘娘看着这幕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有着大能,但几次对抗天命,早已元气大伤,而对面又有两名龙君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之恩,妾身记住了,来日必然有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见到诸多妖族纷纷被杀,她终于按捺不住,发出一声尖啸。

        啸声当中,大量的妖族一怔,旋即纷纷倒退,化为黑气逃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嘿!妇人之仁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又是在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为将帅者,不能将底下士卒性命看作消耗品,关键时刻却优柔寡断,乃是背离兵家正道,必不得好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或许是因为拼来拼去,消耗的都是妖族,非是妖后本愿之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还是不会放过这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顾忌多多,一方毫无顾忌,这一开始便奠定了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我君命,追杀其余妖族!至于挟裹的人类,驱散便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妖族主力退散,城墙上的守军立即节节败退,又有几头蟹将军,合力将城门打开,大量水族一拥而入,更是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的楚都,注定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墙喊杀隐隐,大量兵卒入城,搜捕围剿妖族,零星爆发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有着胆子大的人家,从门缝窗缝中偷望,就见到不少奇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虎豹奔逃,黑气隐隐,又有大量水族在街上旁若无人地行军,端是奇异万端,连做梦都未必有着此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就有大儒持笔记载:“吴王大军攻城前夜,楚都大乱,有百鬼夜行,万妖乱舞……百姓不敢出户,次日凌晨,见城墙街巷之内,痕迹宛然,腥气大作,多有鱼虾虎豹之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好狠!”

        妖圣娘娘见此,目眦欲裂,几乎要吐出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,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不管不顾,曼声长吟着,一道雷光就浮现在手:“妖后!你抗拒人道大势,当征诛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虚空当中,只听闷雷一响,一道雷光闪过,大量电芒顷刻间围住妖圣娘娘位置,化为飞剑直刺,速度宛若电光火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电光雷光闪过,却仿佛刺破了一个肥皂泡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后影像炸开,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幻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了,却是不由心里一沉:“我准备良久,乱其心智,再来这雷霆一击,竟然还被它躲了,此妖修为深不可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金庭龙君咀嚼着这两句,一下子也是痴了,良久之后,方才幽幽一叹:“少君大才,吾不如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方元也不多说话,见驱走了妖圣娘娘,就赶向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国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帝自恶梦中惊醒,大叫一声:“嬷嬷!嬷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吾孙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九重宫阙之中,却仿佛一个人都没有,窗帘摇动,带着森冷寂静之感,令人不由寒毛倒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穿着凤冠霞帔的身影,缓缓走入殿内,赫然是狐族化身的太皇太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皇祖母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帝才六七岁,却生得唇红齿白,极是可爱,此时翻身坐起,一板一眼地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吾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太皇太后上前,将小皇帝抱起,眸子中却有着点湿润:“你非我亲孙,却不知为何日夜相处,感觉如此亲近,之前两个皇帝,可都没有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帝怔住,直觉皇祖母在说很重要的话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本来族中有命,让我最后彻底毁了皇宫,玉石俱焚……但我却是下不去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带着指甲套的玉手摸着小皇帝的脸蛋,脸上就泛出复杂之色来:“人族亲情……这也是冤孽,唉……稚子何辜?我已经造了这许多杀孽,实在不愿意再多加一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祖母,您怎么了?不要吓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帝却是被吓得直哭,又大叫着:“来人!快来人!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殿之外,一片肃静,仿佛全是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    而突然间,又有一声龙吟响起,带着凛然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太皇太后只是凄然一笑,将他揽入怀中:“乖宝宝,以后,就要靠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祖母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拥着,片刻后,小皇帝轻轻叫着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略微用力,一个身子就倒了下去,躯体僵硬,赫然已经香消玉殒!

        在太皇太后尸体边上,又有一道白光浮现,化为一头白色狐狸,回首一望,眸子中似有千言万语,突然间,大殿中雷光一闪,这白狐立即倒在地上,皮毛焦黑,眼见不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帝见此,两眼翻白,直接吓昏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永安九年,五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廷率大军围楚都,第二日,城内文武百官,拥大楚皇帝,出降!

        历史在此又翻过了新的一页,至于其它鬼魅之事,只留存于野史笔记之中,正史少有记载。

        六月,许仁将朝廷搬迁至楚都,准备禅让事宜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年七月,或许因为舟车劳顿,又或者水土不服,许仁忽然暴疾,三日便去,撒手人寰,许廷继承王位,十二月命小皇帝禅让,祭天登极,建立吴国,又追封许仁为高祖,封赏百官与有关将士,定元宏武,准备来年开春便即北伐,彻底击败楚国最后的藩镇,一统全国,进而窥视天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