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开始

第三百二十一章 开始

        林木葱茏,外围有着浓雾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洞天,却与真正的世界没有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望着这幕,神色有些怔怔,又摘了几个山菌,点燃柴火烤着,一股香味就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随口吃着,心神却沉入真实梦境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门剑阵傲然屹立,守护核心,已经有着三剑凝实,呈现三才之势,空间再度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正常,最为令他欣慰的,还是八门剑阵中的大股青华,以及一枚蛟龙之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青色鸿华,乃是世界之力,我所有天道功德的总和……还有蛟珠,乃是龙神精萃所在……最关键的是,蛟龙之身,已经完全将之前的青龙龙珠消化,这蛟珠龙性深重,说是龙珠也未尝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看着被封锁在中心的一大团青华,十分满意:“有着这些,我巽风之剑凝聚,晋升虚圣四重,只是一念之间的事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冒着天险,甚至放弃了未来更大的收益,急功近利,终于有了收获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若没有这次之事,我还可慢慢布局,支持一条潜龙统治天下,想必能获得更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方元神色就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拂袖,八门剑阵之中,青色的鸿华不断被消化,旋即,一柄轻盈的绿色长剑便越发凝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属性栏中,第四剑的进度不断上涨,从2%一下跳到10%!随后是20%!50%!乃至99%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里,方元便直接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并非继续的资粮不足,而是一旦突破,成就虚圣四重,点化灵性,身上的异种梦元力说不定就要发作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如此突破迅速,必然惹得大能怀疑,还是藏拙一些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封锁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念一动中,风、雷、水、火……四种力量汇聚,顿时牢牢将一团青色的源力锁在剑阵中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保留着这巅峰,我随时都可以突破,也是一张底牌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满意点头,旋即又看向自己属性栏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:方元

        精:42

        气:42

        神:59

        职业:梦兵师

        修为:虚圣(三重)、武宗(四脉)

        技能:巨鹰铁身功【五层(1%)】、百毒炼金身【一炼】、八门剑阵【四剑(99%)】

        专长:医术【三级】、种植术【五级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性栏能固化本身实力,因此精气都提升到了蛟龙之身的程度,神元增长,则是因为凝聚四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实力,已经是虚圣三重巅峰!风信子之前也不过如此……并且也是这洞天目前能接受的最高!”

        洞天之中,方元吃着烤菌菇,有些郁闷:“接下来……就只能等待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自己的武技栏,又是若有所思:“或许……还可以锻炼下武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熟练度在,他便可以通过不断练习而提升武功修为,这时间自然不会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光如水,倏忽间,一个多月转瞬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林之内,方元正静心吐纳,伴随着腹腔每一次收缩膨胀,背后的四道灵脉也是变得越发凝实起来,甚至,还有一道灵脉,半隐半现,十分虚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是武功,到了后面,熟练度的提升也越发困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方元收功而立,看着增长了微不足道一点的熟练度,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在见识过龙虎真人的真圣之威后,他当然不会放弃这方面的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师注重精神修炼,而武者却是打磨自己身躯,两者一灵一肉,却是相辅相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修炼的道路,方元也有着自己的领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敏锐地察觉到了,周围的云雾,在慢慢滚动,变得越发稀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禁之力,正在缓缓消退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方元脸上立即带着一抹凝重:“长离洞天的核心,将要开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母山,石腹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到了此时!”

        炼火长老、天山老母,还有薛老鬼围着一个沙盘,神色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沙盘中央,一面面光幕浮现,展露出洞天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动手,消磨法禁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山老母见此,立即令着:“有着梦师在其内进行血祭,我们再从外界攻打,必能使这原本完美的防御出现破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还必须警惕在洞天彻底开放的那一刻,大乾隐龙卫的打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山老母虽然立身此处,周围却似有着无穷虚空打开,投射下大量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!我圣莲教与邪圣门的高手,已经在玉京中,牵制大乾战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飘渺的声音落下,与此同时,又有两股力量破空而来,加入沙盘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受此影响,光幕之中,大量的迷雾在飞快退去,现出苍莽的山脉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法禁,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上了一株古树树干,注目着浓雾消退,不由喃喃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他眼角余光一瞥,立即见到了几道光华,不由心里暗骂,安排得如此接近,显然那天山老母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地面一震,肉眼可见在森林尽头,一个更大的区域就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的,还有一段天山老母的神念在虚空中炸响:“本次试练,最终只能生还十一人,余下者都将成为这血肉森林的供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听了,心里就是一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死亡试练,炼火长老随意一个低阶任务就将自己指派来了,实在是大大亏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其心真正可诛!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目光就不由幽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兄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浓雾散开,两名梦师走了过来,一男一女,男的英俊,剑眉星目,女的千娇百媚,仿佛天赐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款款而来,笑靥如花,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天山老母的传音:“不知兄台何人?此地危险,要度过危难,我等还应该同舟共济,结成联盟才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方元对此,只是微笑摇头:“哪怕要结为攻守同盟,我也不敢选两位……毕竟,邪圣门与圣莲教的梦师,我可高攀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妹,被这人识破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青年梦师邪邪一笑,耸了耸肩膀,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变得阴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联手施展邪莲圣法,居然毫无影响,必是虚圣三重境界!还是巅峰的神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青妹却是神色大变,又向方元裣衽一礼:“小妹青梦,这位是邪圣门的欧阳书,不知道阁下是……等一等,你是界盟方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显然认出了什么:“不可能……你为何能精进至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这张脸,已经出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着自己的面皮,有些惆怅地想着,淡然道:“嗯……你认得我?不过这也寻常,你是圣莲教候补圣女?那这次柳梦眉与梦莲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被送到这里来冒险的,不是后台不硬,就是前进无望,想要拼死一搏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这个青梦是候补圣女,恐怕也是希望最小的那种,不得不来搏一搏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界盟方元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欧阳书神情一动,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很好……想不到一上来,就遇到两大邪派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却是面色淡漠:“原本,随意杀人,我还有些心理负担,但对你们,却是不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书面色涨红:“青妹,一起上!他毕竟只有一人,又同为低阶虚圣,莫非还能逆天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只有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刹那,他的身影就化为清风,倏忽上前,掌中电芒一闪,一柄雷刑之剑就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风之剑,代表着极致的速度,虽然此时尚未彻底凝聚,但已经足够调动风灵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雷剑破灭万法,刚烈无匹,更是破邪之首选!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书几乎还未反应过来,胸口就现出一个血洞,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招之下,这个二重的梦师,当即败北!

        ‘虽然不是邪圣门中的精英,但也可以大体衡量出我现在的程度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将雷剑抵在欧阳书的脖子上,心里则是好整余暇地想着:“此时的我,应当要压过风信子一筹,甚至,三重的虚圣,也很难是我敌手,当然,若风信子突破四重,那就不好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虚圣的四重与七重境界,乃是一个大门槛,跨过者会有着鱼跃龙门一般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书并未死去,此时刚刚出口一个字,四肢的筋脉就被尽数挑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面前,劝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警告着,又瞥了眼旁边的青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女刚才,还在妄图以梦师之法影响自己的心神,奈何真实梦境扩张,其内的八门剑阵剑气冲霄,只是一剿,便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可知一人,名为天邪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脚踏欧阳书,方元立即开始逼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梦师而言,各种封锁与混淆神念的法门早有,因此还是当面逼问最为直接恰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乃我门前辈……具体事迹,我只知大概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梦师也有着一定的判别真假之法,自己又受制于人,欧阳书乖乖吐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就没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辨别了下,确认对方说的是真话,当即一剑落下,了结了这青年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于他无用,那又留之何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