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章 补偿

第三百三十章 补偿

        “邪魔!受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角翼族咆哮着,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生死一线中,阮君羡眸子冰冷,任凭敌人击中自己左臂,右手握着的灵兵却毫不犹豫地捅入这异族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一腔热血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这异族,受伤也会流血,并且也是红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君羡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看着倒下的角翼族,对方眸子中渐渐黯淡,又吐着几字:“邪魔……我诅咒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!若你真能咒死我,我也当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这异族的诅咒,阮君羡长出口气,又是一剑,这角翼族的头颅顿时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入这处秘境,已经第三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周围环境,不由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成就武宗之后,便脱离龙虎山,也没有回到家族,而是外出寻找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游历出一州,来到这郡,立即就碰到了一场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星陨,砸落地面,直接改变地形,在千里平原上加了这百里山脉!甚至还有几块小小的灵地!

        郡中修炼者自然蜂拥而来,疯狂探索着,抢占资源与地盘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不落人后,一路深入,却遇到了此种异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说……梦族!显圣大能创造出的新人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阮君羡眸子大亮:“根据之前查探,前面那个小小的部落,守护着一株圣树,上面结着的‘青华灵果’就有开启灵慧、增长神元的奇效,乃是公认的梦道之宝,若能得之,我就可以转修梦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过炼火真人的威势之后,他便对于武道与灵士之路都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在大乾出人头地,庇护家族,还是只有掌握天地大道的梦师!

        其余的灵士,哪怕再高级,本质也与技工无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天以来,我不断骚扰其周围,猎杀族人放血,这异族,就是前面小部落的第一高手……等到它们彻底削弱下来,便可以一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身上有伤,但阮君羡却目光如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天,我最多还有四天时间!等到外面其它势力反应过来,并且派驻高手,那就真正连汤水都喝不到了……我也不贪,夺取灵果之后,就立即离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飞快思索,神情中就带着一丝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梦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略微修养得精神,方元就开始沟通这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街道中凝聚出身形,就有些虚幻,带着文弱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界之中,以神念化形,直接展露强弱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感叹着,又看向自己的铭牌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,大量信息闪烁不停,大体来自三方面:界盟、夜家姐妹、还有柳梦眉!

        “夜家姐妹也无事?看来运气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略微留了言,又看向柳梦眉的传信,此女却是兢兢业业,自言已经在默默周旋圣莲教对自己的敌意,还有就是已经兑换出完整版九炼法,只等自己需要便可按约定去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自然担着老大干系,让方元感叹一声美人恩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就只有界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方元就不由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那炼火长老的行径,几乎是哄着他去送死,特别是用一个送信任务就打发了,此等剥削程度,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我这次归来,还没有补偿的话,那这界盟真是不待也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历练人才乃是约定俗成,这次在洞天之中也算收获颇丰,但最后那一段,却是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联系人,又有些惊讶:“竟然是此人代表界盟而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下,当即发出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贤弟终于回来了,让为兄好生担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多久,一名青袍中年就飘然而至,身周丹气萦绕,化作五彩之色,赫然是风信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还要在此恭喜风兄,终于得偿所愿,晋入四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郑重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现在他面前的,赫然是已经闭关的风信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此人气息已经变得有些深不可测,丹气中带着丝丝灵性,明显已经破开瓶颈,进入四重的境界!

        虚圣四重,能点化灵性,乃是一个大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越过此步之后,风信子已经堪称炼丹大师,在整个大乾中地位都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且……人家是安安分分地闭关晋升,好处多多,我这种却是要去外面拼死拼活,这便是嫡庶待遇的不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在心里暗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风信子眉宇间意气风发,显然是突破这关隘之后,立即就获得了界盟中的相应待遇,权限提升自不必说,还有私下派系里的份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有贤弟你之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从容说着,与方元一路来到界盟山,随手就开辟出一个小小的殿堂,煮水点茶,请方元入座:“蒙盟里恩赐,我权限已提拔至五叶修士,有点小小的便利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不说对方也会很快知道,隐瞒没有丝毫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给方元倒茶,又是一笑:“长离洞天之事,我实是不知,幸好贤弟吉人天相,不仅如此……似乎还有别的运气,那对夜家姐妹花,可是很关注你的消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笑容中,就有些戏谑打趣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神色复一正:“说实话……夜家家格甚贵,根基深藏,虽然近来衰落,有些小麻烦,但也是贤弟的良配,不知你喜欢姐姐还是妹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‘果然……任凭什么架构核心,一旦固化,就喜欢讲究这种,门当户对,真是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暗暗吐槽,面上却丝毫不露:“只是看本盟之人,帮上一把而已,还远远谈不上什么情愫,倒是我此次,盟中准备如何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见此,不由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他们这种地步,只讲究利益,最多注意点吃相,虚名是完全看不上了,此时若再虚伪应对,只怕对面这人立即离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,炼火长老还有任务压下,真是令他都觉得有些难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次……也算恰逢其会!当然……该是你的,盟内一分也不会少你!这次算你一千贡献点,盟中再拔你权限一级,提升为三叶修士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沉默了下,旋即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不这样,还能如何呢?要真不服上诉什么的,不止情分没了,说不定奖励还要削减,真以为界盟中就没有黑暗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笔,心里就暗暗记下,日后当有所报!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长出口气,有着这态度,实际上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未来之事,他还真没有考虑,哪怕面前这人是个天才,但要勘磨多少年,才能到虚圣四重?至于七重,就非是单纯的资质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挥手,虚空中一道信息划过,没入方元的铭牌中,自动完成了改造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是在炫耀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见此,却是暗中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抿了口茶,有些觉得难以启齿:“贤弟在这次洞天之中,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眼睛登时眯起:“莫非盟内还要征用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若是按照原本规划,这些资粮,炼火长老是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谁料事情有变,蓦然多出朝廷,还有一大批圣人出手,分食洞天大部分,再加上最后的自爆,逸散……真正被天山老母、炼火长老几个吃下的份额实在没有多少,连吃肉啃骨头都算不上,最多喝了点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这些历练弟子的收获,就有些惹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炼火长老虽然不太看得上,但他们这一脉又不是只有几个人!还有一大批门人子弟,眼巴巴地望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贤弟放心,我界盟当然不会如此无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只觉脸皮微红,又不能不说:“长老已经说了,这次交易,全凭自愿,只是盟中多有一些执事家中的子弟,需要黄粱米的份额……此恩此德,必不会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易,那给出的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摸了摸下巴,神色略微转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拿过一张帖子,方元看了数行,嘴角就露出一丝冷笑:“似乎不见诚意……若是如此,我们也不必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贤弟息怒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也知道这些人吃相有些难看:“不知你有何条件,可以提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需要一块灵地,千亩以上,灵气浓度不能低于平均……还有,这次任务做下,十年之内,我不想接盟内的强制任务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想了想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地?任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一怔,旋即苦笑:“你也真是敢提,莫非这次收获不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尚算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报出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一咬牙:“灵地可以给你,但十年不接任务,太难了,外人面子上过不去,我倒是有一折中之法,我给你一个驻守任务,此种任务十分清闲,并且大有油水,正好做上十年,让你安心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一动,此种任务可没有在界盟石碑上见过呢,看来是内部渠道,这时就道:“我身在云州,给我个就近的吧,灵地也是如此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答应下来,方元点点头,当即下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一人走了进来,正是炼火长老:“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子很识大体,所给出的数目与我们估算也相差不远了,最多留些口粮种子,这是人之常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风信子躬身道。